《清心順行》紙媒介藝術家譚若蘭對談

文/波利

紙,是很早便與藝術甚至文明產生關係的物質;而當代藝術中在運用上亦極有難度。一是玩過的人很多,二是媒介本身有強烈的文化徵符,要人重新聚焦回到紙的本質甚有困難。但我簡單一句,譚若蘭(Cordelia)的個展,可以。

展覽的啟始是《浪淘》的對照錄像,以製紙的影片對比海潮的來往,揭示了藝術家本身作品之中的自然力量。說來玄妙,但一切要從譚第一次接觸造紙技術說起,每張手製紙獨特的紋理開啟了譚對紙張可能性的藝術性探索;而她亦在展中放上了各種的可能。

山 The Mountain

清心順行是Cordelia本身進行藝術創作的座右銘,而同時亦是對她創作的絕妙描述,每一張紙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家亦不能完全掌控,只能任之由之;以《人工自然 #2》為例,藝術家不住地製作了一百多張手造紙,才挑選出數張能夠連成一幅山巒的作品,加上光影予人感受日夜。

天 The sky

自然除了顯然在作品的隨機性之中,同時也是作品成立的必要條件。這對作品的展覽環境有很大的要求,尤其香港視覺藝術中心是一個九曲十三彎的展場,長廊多,石柱也多,同時有極多的窗戶。Cordelia運用了不同寬度的窗簾去營造適合的氣氛,讓光在紙之中去進行他的工作。

墨景 Ink Cityscape (圖片均由藝術家提供)

不過最令我欣賞的,仍是譚對紙張可能性探索的那一份執着。雖然沒有在這一次展覽中展出,他曾經運用水中紙漿的朦朧視覺效果,構成《完美關係》的一件錄像作品。而展中另一件紙模作品同樣探索了紙的可能性,運用日常物品造成的紙模排列成城市的模樣,運用自己的特性慢慢地吸收着枱面上的墨汁。因著不同的擠壓密度和表面塗層,每一件紙模都用不同的速度染黑。一體兩面,懸在牆上的《痕跡》卻是餘墨的桌面,延伸了《墨景》原來的探討。

已展覽亦在此刻進入了自然與人類關聯的階段,我們談及了他在台東註留時的奇遇記:項目的資源未像越後妻有般的豐厚,藝術家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茶坊的老闆,閒談間在得知需要協助後聯絡了鄉長,集結了當地之力支持譚的藝術創作。得到了校園作為工作室,又有鄉公所提供製紙的原材料,結合了當地的自然與鄉土民情構成了《時間細讀》的首奬作品。

「紙幅,是我伸手所及之處。」她說的話,是這藝術形式的特色,也深深地打動了我。那一種明知人類渺小,而虔誠,敢於在自然中創造的力量,也是波利美學嚮往之處。

【清心順行】譚若蘭作品展

日期:2021年9月3日 – 2021年9月12日
地點:香港視覺藝術中心

Cordelia Tam 網頁 / 展覧 FB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MeWe: mewe.com/i/boliartMeWe小城藝術館社群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