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20/4/9 - 17:15

演在疫症蔓延時:影話戲新作《扣題》編導談

春季原是生氣勃發的日子,奈何2020之春卻叫全人類黯然。武漢肺炎肆虐全球,群眾需嚴守社交距離,所有藝文及社交活動均告取消,表演行業首當其衝,湧現延期、停演、退票以至封場潮。無數藝文工作者的生計飽受衝擊,頓如身處凜冬,苦不堪言。

「今次真的考驗大家!」「影話戲」藝術總監羅靜雯(Carmen)縱有困惑,但仍秉承The show must go on的態度,豁達地勇對疫境。她跟編劇黎曜銘及導演盧俊豪,正忙於籌備「第六屆青年編劇劇本寫作計劃」得獎作品《扣題》,他們相信戲劇是流動的藝術,困局中亦可自有求存之法。團隊取得共識,決定於安全情況下維持演練,並為觀眾增設網上直播的選項,「無非想略盡綿力,保障同業維生與演出的機會,以作品給觀眾送上慰藉,也為戲劇另尋其他生存出路。」陰霾中,眾人期盼並肩前進,同尋一點微光。

「影話戲」藝術總監羅靜雯(Carmen)秉承The show must go on的態度,豁達地勇對疫境,與團隊取得共識,決定於安全情況下維持演練。

「影話戲」藝術總監羅靜雯(Carmen)秉承The show must go on的態度,豁達地勇對疫境,與團隊取得共識,決定於安全情況下維持演練。

廣告

隔着螢幕的戲劇對談

疫境當前,世事多變。猶記得,去年曾跟Carmen及時任導演袁富華就第五屆的得獎劇作《赤城頌》於演藝學院訪談,當時這兩位資深的劇場人對計劃內容、參賽作品和行業生態等,提出許多深入又到位的觀點,加上他倆本是摯友,分享起來談笑風生,還間中淘氣互嗆,或互相補充意見。微妙的默契,令人會心微笑——面對面的交流,確是文化藝術的可貴之處。

但那時我們豈料到尋常的交流,有一天竟然變成奢侈的幸福?事隔一年,跟Carmen、黎曜銘和盧俊豪就第六屆的得獎作品訪談,考慮到疫情愈演愈烈,大家只得放棄會面,改以視訊系統Zoom作網上會議。本來我們都算是健談的人,可是畢竟隔着冰冷的電腦螢幕會面,期間又得兼顧咪高峰和鏡頭等效果,剛開始說話還是難免分神及多了幾分靦腆,也比慣常的訪問略花多了時間暖場,才一起慢慢放鬆神經、進入狀態。疫境中,這種人與人之間既近且遠的社交距離,既為溝通增加一點難度,卻又不失逗趣和新鮮感。

難以捉摸的社交距離

「這恰好也是執導《扣題》的挑戰之一。」身為導演的盧俊豪有感而發。他成立「阿盧製作」參與過眾多劇場作品,亦曾涉獵影視領域,對將編劇的文本轉化成劇場作品,所需要的技藝與資源、或團隊溝通技巧等實務,自問已有豐富的經驗和心得,唯獨人算不如天算,演出竟然撞正疫症爆發,為排練與採購物資等過程增添變數。

盧俊豪表示「不幸中之大幸,是《扣題》的演出場地,亦即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黑盒劇場,本身不是康文署屬下的場地,所以不受政府的監管,暫時未需要如其他表演場地般遭受封館影響,我跟演員和團隊仍然可以繼續排演。只不過,我當導演的,有責任照顧工作人員的安危,如今愈接近演出期、排練愈集中的日子,我們愈要互相提高警覺。譬如排戲時,我會盡量控制現場人數;有時又要思考,是否安排演員戴上口罩練習?怎樣善用網絡資源,在閒暇與大家讀劇追進度呢?嗯,實在很多排戲的方法和細節要調整呢。」

盧俊豪(右)感嘆,隔着口罩或螢幕難以如常觀察清楚演員的神色,以至情緒上的變化與互動,「無疑有點累,但向好處想,我們每天都有很多新學習!」

盧俊豪(右)感嘆,隔着口罩或螢幕難以如常觀察清楚演員的神色,以至情緒上的變化與互動,「無疑有點累,但向好處想,我們每天都有很多新學習!」

隔着螢幕的盧俊豪嘆了口氣,稍為整理一下耳際的無線咪,續說,「尤其我隔着口罩或螢幕,很難如常觀察清楚演員的神色,以至情緒上的變化與互動,有時頗費勁的啊。但我都會盡可能找方法,去跟大家加強溝通和協調,以處理演出所需的戲劇節奏和走位調度等安排。還有,疫症爆發期間雖然仍可上網,但因物流狀況緊張,又受去年抗爭影響,現在從內地訂購佈景的組件和貨物,沒那麼順利。我跟團隊也天天在執生,看怎樣解決問題。無疑有點累,但向好處想,我們每天都有很多新學習!」

