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收生不足面臨停辦 明愛華德中書院轉型演藝教育中學

2021/1/22 — 10:53

平日下午三點半,從東涌市中心再轉乘巴士方抵明愛華德中書院(華德中)。天色陰沉,寒風凜冽,附近人影稀疏,眼前校舍更顯冷清。疫情反覆,全港中小學自去年12月起停止面授課堂,華德中也不例外,到了放學時間,校門不見趕著回家的學生,操場一片空蕩蕩。 

華德中成立於2003年,原為一所高中書院,專收舊制會考成績欠佳、無法原校升讀預科的學生。擔任華德中校監一年多的李劍華嘆道:「個陣時我哋滿滿都是學生」。惟好景不常,2009年起實施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2012年始改以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取代舊制後,華德中學生人數一直維持在100人以下,「每個人都能夠原校由中一讀到中六畢業,我哋去邊度搵學生啊?」

在長期收生不足、面臨停辦的情況下,校方及辦學團體明愛三個月前終拍板讓華德中從一所高中書院轉型為「演藝教育中學」,加設初中課程,提供戲劇表演及創作、劇場設計與科藝等演藝職業導向課程,並邀請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副會長、戲劇教育工作者冼振東出任助理校長。

廣告

助理校長冼振東、校長王偉、校監李劍華(左起)

助理校長冼振東、校長王偉、校監李劍華(左起)

廣告

危與機

問及轉型構思從何而來,校監李劍華指全港學生人數下降、各校收生競爭激烈,「淨係加收中一,華德中賣點都唔夠」。

曾修讀舞台設計、具備舞台製作經驗的他過去擔任天主教普照中學校長時亦特地開設恆常戲劇教育課,深信戲劇能提升學生表達及溝通能力、同理心等。基於自身對戲劇的濃厚興趣加上過往戲劇教育經驗,李劍華自然而然地往演藝方向構思轉型計畫,遂想到曾在香港話劇團擔任導師的冼振東,始與他探討將華德中打造成「演藝教育中學」的可行性。

冼振東現為香港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藝發局藝術教育組藝術顧問,曾於中學教授戲劇教育課程。他表示,不是所有孩子都能適應以讀寫能力決定成敗的主流學校,過去曾接觸過一些「特殊學習需要」(SEN)學生。他們在戲劇方面很有興趣與天份,卻因讀寫能力較弱、考試成績不理想而備受打擊,甚至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冼振東希望有一所學校可讓這些學生發揮所長,「就算係SEN,喺呢度都有得發揮,畢業後可以直接入行」。亦如王偉校長所言,「每個學生都應受教,關鍵係我哋老師能唔能夠搵到適合的方法或者環境比佢哋。」 

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的道理人人懂,但實際有多少學校做到?而華德中力推的「戲劇教學法」又是「適合的方法」嗎?

華德中初中會統一採取「戲劇教學法」輔助教授中、英文等常規科目,將戲劇元素融入課堂,學生可透過肢體運用、投入情境等方式學習。冼振東以其中一種戲劇教學習式「定格」1為例,學生可分組以肢體呈現「起承轉合」,藉此教授篇章內容與結構。目前,華德中全體 8 位老師已接受了一次戲劇教學法訓練。 

談起戲劇教學法的好處,冼振東更是滔滔不絕,笑稱自己像在「宣教」。他認為,比起學生安坐座位聽老師授課的傳統教學模式,以活動為主的戲劇教學法可大大提升學生的課堂參與度及「受教時刻」2(teachable moment),幫助學生吸收知識。校長王偉亦相信,戲劇教學法可有效提升學生學習質素。

既然戲劇教學法有這麼多優點,為何本港應用此教學法的學校卻不多?冼振東指出,戲劇教學法對於每班三十多人的普通中學「係好奢侈」。單是要學生在擁擠的課室裡四處走動作展演,實行上已相當困難。他強調,戲劇教學法往往要配合「小班教學」方能達到最佳成效,因此在收生不足、每班只有十幾位學生的華德中,反而有足夠空間與機會實施。

明愛華德中書院

明愛華德中書院

以演藝成就全人教育

初中主打戲劇教學法,高中則是香港中學文憑試與演藝職業導向課程雙線並行,課程包括中、英、數、通識四科主修科;旅遊與款待、視覺藝術、資訊及通訊科技等選修科,以及常規演藝課。演藝課會分為戲劇表演及創作、劇場設計與科藝兩大範疇。冼振東初步構思學生在中四同時涉獵兩方面知識,中五再按照興趣、能力繼續修讀其中一個範疇。

校監、校長以至助理校長均多番強調,華德中並非「演藝中學」,而是「演藝教育中學」。校長王偉重申,學校雖設演藝職業導向課程,但會同時兼顧 DSE 課程,依舊設常規科目、測驗考試,所有同學也必須報考香港中學文憑試。這也是華德中與兆基創意書院之間的分別。兆基培訓音樂、視覺藝術等不同藝術範疇人才,可讓學生自由選擇是否參加 DSE,而華德中專注於演藝,並要求學生一律報考 DSE。

