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聲》可怕過《返校》

2020/10/30 — 9:40

《無聲》劇照

《無聲》劇照

校園欺凌、施暴、性侵犯的事件,世界各地都有,過去往往隱瞞,但紙包不住火,不斷爆出駭人新聞。在手機時代,還常有欺凌者或旁觀者攝錄視像上網,矚目驚心。而且各地越來越多電影拍攝可怕的欺凌事例,成為社會話題,更受關注。

台灣新片《無聲》,取材廿一世紀真事,是特別可怕的校園欺凌影片。相比之下,去年台灣校園政治鬼片《返校》炮製得十分奇詭恐怖,現在《無聲》無鬼無怪,純寫實,然而正因為寫實,我的觀感就比鬼片更可怕,看後深感人性當中的黑暗、殘酷、變態一面,簡直無藥可治。人之初,到底性本善抑或性本惡呢?

此片拍攝的不是普通學校,而是「聽障」少年兒童的「啟聰」學校,即聾啞寄宿學校。該校有百年歷史,設在寧靜郊區,園林環境寛大優美,好像世外桃源。照理,聾啞男女學生們不易融入「正常人」世界,縱使不受歧視也會當作另類,他們同病相憐,理應互助互愛,同舟共濟,亦應比普通學生更受教師盡心照顧。

廣告

想不到這間條件甚好的學校,竟然發生嚴重醜聞,勇武學生欺凌弱小同學,亦有老師性侵犯學生,校長和多數老師則為了維護校譽,長期掩飾隱瞞醜事。《無聲》取材的真實新聞,是 2009 年被揭發的台南啟聰學校,多年來先後有三百個學生受害!

劇情描述一個十多歲聾啞男生(劉子銓飾演),轉入該校寄宿,在新環境初時印象不錯,師生們都對他友善,開舞會很高興。但他逐漸發覺不對勁:他一見鍾情的女生(陳妍霏)嬌俏可愛,笑口常開,其實常被勇武男生們強暴,向老師投訴郤不理會,認為只是學生們「玩玩」,她唯有對人歡笑,背人垂淚。

廣告

男生主角知道實況後非常氣憤,要幫心愛女生抗爭,然而弄到他也被毆打凌虐。一位青年男教師(劉冠廷)很正義,盡力救助,促使女校長(楊貴媚)調查追究,還接觸家長和新聞界。事件越鬧越大,可是難關重重,這對男女學生甚至進一步受到迫害。

主演的少男少女本身不是聾啞,而演得甚好,尤其是陳妍霏,真的可愛又可憐,做到有笑有淚,成為大受讚賞的新女星。正義好心男教師亦佳,劉冠廷旳形象與神態都惹人好感。資深的楊貴媚早已是好戲之人,今次演保守校長。太保演女生的爺爺,外冷內熱,不愧為長期橫跨港、台的性格演員。

還有一個男生很重要,由南韓的金玄彬飾演。這角色是校內欺凌幫的主腦,奇在他不不施暴,主使而置身事外,被校方標榜為模範好學生。故事後段揭露他曾經受害的秘密,顯出受害者會成為變態施害者,惡性循環變本加厲,實在可怕。

台灣新進女編導柯貞年拍過得獎短片,《無聲》是她首部編導的劇情長片,獲今屆金馬獎多項提名,包括最佳新導演。今次她的寫實手法相當細緻,文戲與動作戲交織,拍出人性險惡一面,亦強調人性善良一面,因此題材雖然可怕,但不是「黑色」電影。

關於校園欺凌的電影,很早便有。美國鬼才作家史提芬傾第一本小說《Carrie》,就描寫一個中學女生屢受欺凌,終於爆發天賦異能魔力,進行血腥大報復, 1976 年搬上銀幕,香港中文片名《凶靈》,導演白賴仁迪龐馬和女主角茜絲史帕昔憑該片走紅,此後各有不少名片。史提芬傾多產的小說亦越來越暢銷,不斷被影視改編。

日本也拍過不少校園欺凌電影, 2011 年南韓片《無聲吶喊》,拍攝聾啞學校老師對學生性侵犯和施暴。去年香港導演曾國祥在中國大陸拍成《少年的你》,賣座得獎,也是校園欺凌題材。亦要提提胡波導演大陸片《大象席地而坐》,這部接近四小時長的獨立片亦涉及校園欺凌,釀成誤殺事件。

至於《返校》,並非校園欺凌,而把國民黨專制統治台灣的戒嚴時期拍成鬼片,那間中學滿佈妖魔鬼怪,該片十分政治化,形容國民黨為魔鬼,加以超現實誇張。《無聲》沒有政治性,沒有妖魔化,拍攝台灣民主自由新時代,竟然發生聾啞學校同類相殘慘劇,有老師作惡,校方也「息事寧人」,實在可怕。看來無論政治怎樣改革,人權怎樣提高,人性中的惡劣成份不會消除,人玩人、人欺人的暴行還會繼續發生。

諷剌的是,電影拍攝暴行和人性陰暗面越多,有樣學樣的情況亦似乎增多。《無聲》的結尾,便暗示惡性循環不會缺乏新接班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