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青年藝術家聯展 應屆畢業生關注的是⋯⋯

2020/10/12 — 14:12

一個星期六下午,一場展覽低調地開幕。沒有花,沒有酒,只有策展人簡單致辭。現場陳列青年藝術家的作品,但聽不見青春的嬉笑聲,觀眾全都默默地靜看沈思。

這是光影作坊舉行的「L is L」青年藝術家聯展,由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前主席楊德銘(Paul Yeung)策展,帶來九組應屆攝影、影像畢業作品,其中三組不約而同地觸及自殺或浮屍的題材。楊德銘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今年接觸到的畢業作品以抗爭運動為主題的攝影或影像作品不算多,但有幾位來自不同院校的同學均以 「自殺」為題。

「與其說我是被這個『自殺』的議題觸動,不如說是被『有幾個不相識的同學都竟然用不同手法去做同一主題』這現象觸動,反映著這種『自殺』現象已牽引到不少同代人的情緒和聯想,值得所有人關注。」——楊德銘

廣告

楊德銘認為,這些作品題材雖然相類,但方法、技術或切入點都不盡相同,「可以讓觀眾以不同的角度和觀點去思考和感受」,達到互為參照的效果。他強調,作品在方法、感情和觀點上做到「轉化」,甚至「深化」,有別於坊間單純的發表立場和渲洩情緒,「揀選他們的作品展出,也希望可以當是為時代留下一個側面的紀錄。」展覽標題「L is L」也就是對「我哋真係好L鍾意香港」的回應——「L 是 L,我是我」。

其中香港公開大學畢業生謝銘思(Macy)和香港城市大學畢業生鄭鈺汶(Toast)的兩組作品放在附近。前者的《雷同》和後者的《Peace, Imperfect, Peace》同樣觸及過去一年多宗令人生疑的自殺案,並以檔案的形式重新梳理新聞事件,分別帶出對於真相和悼念的思考。策展人楊德銘補充,自殺與浮屍只是眾多作品之間的其中一個主題,展覽初衷在於給年輕藝術家發表作品的平台,期望保持展覧的「開放多元、活潑真摯,這也是現在香港最讓人珍惜的地方」。

廣告

謝銘思:真相無法被一言蔽之

「最初是由家人講起昨晚凌晨時分聽到有幾聲巨響,第二日睇新聞影住自己屋企樓下先知道發生自殺案,是倫常慘案。」Macy 說,小時候所住的大廈曾經發生命案,令她首次接觸「自殺」的命題。她雖然沒有親耳聽到巨響,也沒有親眼見到血跡,但每次路過案發現場總會不期然聯想報道命案的報紙和電視影像,「自從細個發生自殺案一事後,反而成長過程係更少去睇(自殺新聞),怕見到死者血肉模糊的相片。」

處理畢業作品之初,Macy 本以兇案作為題材,初衷在於克服個人的恐懼。直至去年八、九月,坊間傳出多宗「被自殺」案件,她才逐漸將焦點放到反修例運動。她認為自殺本是「個人選擇」,但「被自殺」卻「可能承受不白之冤」。有感社會充斥白色恐怖、逝者無法說話,她嘗試從網絡新聞找尋真相,重讀 2019 年的「被自殺」報道,嘗試「fact check」出最接近真相的事實。

謝銘思《雷同》
(圖片來源:cagradshow.ouhk.edu.hk)

謝銘思《雷同》
(圖片來源:cagradshow.ouhk.edu.hk)

重讀新聞的過程,Macy 發現一些死因無可疑的案件此草草結案,亦有一些謠傳被不攻自破,心裡感到踏實,「恐懼在於未知,面對以前避而不看的新聞,現在重看我再沒害怕」。每個人本是獨特的存在, 死者的名字、歲數、去世地點等等都不盡相同。大量閱報之際,她發現報道相片的拍攝手法,抑或所用的文字,「似乎都有公式」,故作品命名為《雷同》。

謝銘思《雷同》收集大量自殺相關的新聞照片,按主觀視點分成九個類別,製成檔案。

謝銘思《雷同》收集大量自殺相關的新聞照片,按主觀視點分成九個類別,製成檔案。

Macy 收集大量自殺相關的新聞照片,按主觀視點分成九個類別,製成檔案。觀眾不但見到相片截圖,還可掃描二維碼,查看原圖和報道內容。作品驟看有如人工智能般的分類,旨在營造距離感,「嘗試以看似客觀的方式去表達新聞攝影所存在的局限」。