Carmen解說,「《扣題》的故事,講一位男老師背着他的校長妻子,跟編輯朋友和校內中六女生合寫情色小說,意外觸發了夫妻的矛盾感情、師生曖昧不明的關係。因應劇情節需要,排練和演出時,演員之間無可避免有較親密的接觸。特別早前拍錄像宣傳片,男女主角本是演藝同學、演技又好,兩人埋位已即入戲,掌握到夫妻間的親熱和綺妮的神態,我們在旁邊讚他們交到戲之餘,卻又會不期然聯想起近來的防疫要求,譬如大家明明事前做足消毒措施,但還是莫名擔憂『弊喇,現場會否有隱形病人?』、『咦,拖手或親吻是否高危?』等問題。」她說罷忍不住苦笑。

停的不僅是演出,還有生計

外行人或會疑惑:既然演出挑戰重重,何不索性延期或取消?其實改動一個演出,可不如想像簡單。平日大家欣賞表演,只看到台上的演藝人,可是走到台後,你就會發現,支撐一場戲劇順利演出,還依靠音響、燈光、舞台、策劃和宣傳等崗位的付出,「假如我們取消表演,不只演員無戲可演,還有很多人失去工作機會。如此時勢,各有各艱難,失去工作與薪水,影響可大可小。」Carmen認真的說。

Carmen無奈道,「人人手停口停,政府援助又不足,唯有盡力自救。我們難得之前從藝發局申請到資金舉辦是次演出,得以給年輕創作人提供演出機會,如今竟又巧遇業界寒冬、個個急需工作,更不敢輕言放棄。當今年大量表演活動取消,下年若想重新排期、申請場地或會更『爆廠』,不肯定屆時情況如何⋯⋯幾番思量,我和團隊決定按原定計劃,在能力範圍之內做足防疫措施,以求提供一個盡量安全的環境,讓每個工作人員可以繼續工作,賺取一定收入去應付生計。」

亂世中以文藝送暖

盧俊豪和Carmen分享完理性的處理,黎曜銘則從感性角度思考疫境之中,人的情感和情緒往往變得脆弱,也加倍渴求與外界保持聯繫,若劇團可於此時以《扣題》這類輕鬆喜劇回應需要,跟觀眾彼此溫情相待,說不定能稍為安撫人心。

「 當初撰寫《扣題》的動機,沒有刻意想諷刺或鞭撻時弊,純粹想將本身的教學經驗結合想像,跟大家思考社會規範對年輕人和成年人的影響。想不到,創作期間先後發生反修例社運和疫症大流行,無數市民開始反思生活現狀、時代困局和心靈需要,不期然令作品看來恰似回應現實荒謬的味道,變得更適合大家在此時觀賞。」黎曜銘坦率談起靈感來源,「故事參照本身教學經驗出發。話說,某次我跟同事改作文,討論有些文章明明寫得好,只因不符合考評要求,就被視作不扣題,有些文章即使勁扣題,全中考核基準,看起來卻公式又沉悶,自己不自覺疑問,香港教育制度到底想我們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呢?它除了影響學生的思維,又怎樣定形老師的價值?」

黎曜銘指,《扣題》沒指向單一事件,只採用文藝和喜劇包裝說故事,可營造更大的想像空間,「假如作品可幫觀眾紓緩累積已久的壓力,我已經滿足。」

黎曜銘指,《扣題》沒指向單一事件,只採用文藝和喜劇包裝說故事,可營造更大的想像空間,「假如作品可幫觀眾紓緩累積已久的壓力,我已經滿足。」

黎曜銘嘗試將此問題,結合個人對色情文學的好奇,運用喜劇手法虛構了一個男老師不敢做自己,只敢匿名寫色情文學,直到被某位思想開放、文筆灑脫的女學生,反過來「挑機」逼他共同創作,才逐點認清心底的情色與寫作慾望,最終解放真我、處理情感危機,「探討人活在枷鎖、長年逃避現實,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當壓制到了臨界點,情緒、情感終會大爆發。所以我們都學習找出路,那怕沿路艱辛、改變微小,終歸你會獲得一些新觀點、新想法,日子就可以繼續下去。對應這段日子,民間各種新生代的力量和故事,你會看到人人也想尋出口的狀態。」《扣題》沒指向單一事件,只採用文藝和喜劇包裝說故事,「可營造更大的想像空間,有人會看到關於藝術的爭議,有人可對照當下社會議題,或有人什麼都不想但求開心笑到完場,也無不可。假如作品可幫觀眾紓緩累積已久的壓力,我已經滿足。」

網絡上的另類朝聖

崩壞時代,各盡所能,互相支持,尋找曙光,是羅靜雯、盧俊豪和黎曜銘,以至每位文藝工作者,能力許可下渴望可做到的貢獻。因此整個排演過程中,他們不斷攪盡腦汁,既全力以赴排好戲劇,以爭取最佳演出狀態,同時也做好多重準備,像現場售票演出場之外,另外增設的網上售票直播,提供了更多觀劇的可能性。

