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伊芙苓韜程《Don't Take Painkiller》2018

王伊芙苓韜程 — M巾、留海、旗袍...

大館「墨城」群展臨近尾聲,展廳內陳列五十多件作品,一時叫人目不暇給。展覽之命名,源自以廣東藝術家陳劭雄(1962-2016)的 Ink City《水墨城市》(2005)。陳氏英年早逝,乃八、九十年代的地下及實驗藝術先鋒,以百幅水墨速寫,串連製成動畫影像,反映社會及時代的變革,難怪成了點題之作。展覽相關的論述文章,多審視畫作對社會之反思,並如何感悟社會變遷等情懷。

「墨城」展出幾位女性藝術家的前衛水墨紙本創作。

然而,小妹將視線轉向較少被提及的八十後女性藝術家—王伊芙苓韜程 (Evelyn Taocheng Wang) ,皆因作品豪放不覊,從不隱瞞人性、情慾與性取向,十分吸精。且看這一幅拼貼 — 《Don't Take Painkiller》(2018) 宣紙上的畫面佈局耐人尋味— 左邊出現一塊染血、比例大得異常的衛生巾,右邊留海束辮的半裸自畫像,對著鏡子自我審視,傍伴在側是笑意盈盈的青蛙王子,水墨筆觸隨意即興而不失工筆畫的精細;還有,不難察覺置於邊陲、身上穿著旗袍的王氏自拍照— 她正襟危坐,顯現東方女子含蓄優雅的形象,卻與被視為猥褻的M巾及性玩具並置,營造出意想不到的反高潮。

拼貼照片呈現藝術家穿了優雅的旗袍。

女性天生忍痛能耐極佳,大如生育,小至每月來潮,但工作、家務、生活的壓力何曾減少?即使如此,仍然頂硬上默默承受,作為現代女性,不期然對王氏之創作感同身受。

然而,由於王氏本身是一位變性人,相信其創作意圖,是用嬉笑怒駡的方式批判社會上的性別定型,突破陳腐的性別框框,跳出非男即女的僵化視野。

《Don't Take Painkiller》加插幽默文本。

王氏作品的幽默意識,除了來自漫畫化的情境,還有幽默的文本,據知深受張愛玲的小說文字影響,此作也加插兩句精警對話  "You don't take painkiller?' "No, not really..." 當然,跨性別者,顯見無需忍耐月事之苦。

《按摩店》系列~流散異鄉之經歷

王氏自少鑽研傳統中國書畫與文學,成長於四川成都,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2012年因參與阿姆斯特丹的De Ateliers駐場計畫而移居荷蘭,此後活躍於歐美多個城市作展覽。作為一位來自異郷的藝術家,面對異國文化成見,已是一項挑戰;身為一位跨性別人仕,四方八面的衝擊及壓力迎面而來,反而激化她肆意拋開忌諱,批判世俗的荒誕與成見。

王伊芙苓韜程《A Hongkong-Dutch Client Licking My Arm during the Massage Treatment》 (2015)

另一有趣作品選取自她標誌性的「Massage Parlor」《按摩店》(2015~)系列,取材於阿姆斯特丹一間華人按摩店打散工的經歷。雖沒受正統訓練,王氏卻依然獲聘,令人聯想到喜劇電影偷呃撞騙的神棍橋段,為怕得罪熟客,她只被安排服務遊客及新客,獲取微薄的拆賬酬勞。畫作構圖頗為諧趣,典型按摩店高至天花的布簾,一堆堆攣攣的毛髮在店內飛舞,繪形繪聲襯托來自五湖四海的顧客,亦象徵泛濫的情慾與汗水,好些男顧客視按摩店為紅燈區的性交易場所,借機親近。隱藏著變性人身份的王氏,反能保持冷眼旁觀的角度,把這四個月的短工體驗轉化成創作的遐想,宣紙上繪畫按摩店的眾生相。其中一位愛毛手毛腳的顧客,竟是來自香港的荷蘭人,全球化的體驗躍然於畫面上,拉近了我們與作品的距離,也讓人忍俊不禁。

《A Hongkong-Dutch Client Licking My Arm during the Massage Treatment》 (2015)~Detail

墨城群展中的藝術家各施各法,王伊芙苓韜程的作品,讓人感受酷兒美學(Queer aesthetics)真摯的情感,刻意與傳統的美感決裂,卻以率真情懷,無所忌諱地揭露社會的偽善、人性情慾等種種矛盾,在此展覽賞析王氏作品,就像上了趣味盎然的一課。

 

墨城 

地點:大館當代美術館
日期:2021年4月23 日至8月1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