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狂舞派 3》舞照跳,狂不了

2021/2/27 — 10:15

1987 年,鄧小平在北京接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時,強調一國兩制,香港九七回歸後五十年不變,並說出名言「馬照跑,舞照跳,保留資本主義生活方式」。馬照跑是賽馬賭博,舞照跳亦非單純跳舞,而指風月歡場的舞廳舞女。

於是,「馬照跑,舞照跳」成為香港市民口頭禪,無論信不信,都會拿來打趣說笑。妙在翌年 1988 年,香港影壇借題發揮,拍出《繼續跳舞》,梁普智和甘國亮合導,繆騫人、李麗珍、吳耀漢、林憶蓮、黃霑、林建明、盧海鵬、李香琴、馮淬帆等大批明星合演,甚至有新馬師曾參演。同年還有區丁平導演《群鶯亂舞》,利智、關之琳、劉嘉玲、鄭少秋等合演,拍攝塘西風月時代的妓女群戲。

十年後 1998 年有港片《殺殺人,跳跳舞》,是甄子丹繼《戰狼傳說》後第二次自導自演的動作片,與「馬照跑,舞照跳」無關,片名顯然受叫好叫座日本片《談談情,跳跳舞 (Shall We Dance) 》影響。那部日本片描述白領中年男士學跳交際舞,發生情緣,後來被荷里活改編重拍。其實更早的交際舞學校名作是澳洲片《舞出愛火花 (Strictly Ballroom) 》,導演巴斯盧曼名揚國際,隨後進軍荷里活,拍了《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後現代激情篇》和歌舞片《情陷紅磨坊》。

廣告

當然,載歌載舞的影片向來多不勝數,古典芭蕾舞片也不少,《夢斷城西》則已經大跳現代舞。亦早有西班牙片《卡門》改為現代弗蘭明哥舞蹈片。尊特拉華達憑《周末狂熱》施展自由舞技成名,《我要高飛》拍美國演藝學生苦練歌舞,《辣身舞》把街頭舞蹈引進學院,香港亦有郭富城本來是電視舞蹈員。

至於源自 1970 年代紐約黑人貧民區的 HipHop 街頭歌舞浪潮,西片當然常見,九十年代以來香港也拍過青春街舞片。 2003 年黃修平導演《狂舞派》可說港式 HipHop 代表作,成為青春喜劇,捧起主演的新人顏卓靈和蔡瀚億。

廣告

八年後,黃修平拍出《狂舞派 3》,其實這是第二集,為何稱為三呢?原來戲中戲提及開拍《狂舞派 2》。總之現在這部究竟是二還是三?我不大明白。此片本身則進一步 HipHop ,大跳街舞/霹靂舞,亦加強了饒舌rap歌和街頭塗鴉。

今次主要演員照舊,拍法就與第一部的主流通俗方式不大相同。變為風格化,化整為零,側重實錄似的細節,把練舞作歌及人事關係拍得特別生動真切。但劇情比較鬆散,而且狂舞士們少了狂熱,多了矛盾困擾。

畢竟,八年前後,人事世態都有很多變化。片中狂舞派自從成功後,形成九龍城「狂舞街」名勝,多了商機,地產商也到來發展。狂舞成員中的顏卓靈走紅,成為娛樂圈偶像,蔡瀚億亦變身網紅,漸漸和街舞死黨們產生分歧,還發生利益衝突。

今次刻劃最微妙之處,就是本來志同道合無分彼此的好友,漸有心病磨擦。顏卓靈角色最困擾,揚名後仍想團結不變,但女經理人要她脫離狂舞派,連男友——楊樂文飾演的 HipHop「舞王」,也要離港赴美,與她分道揚鑣。蔡瀚億和rap歌好手霍嘉豪亦被網民圍攻,指為市場化了。

有了名利,往往再難同甘共苦,這類情況自古常有,在現代商業社會就更普遍。片中最少是非的一個,是劉敬雯飾演的「奶茶」,在社區舞蹈班教舞,對一個頑童特別用心。霍嘉豪回屋邨探母親,則母子情深。

最後狂舞士們再度齊心,對抗企圖利用他們的「地產霸權」。 這樣恢復鬥志的大團圓安排,難免公式化,把「地產霸權」形容為大反派,亦膚淺俗套。大家知道,社會問題不能一味歸罪於地產商和其他「奸商」「權貴」,民情撕裂也不能一下子和好如初。其實很明顯,近年香港最大問題是政治衝突,非常複雜敏感,更是目前公映影片必須迴避的禁區。大概因此,《狂舞派3》唯有拿「地產霸權」出出氣。

回顧起來,八年前《狂舞派》也不算狂,只是青春喜劇,當年香港社會也不狂。但隨後越來越多社會抗爭事故,由狂熱而至勇武,終於火頭四起,導致「阿爺」發惡。今後當然狂不起來,唯有「舞照跳」。至於怎樣跳,能否跳出新火花呢?要看舞士們和影士們怎樣隨機應變。我認為 HipHop 早已不再新奇(片中訪問紐約一些 HipHop 元老,真是元老了),應該變變花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