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之美:李穎儀 許俊傑

2020/10/8 — 9:07

李穎儀與許俊傑造陶,製作日用器物,亦參與當代藝術展覽。

李穎儀與許俊傑造陶,製作日用器物,亦參與當代藝術展覽。

  文:查映嵐

「美與現世密切結合的產物,便是工藝真正的形態。美為平凡無奇的日子帶來了色彩,這個現實世界離不開工藝,它不分貴賤、不論貧富、是所有眾生的伴侶。」日本民藝運動之父柳宗悅在《工藝之道》一書如此寫道。

將近一百年前,柳宗悅極力對抗主流定見,主張工藝的層次不比藝術 (Fine Art) 低,兩者皆是通往美的道路,本來無分高下。然而,根深蒂固的定見存續至今,以致工藝師如李穎儀仍自覺要努力證明工藝並不低於藝術。

廣告

工藝師如李穎儀認為工藝器物是為了被使用,它和人的身體有著親密的關係。

工藝師如李穎儀認為工藝器物是為了被使用,它和人的身體有著親密的關係。

廣告

李穎儀與許俊傑造陶,製作日用器物,亦參與當代藝術展覽,游弋於工藝與當代藝術兩個世界之間。許俊傑說:「當工藝跳出本身的框架,演變成新的表現方法,就可以好當代。」去年在展覽《合 ・ 陶——當代陶瓷藝術展》中,他們與常霖法師合作構思作品,將生活禪的概念注入陶藝:為一千位參加者製作陶碗,讓他們自行使用兩個月,最後回收這些帶有生活痕跡的碗,轉化為裝置,正好體現了二人對當代工藝、以及工藝作為當代藝術的想法。

許俊傑說:「當工藝跳出本身的框架,演變成新的表現方法,就可以好當代。」

許俊傑說:「當工藝跳出本身的框架,演變成新的表現方法,就可以好當代。」

藝術品與工藝品雖非對立,但它們作為物件與人建立的關係著實不同。藝術品多數受妥善保護,它被懸掛在牆上、或者置於架上,供人隔空欣賞;而工藝器物之所以存在,卻是為了被使用,讓我們捧在掌心、送到唇邊,它和人的身體有著親密的關係。器物在嶄新出爐之際固然有其美態,但它的形體所蘊藏的美,終究須經由歲月打磨、通過使用的過程體現。為此,作為工藝師的李穎儀、許俊傑在製作過程中不僅注意造型,也總是仔細討論琢磨手感,太重、碗壁太厚的碗,都被果斷地推倒重來。

好的工藝,讓美進入日常,成為多重感官的經驗,同時好的工藝也需要清淨之心去體驗;也許它更能力倒過來,以其形貌質感提示我們,在躁動日子裡清淨之必要。

李穎儀與許俊傑為製作一千個陶碗,讓參加者自行使用兩個月,最後回收這些帶有生活痕跡的碗,轉化為裝置。

李穎儀與許俊傑為製作一千個陶碗,讓參加者自行使用兩個月,最後回收這些帶有生活痕跡的碗,轉化為裝置。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0月11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