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濁水漂流》— 回家吧,天黑前回家

2021/6/6 — 22:44

《濁水漂流》劇照

《濁水漂流》劇照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濁水漂流》劇情包括結局,請斟酌使用)

對於看完電影後,要不要坐爆,坐到所有字都滾動過,看到最後影院開大燈,這從來都是一個觀影界的大討論。無論你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怎樣,可能會打擾到你時間,但我希望每一位電影觀眾,看這部電影,都要有坐到尾的心理預算與準備 —— 我就說白一點,請你真的要唔好預住趕尾班車、請你要先去洗手間再入場。

電影的結局,是吳鎮宇飾演的輝哥,在對政府官司未完、鄰人盡撤、「契兒子」也回了老家的孤單下,悲傷心碎地吸完最後一口毒品,然後油燈失火,把整間露宿小木屋燒到兩層樓高,觀眾可以想像,輝哥的生命將隨這起火災一同結束。音樂創作人黃衍仁 ( 黃衍仁的歌 ) 為電影製作配樂與主題曲,主題曲如無意外也會稱作〈濁水漂流〉,〈濁〉在火勢極猛時也沒有開始播放,到了大家內心也確認,燒成這樣子,肯定沒有了。電影完結,歌曲開始播放。聲音,都是大家在電影中會聽見的、帶有陰沉氣息的原音樂器。黃唱著,「破鏡在陽光下融化,融化成一道烈酒;薔薇在你體內燃燒,燃燒成最後的藥。」那藥,是露宿者們的牢獄,也是他們的出路。這一下子,是他們心情上的出路,下一下子,就為他們帶來最後的運命。

廣告

「回家吧,天黑前回家;回家吧,天黑前回家。」

唱到這兩句,淚不止。畫面已黑,各崗位製作者、合作單位等的資料慢慢出,所謂 credit scene ,用正常電影的慢速滑落。黃衍仁繼續唱,回家吧,天黑前回家;回家吧,天黑前回家。這無疑是招魂。這就是招魂。電影已完,我們不見再見到輝哥,電影最後用文字說明,19 名露宿者中有兩名已離世但沒有說明是否輝哥,但觀眾們都知道,兩名在官司完結前離世的,就是輝哥與老爺。

廣告

老爺離世,尚有很簡單的打齋。輝哥走了,卻沒有人可以做點甚麼。就讓歌者負責招魂、超渡。今天跟黃衍仁聊了一會,感激他與電影團隊的創作。他說,電影製作期間曾經有一個小版本是,負責剪接的麥曦茵將他的一首前作放了到片尾,試試看,然後黃就被提議說,不如為電影度身訂造一首新的吧。黃自言,「平時自己嘅歌寫好慢」,但今次「好快就寫好左」,「佢地亦喜歡,最後就出現了。」他坦言,係創作配樂時已經將故事氣息放進腦內,也感覺到導演對事件嘅心意。

以往看電影,如果看那套電影注定要感觸、動淚,可能是某個情節出現了,或者是個結局很感動之類。從來沒有試過是,畫面完了,配樂與主題曲延續效果,然後才有一種累積了兩小時的情緒引爆。這是最少對我來說,很新的觀影效果。

這除了因為電影與配樂團隊,也必然因港產片、廣東話之故,才有這個機會。「你說得對,我是很希望歌曲可以令套戲餘韻得以延續,亦是用我自己角度去回應整個故事。寫完不久,再聽番,發現那句『若有路我願回家』,已不只是說戲中人了.....」。歌者對我補充。

感激香港還有這班創意工作者,電影的,音樂的,其他的。

#濁水漂流
 

(本文 2021 年 5 月 8 日刊出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