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想化的真愛 — 對《幻愛》的愛情思考

2020/7/22 — 15:13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文:偉廉】

在小孩的內心世界裡,總是以分裂的心理機制去看待世界,一種「要麼是好人/要麼是壞人」的二元判斷(將不喜歡的部分排除出去,以保存好的部分不被破壞)。《死因無可疑》嘗試加入很多心理元素,但對人性的探索卻極之膚淺,將傻瓜原型當成是善,而在主角終於不再是傻瓜了,卻又被生硬地敘述成是地獄之路。

相較於《幻愛》,後者則更能帶出愛與恨的複雜性,將精神病者的內在世界細致化、立體化,將好/壞都放置在同一個人身上去呈現,因而體會到愛和恨的經驗之本質、人最深處之脆弱是什麼(這是我和你都有的部分)。

廣告

沒有因為葉嵐的操守有問題,就停留在道德價值的判決上,而去了解她的「深情」和她個人的「病」(雖然交待得有點倉卒);

沒有單純去對李志樂的幻想進行獵奇,而是呈現出其人類共有的心理衝突(雖然對他是有過於理想化的地方,但畢竟是商業片);

廣告

因為我們都不是小孩,不會單純以好/壞去看待事情,而非常渴望對經驗有完整的敘述 —

這是一部好電影之價值所在,這是《幻愛》好看的地方,因為我們都曾經/正為愛而瘋狂。

葉嵐本來是一個自我功能良好的人,她是臨床心理學系的研究生,在學術上得到教授賞識,有著較高的社會地位。而在情愛關係上,她則呈現著破損的心理狀態——她一方面渴望與人融合(性、以至是功利的依存關係,都是一種融合),另一方面卻又害怕建立真正深刻的關係。每當她感覺要被期望給予「更多」時(可能是她的坦誠或承諾),一個「冷漠、置身事外的葉嵐」就會出現(次人格),用來替代過往所有的甜蜜與情感,作為一種自我保護。她看似難以解讀、無情,其實只是在用一點點的恨,去防禦自身無窮無盡的 — 對愛之渴望。而這條界線的最明顯象徵,就是電影裡那條給過又收回的「鎖匙」,讓葉嵐可以在關係裡跳出跳入,而不會受到因深刻的融合而帶來之傷害。

之所以想要融合,卻又處處退縮,是因為葉嵐所內化的原初客體(世界裡第一個迎接你的人),是「消極母親」。小時候,葉母會將葉嵐的衣服脫去,趕出家門,將她當成動物一樣被人觀看。相比起李志樂,葉嵐所記存的內在意象,是一種「連我都唔愛你,冇人會愛你」的母親態度。李志樂所內化的,則是「積極母親」,亦即電影裡頻頻出現 — 「除左我,冇人會咁愛你」之意象。愛太「多」,比起愛太「少」,或者更可怕,因為它會將孩子完全吞噬,使其無法從母親的愛裡分化出來,建立人我之別,成為一個獨立而完整的人。當愛作為一種入侵,當自我的邊界完全被糢糊去掉(母親想要永遠佔有孩子),他最終便無法分清「你」和「我」之別,以及是「幻想」(自體的)與「現實」(客體的)之別,因而出現「精神分裂」。

...

「我唔介意,你呢?」是《幻愛》裡浪漫愛的宣傳,也是電影中的高潮位置,因為它也某程度勾起了觀眾在初相識即被完全接納(因而只能是浪漫)的幻想。有些影評會質疑,為什麼葉嵐會愛上李志樂?但其實在他們的心理結構下,這是完全可能的。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李志樂有一種在功利主義社會裡少見的純真,如果他對你笑,你會有一種愉快感。純真,其實就是嬰兒不設心理防禦的信任感。當你看著他時,你會有一種全然被信任的感覺,你會因此而感覺到自己的好。一個人為什麼沒有心理防禦,要不就是Ta 有強大的心理特質,在經歷社會的風風雨雨後,仍能保存那個純真的靈魂(The Self),因而願意信任你,不懼惧受到你的傷害;要不,就是他/她仍籠罩在母親的母性裡,自我仍未被分化出來,對別人沒有邊界感,因為在你身上,Ta 仍能看見 — 母親的倒影。那麼李志樂所經歷的,當然就是後者。

李志樂既被母神所吞噬,但亦擁有母神極大的愛之力量,可以讓人消融主客體之別,經驗愛的融合。他的愛不是假,只是未有足夠的分化,所以不能稱為成熟、有距離的愛。「我唔介意,你呢?」,就是一種愛你的一切、無條件抱持你所有之態度。長久受到消極母親所拋棄的葉嵐,主動愛上了李志樂,並想要冒險經歷一段強烈而無可分離的愛戀。他們的想要融合,超越了身份與社會禁忌,而為了得到這種愛,葉嵐真的可以 — 什麼都不要。

可是,他們的愛太快了,快得沒有時間去消化彼此真正的差異。

即使李志樂真的「諗左成晚」,但在他變得脆弱時,仍呈現出內心深處對葉嵐十分真實的恨——「你真係好污糟」(註:真實但非政治正確)。情慾(浪漫愛)的強烈,讓他們都自動地理想化了對方,以為可以愛到與對方的差異;但當差異在生活裡一再出現時,如果兩個人沒有認識到真正的對方,便會因為當初理想化的破滅,而對對方產生極大的恨,且變成極端的貶低(雖然他們恨的其實是自己)。它會一次又一次發生,直至到兩個人,都筋疲力竭;想愛,卻再也沒有能力去愛。

如果將他們的故事拉長兩年,所看到的景象,可能不再是理想化了的「李志樂」「葉嵐」,而是兩個活生生的人在愛與恨裡的掙扎。長久的愛,本身需要的,是兩個人穩定的自體感,可以真切地愛,同時又能忍耐兩人之間必然會有的差異和距離(也即放棄嬰兒式的需求,因為沒有人可以真的完全的沒有距離的去明白你和愛你)。

「我地既夢係時候要醒啦。」在最後的一晚過後,從幻愛糾纏到現實,李志樂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去愛葉嵐,而只能切斷這段關係。而葉嵐,則相信可以與他一起成長,相信兩人可以再次重遇。也許葉嵐已陷入了下一段幻愛,但心理分析至此,我們不會有最終答案,因為心靈成長,並不是最高價值,人的自由意志才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