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烽煙裡的香港人權藝術獎 入圍作品多涉反送中 評審:要將恐懼化作動力

2020/5/21 — 11:27

踏入 2020 香港人權藝術獎展場,放眼望去,從前線記者的紀實攝影到新晉藝術家的裝置作等入圍作,或直接,或隱晦,都讓人聯想起去年街頭的種種。而前三甲作品亦清一色與反送中有關:模仿巴洛克時期虛空派油畫的《Hong Kong Symposium 2019》、以《追夢條例》隱喻香港悲觀未來的錄像作品《罪夢犯》以及揉合催淚彈氣味香薰蠟燭的混合媒介作品《無相》。

一個人權藝術獎,33 份入圍作品,近半都圍繞同一主題——反送中。本地藝術家黃國才今年已是第六次擔任人權藝術獎評審,他承認本屆出現大量反送中作品,但對此未覺稀奇。

「我會覺得呢個係自然現象......依家社會不公義已經太大,人權嘅跌宕已經離《人權公約》越來越遠,香港基本法毀壞,參賽者自然好似利用呢個比賽作為一個表達自己睇法嘅渠道。」

廣告

香港人權藝術獎展場 (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香港人權藝術獎展場 (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廣告

巧遇大時代 

香港人權藝術獎由 Justice Centre Hong Kong 主辦,於 2013 年創立,今年已舉辦到第六屆。自 2007年起,Justice Centre 致力推動香港的社會公正及公義,盼令難民、酷刑倖存者、人口販運倖存者等被孤立的社群亦能夠獲得平等訴諸法律的權利。Justice Centre 署理行政總監 Melanie McLaren 向《立場》強調,香港人權藝術獎一直鼓勵藝術家探索本地及海外人權狀況,亦是「其中一個支持以藝術表達自由的重要平台」。

香港人權藝術獎開放予所有以香港為據點的藝術家參加,入圍作品則會在展覽中展出。與往年做法一樣,本屆邀請了六位擁有不同藝術文化背景的評審,在近百份參賽作品選出最終優勝者。本屆評審包括香港人權藝術獎 2017 冠軍周穎璇、英國藝術家Jeremy Deller、美國藝術家 Peter Augustus Owen、澳洲攝影師Katie Vajda、香港逸東酒店 Eaton Workshop 文化總監黃子欣(Chantal)以及本地藝術家黃國才。

《立場新聞》訪問了其中兩位評審——黃國才與 Chantal,談談烽煙裡的香港人權藝術獎。

  黃國才(左)與Chantal(右)

黃國才(左)與Chantal(右)

黃國才透露,受疫症影響,本屆人權藝術獎一改過去全部評審現場投票選出獲獎作品的方式,轉為網上評分制,由平均分最高的作品獲勝。換言之,雖作品媒介各有不同,包括攝影、錄像、裝置作品、雕塑、繪畫、混合媒介等,但評審都只能根據電腦螢幕中的作品照片評分。黃國才坦言,其實作品要在現場看實物,會更具意義,但無奈疫症之下,只能透過網路進行評選。 

Ben Marans《Seeing Beyond the Tear Gas》 (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Ben Marans《Seeing Beyond the Tear Gas》 (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陳翹康《無相》(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陳翹康《無相》(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評審準則方面,黃國才與首次擔任人權藝術獎評審的 Chantal 均表示全靠評審個人的美學品味與判斷,主辦方未有給予任何評選規條。因此,六位評審就有六套評選準則。黃國才表示,自己會側重作品的「香港味」、「香港特質」,「即係我哋香港做到,其他人做唔到」。Chantal 則強調美學判斷其實非常主觀,「我看待藝術的方式是在於它能多大程度上影響你看待事件的方式、讓你詰問自己的內心、信念以及已知之事」。

Marissa Reyes Beckmann《An Ephemeral Possession of Hope -In the Hands of
Migrant Children》(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Marissa Reyes Beckmann《An Ephemeral Possession of Hope -In the Hands of
Migrant Children》(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每位評審準則不同,黃國才與 Chantal 笑言最終得獎結果與自己當初的選擇有些落差。談到心水作品,兩位不約而同地提到本地年輕藝術家鄧廣燊的裝置藝術作品《渡去》。《渡去》可分為四大部分:漂浮在海上的中國五星紅旗素描、「大逃港」相關書籍、1974年的偷渡錄像以及一枚被泡在水中的1997年硬幣。黃國才稱讚指:「呢份作品有趣嘅地方就係,可以講到好複雜嘅情感,包括身分、背棄、國家,奔往自由,同埋一個大論述,講緊上一代逃難,冒著生命危險,過渡九七、到扯低國旗掉落海,掉埋自己身分證。我覺得呢個係好複雜嘅情感,同埋係一個真實歷史」。

鄧廣燊《渡去》(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鄧廣燊《渡去》(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雖然兩位評審選擇的心水作與香港脈絡緊密扣連,但他們強調不少涉及難民、人口販賣、監控等普世議題的作品,看似與香港無直接聯繫,其實同樣能令港人反思自己的處境。 Chantal 認為,無論是香港人權藝術獎展覽或比賽本身,都是一個很好的「接合點(counterpoint)」,它既呼應著香港正經歷的種種,亦呈現出藝術家對當下社會狀況的即時反應與感受,但場內一些關於其他國家人權情況的作品,又能讓你拉開一點距離,用不同的視角去審視香港的政治情況。

無懼打壓 將恐懼化為動力

然而,以香港目前的政治氣候,就連港台節目《頭條新聞》以戲謔形式諷刺時弊都頻頻受壓,香港人權藝術獎仍展出大量具政治意涵的作品,是否擔心未來或會面臨政權打壓?「絕對會。」黃國才斬釘截鐵地說。

他透露,其實每年要找香港人權藝術獎的展覽場地已經非常困難,「但你會理解點解困難,譬如個人畫廊,如果佢哋借出個地方,佢承擔好多可能性、幻想好多嘢,呢樣好逼真,任何同人權、自由、民主呢啲咁嘅議題,中共政府會打壓」。然而,他認為不應只將注意力了集中於受壓的問題,而是要集中精力思考要如何抗衡,「點樣去係呢個壓力裡面,做到我哋想要見到嘅嘢」。

黃國才強調:「我哋要做嘅,唔係恐懼,係要將恐懼變成力量推動自己......(表達)平台要繼續創造出來,越多越好。」

Chantal 則坦言,自己無法預視香港人權藝術獎的未來,亦不知道日後香港的人權發展、司法系統會面臨什麼困境,但她相信「尤其是藝術家,總有人會想方設法團結起來,讓大家知道什麼是必須發聲,讓人們聽到他們應該知道的事」。

袁錦華 - Hong Kong Symposium 2019 (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袁錦華 - Hong Kong Symposium 2019 (圖片由 BOK Photography 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