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爵士鋼琴課(8):CANNONBALL ADDERLEY,《AUTUMN LEAVES》

2017/6/7 — 10:00

秋天的感覺,是「爽」。路徑上佈滿枯葉,一腳踏下粉碎成粉末,聲音清脆悅耳。颼颼涼風從後拂過,在街頭上漫步毫無悶意。連空氣的味道也有如利刃,當中沒有轉彎抹角,沒有拖泥帶水。說起秋天的冷酷,不禁聯想到美國西岸、曾經紅極一時的酷派爵士浪潮,Chet Baker、Gerry Mulligan等人的瀟灑身影。

無論是爵士樂的入門聽眾抑或職業老手,《Autumn Leaves》必然是其中一首耳熟能詳的標準曲 (jazz standard)。此曲寫於1945年,由法國詩人賈克普維填詞,以落葉比喻逝去的感情。由於旋律動人,和弦結構又符合爵士樂的普遍格式,所以屢被不同年代的樂手挑戰。Baker也曾經翻唱及吹奏這歌曲,薩瑟風手Paul Desmond將故事娓娓道來,散發著天才特有的慵懶和驕矜。可是,如果要數最著名的一次演繹,必定是收錄1958年出版的專輯《Somethin’ Else》的版本。

廣告

這張大碟的震撼性,強大得被譽為1958年的《Kind of Blue》(註:Miles Davis於1959年推出的專輯,是無人不識的爵士樂經典)。其中較次要的原因,是因為Davis與Adderley兩人,都會於《Kind of Blue》中出現;出奇的是,兩人在《Somethin’ Else》裡來了次角色轉換,巨星級數的Davis居然為Adderley擔任第二人 (side man)。單是這一點,已經教樂迷對這位中音薩瑟風手刮目相看。

且留心聽:Davis的處理極度簡潔,像圍棋的佈局,落子雖然稀疏,卻是經過審慎考量,數下便刻劃出磅礡的氣勢。Adderley以其一貫的圓潤音質,吹出一段活力澎湃的即興演奏,湧流著節慶的歡愉。以紅酒比喻的話,Davis是酸度較高的Chianti Classico,單寧切穿菜餚的油膩感;Adderley則有如波爾多風格,厚實的結構醞釀出豐腴果香。有如波爾多令葡萄酒文化聞名世界,Adderley對於普及爵士樂也是功不可沒:由於他的音樂夠「易入口」,連R&B愛好者都視他為偶像。

廣告

你或許以為,走大眾化路線會換來更高知名度。事實卻不盡然:正值六十年代,爵士樂將要迎接其巔峰時期,樂壇推崇各種前衛派創作,越抽象越具藝術價值。加上Adderley於1955年抵達紐約市時,碰巧咆勃宗師Charlie Parker離世,他被樂評人比喻為其接班人。

面對這樣的期望和比較,一個樂手要承受多少壓力,才能堅持發掘自己的聲音?更不幸地,同輩的Davis、Coltrane等巨匠,佔盡了大部分主領手的鋒芒。懷才不遇的沮喪,可能令很多人因此放棄了,但Adderley擁有寬宏的氣量。當成名的十五分鐘終於來臨,他為世人留下了完美無瑕的經典,那音樂有如呼吸,卻已經是「larger than life」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