「自古以來,入劇場看戲劇,對於藝術愛好者來說,都有一份近乎『朝聖』的意義。好記得幾十年前,交通沒那麼先進、科技沒那麼發達,我和朋友們好艱難才有空檔,可以撲到機票和劇票,飛去百老滙看夢寐以求的劇,嘩,那種興奮和喜悅,真的會記一輩子。可以的話,我當然仍然喜歡到現場,觀看真人表演,但當時代不斷改變、科技日新月異,跟劇場的互涉頻增,作為一個與時共進的創作人,不可能忽視其他表演形式和觀劇的可能性。」從不固步自封的Carmen,多年來一直努力探索兩者的關係。

她還提出,互聯網的直播或轉播,也帶來「文化資本」(Capital Culture)普及化的可能性。所謂「文化資本」由法國的社會學者皮埃爾.布迪厄(Pierre Bourdieu, 1930-2002)提出,指涉的是在金錢、土地等「經濟資本」之外,社會還會將知識、教養、興趣、學歷、資格,甚至人脈、關係等,視作一個人的本錢所在。一直以來,基於階級和資源分配等分別,有些人可將某些卓越文化納為己有,有些或無力參與其中。譬如中產階層和知識份子,往往較常有機會遠飛外地、購買門票、或觀賞各類演出,但對草根階層來說,有時別說一票難求,連認知的機會也欠奉,變相令參與文化活動,如同購買奢侈品。這無形中,拉開了人等之間的身分、地位,以至知識差異,亦令文藝變得形同有高低之分。

Carmen 認為,隨着網上資源漸見開放,每個人獲取資訊的途徑和機會,變得更多元和均等,「大大降低參與的門檻,幫助文藝和知識普及至不同階層,不失為可取的事。」

Carmen 認為,隨着網上資源漸見開放,每個人獲取資訊的途徑和機會,變得更多元和均等,「大大降低參與的門檻,幫助文藝和知識普及至不同階層,不失為可取的事。」

「但隨着網上資源漸見開放,每個人獲取資訊的途徑和機會,變得更多元和均等。尤其疫情期間,不少國際級的藝術組織和團體,為了保障市民安全,合力維繫社交距離,都願意慷慨地將各自的表演片段、大師班或相關素材,放到官方網頁或線上平台,供廣大市民觀賞和共享,這大大降低參與的門檻,幫助文藝和知識普及至不同階層,不失為可取的事。」再者,如今市道不景氣,這還像跟群眾有種「共渡時艱」的雙重意義,「民間的經濟壓力也很大,如今市民不用買機票、出遠門,只需付上相宜的價錢,已可獲取來自全球各地的共享資源,多少減輕了實際上的金錢負擔,也回應到渴求文藝和娛樂的心理需要。」Carmen如是理解線上資源的時代價值。

觀眾也可攜手開拓未來

Carmen還特別引讀,「電影大師法蘭斯.福特.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因敏銳地察覺到新技術、新媒體,對影像構思和導演方式將引發深刻改變,他曾親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執行實驗電影直播計劃,再將經驗寫成著作《未來的電影》(LIVE CINEMA AND ITS TECHNIQUES),與大家探討『現場電影』(Live Cinema)的意義,觀眾的感受,影視與戲劇的發展等。我看過這本書後深受啟發,這些年也很留意世界各地的線上直播或轉播演出,並嘗試在個人作品關注劇場空間與科技的互涉,像前作《看著你……》運用錄像美學結合劇場演出,是難忘的經驗。」至於《扣題》的網上直播,「雖然並非Day One已有這想法,但順應時局和環境需要,我們覺得一試無妨。像今回試加字幕給華語觀眾欣賞,日後會否可多走一步,配英文或其他語言的字幕,將作品推到更遠呢?未知數無疑有挑戰,可是未嘗不是有趣的學習吧?」

盧俊豪也說,「我對Live有心癮,但疫情驅使下,不介意多探索其他可能。例如網上直播,現場要用多少攝錄器材?怎樣調度?如何幫演員開拓演出新意?不失趣味課題。」黎曜銘補充,「直播和現實演出有何分別,製作技術會令觀眾產生什麼感受,不僅值得劇場人探索,觀眾也可一起尋問。」

聽罷三人的感想,忽爾聯想,若說舞台演出如水,劇場則如它的容器。隨容器形態不同,演出狀態亦自有變化。從古希臘的露天劇場、古羅馬的角斗場,到近代的鏡框式舞台、黑盒及小劇場等,千百年來,創作人一直致力探問兩者的關係,以及表演的萬千可能。今回或是好時機,讓我們攜手開拓劇場的未來吧?

《扣題》

場次:2020年5月22-23日 ( 8PM ),5月23-24日(3PM)
票價: $200  /   $100 *  /   $80 **
地點: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黑盒劇場
票務: https://bit.ly/2UjfMt3
* 全日制學生、60歲或以上的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其看護人可享有半價優惠,數量有限,售完即止。
** 因應新冠狀病毒疫情發展,本演出除了出售慣常的劇院門票外,同時特設網上直播門票。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