校長王偉相信,語文能力、基本學科知識與技能對於學生未來從事戲劇工作同樣重要,而學校也不會因「演藝先修」的定位就放棄成績較佳的學生。冼振東同意校長說法,稱不排除少數成績優秀的華德中學生能考入本地大專院校。他有信心華德中畢業生即使無緣繼續升學,亦具備足夠技能從事演藝事業。

有心入行,不代表人人都能成功入行。香港演藝行業需求有限,能以全職戲劇工作維生的人本來就不多,華德中畢業生又要如何與演藝學院或其他大專院校相關科系的畢業生競爭?

冼振東(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冼振東(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根本唔存在兩班人競爭,因為專業啲嗰班,讀得書、APA畢業嘅,佢哋做嘅崗位可能就係主角、導演、舞台監督,但我哋呢啲(華德中畢業生)可能做一啲layman啲嘅嘢,由低做起。」冼振東斬釘截鐵地答道。

相對於監製、導演等主要職位,他估計華德中畢業生大多擔任群演演員、劇場技術人員(crew)等較基層的職位,不但沒有「行業飽和」的問題,「反而有大把機會」,「不過如果要更上一層樓,同APA嗰啲專業學生競爭,就要不斷進修啦」。

多少畢業生可順利從事演藝事業或屬其次,冼振東強調華德中的核心理念是「以演藝成就全人教育」,「全人教育緊要過個專業」。儘管未必每個畢業生都會從事演藝工作,他相信華德中學生在各行各業都能有出色表現。

「既然演藝係全人教育的工具,基本上我哋學生就算唔做呢一行,佢表達、創意、合作、溝通上都應該比其他中學學生優勝,但(學業)成績未必係最好。」冼振東自信滿滿地說。

現實

經營一所演藝教育中學非紙上談兵,空有理想,師資、配套卻沒有實際配合的話,只是空口說白話。 校長王偉表示,學校硬件配套上會根據轉型作調整,陸續安排不同改建工程,例如增設黑盒劇場等,強化戲劇教育的環境設置。聘請多少位常規演藝課程專業導師須按收生情況而定。

「收不夠學生,再好的理念也是徒然。」冼振東明言,這半年自己的工作定位非常清晰,就是做好學校的行銷與推廣,讓更多對演藝有興趣的學生報讀華德中。學校目前正開放招生,首屆新生將於今年九月入學。 

要增加收生人數,除了要能引起學生興趣外,學校或許還需克服另一難題——要如何說服家長讓孩子入讀華德中?豈料冼振東劈頭答道:「我覺得冇得說服。只有一樣嘢,就係家長願唔願意面對現實、承認小朋友 SEN,或者真係鍾意演藝。」有些家長總是不願承認孩子有特殊學習困難、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等導致學習成績欠佳,反而以小朋友「頑皮」、「懶」等藉口自欺欺人。冼振東認為,這類家長是無法被說服的;至於願意「面對現實」的家長,「其實只係要話比佢哋聽呢間學校適合佢嘅仔女」。

於華德中任教 16 年、擔任校長 4 年的王偉亦指,根據過往經驗,不少香港家長會選擇將學生的興趣擺在第一位,而非全部都以學業成績或升學前途為優先,「點解家長比佢過嚟華德中,都係想學生學得開心啲」。

家長希望找到一所適合孩子的學校,那麼校方會否也有些所謂的「理想學生」或篩選條件?校監李劍華笑言:「我用最粗糙嘅回應,做教育最基本係人人可教,既然佢想讀,我就歡迎。除非去到一天,我哋係喇沙書院,咁就輪到我哋可以揀啦。」冼振東接著道:「其實真係唔洗篩選,因為呢度咁偏遠,想入嚟就真係好鍾意㗎啦,咁就要教啦!」

華德中現值轉型之初,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最終能否成為一所桃李滿門的演藝教育中學,此刻無人知曉,但或如校監所言,它至少能給予莘莘學子多一個選擇或可能性,朝劇場領域邁進。

華德中書院學生(圖片來源:華德中官網)

華德中書院學生(圖片來源:華德中官網)

文/ 鄭晴韻

根據由香港話劇團提供予教育局的文件,共有12種常見戲劇習式,如事件重演、旁白默劇等,而「定格」亦包括在內,是指個人、小組或全班一起進行的活動,把某個意念或事件的某一刻影像呈現出來,讓教師與學生一起探討某一特定時刻所發生的事情。 

2  受教時刻指在原訂教學計畫之外,講師可創造或分辨一個合適機會,觀察並抓緊學生當時的興趣與需要,調整教學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