「真相就是無法被客觀一言蔽之,而是帶有觀點和角度。我們置身在相片泛濫的時代下,如何看待資訊也是一門學問。」

鄭鈺汶:歸檔助判斷,絕非消極

「我無意標榜它如何與抗爭有關,但抗爭的確是一個觸發點,令我更意識到生死切身得可怕。」

鄭鈺汶(Toast)說,中學時間已對生死議題感興趣,身邊也不乏曾有自殺念頭的朋友。她認為,「自殺是一種結算人生的抉擇」,抉擇背後不只社會性的原因,更包涵每個人面對痛苦因人而異的反應。正因如此,她相信「嘗試理解他人的努力在我眼中顯得十分可貴」。

Toast Cheng, Peace, Imperfect Peace
Hard cover
960 pages (Single-sided printing)
A4 size, 21.7cm thick
Manual perfect binding
Chinese Text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oast Cheng, Peace, Imperfect Peace
Hard cover
960 pages (Single-sided printing)
A4 size, 21.7cm thick
Manual perfect binding
Chinese Text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去年 6 月 15 日,梁凌杰從太古廣場高處墮下,傷重不治,Toast 直言那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為陌生人的死感到此般悲痛,也害怕自己某日會遺忘他的存在」。此後,梁凌杰封作義士,塑造成抗爭的標誌。然而,她認為死者無法為自己辯明,「每人的人生並非三言兩語可概括」。成為標誌,化為符號,到底悼念的意義何在?

「符號終究會取代存在本身,悼念有否加速這個過程,令逝者本已模糊的面目更模糊?」

誰都懼怕死亡、懼怕被遺忘,Toast 認為「一旦被完全遺忘或被符號完全取代,便彷彿從未活過」。作品提及的逝者絕大部份是自殺案,包括有死因成疑、引起「被自殺」討論的案例,但她推測案中主角「與自己政見一致的人為數不多」,所以強調作品指向對「悼念」行為的疑問,多於純粹「如何悼念手足」。

Toast Cheng, Peace, Imperfect Peace
Hard cover
960 pages (Single-sided printing)
A4 size, 21.7cm thick
Manual perfect binding
Chinese Text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oast Cheng, Peace, Imperfect Peace
Hard cover
960 pages (Single-sided printing)
A4 size, 21.7cm thick
Manual perfect binding
Chinese Text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oast 重訪每個案發現場,以第一身代入逝者體驗事發的物理空間,並拍下照片記錄,有如一場 「與逝者得以接觸的儀式」。她將相片與案件的簡單資料收錄於大型攝影書中,觀眾翻閱時必先戴上手套,莊嚴而尊重。一張紙雖然可能很輕,但對比我們隨手碌過Facebook 讀到那篇自殺報道,還是有份無可比擬的實體質感:

「那是你不為意的動作,未必真正意識到原來那是一個存在的逝去。但當意識到原來那逝去的存在也曾是與你我一樣的生命,便瞬間有了重量。」

Toast Cheng, Peace, Imperfect Peace
Hard cover
960 pages (Single-sided printing)
A4 size, 21.7cm thick
Manual perfect binding
Chinese Text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oast Cheng, Peace, Imperfect Peace
Hard cover
960 pages (Single-sided printing)
A4 size, 21.7cm thick
Manual perfect binding
Chinese Text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攝影、歸檔與製作標本,本懷著保護、封存事物之心,卻無意中更用力印證「事物將死」而非「事物曾生」。Toast 認為悼念亦然,「為了不忘而使用各種材料讓人憶起、想像逝者之存在,而不覺悼念儀式中的符號已逐漸侵蝕本該悼念的逝者本身」。然而,作為藝術,她相信歸檔絕非消極,其可重播的耐久力,將成為未來人們判斷歷史的材料。

觀眾翻閱時必先戴上手套,莊嚴而尊重。

觀眾翻閱時必先戴上手套,莊嚴而尊重。

 

文/黎家怡

 

-------------------

24 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社會福利署熱線︰23432255
醫院管理局精神健康專線(24小時精神健康熱線諮詢服務):24667350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