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無用」至大用 ─ 從藝術創作到尋找真相的踩鋼索之旅

2020/10/27 — 18:58

周日下午,躺在床上掃電話、睇新聞,一邊關心大選,一邊跟進疫情,耳機剛巧傳來一段強勁節奏:「⋯⋯別怨新聞這麼假、天色這麼差,相信愛可統領天下⋯⋯」,回看眼前政經動態,以至如婚變情債等花生趣聞,險詐人面的確讓真假難分,就連國家元首言論都會被指涉及不實資訊而遭禁播,有圖未必有真相,跟車太貼隨時車毀人亡,特別是社會經歷了高速而強烈的數碼化進程之後,「真相」與我們的距離似乎愈拉愈闊,似近還遠;世道如此艱難,愛是否最後答案?尚未可知,同時正正是在趨向二元、日漸同溫的社交媒體上,卻有一個意外發現:藝術創作有助尋找真相。

過去一年半載,香港社會烽煙四起,烙印至今不曾磨滅,畢竟「舊事物充斥空氣內,一呼一吸都有害」,談到有害的呼吸,催淚彈之禍害絕對使人難以忘懷,然而時至今日,對於催淚彈的組成部份、使用原則,以至潛在影響等等,社會上仍是議論紛紛、疑問處處,一籌莫展之下,由研究機構Forensic Architecture(法證建築,FA)領導的調查項目“Triple-Chaser”(《三重追蹤》)或許也能給予一些啟示:時間回溯至2018年底,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的移民過境爭議中,美方發射催淚彈應對,FA想出透過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等方法教導電腦自行辨認相關的催淚彈罐,從而推算當時催淚彈的使用情況,過程中收集並分析網絡上數百萬張由抗爭者及社運人士所發佈的圖像,並且借助催淚彈罐的完整片段及說明書製作出數碼模型等等。

法證建築全員。由法證建築提供。

法證建築全員。由法證建築提供。

廣告

FA由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空間與視覺文化系(Department of Spatial & Visual Cultures,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教授埃爾.魏茲曼(Eyal Weizman)領軍,集結來自建築、設計、聲音、3D技術及影像編導等不同背景的成員,自2010年成立以來,廣受歐洲藝術界關注,先後登陸倫敦當代藝術學會(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巴塞隆拿當代美術館(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德國卡塞爾文獻展(documenta 14),以及歐洲宣言展(Manifesta 12)等重量級當代藝術平台,更於2018年入圍被譽爲「當代藝術奧斯卡」的英國透納獎(Turner Prize),其中《三重追蹤》則是FA其中一個標誌性的項目;事緣在2019年,FA獲得惠特尼雙年展(Whitney Biennial)的委託,雙年展的主辦單位是位於紐約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被譽為最能反映美國藝術發展脈絡的藝術機構,其雙年展則被視為觀察美國當代藝術趨勢的重要指標,FA與來自美國的Praxis Films以錄像裝置方式去呈現前述的調查過程,除了催淚彈的單次使用情況,研究更揭示了催淚彈製造商沙法利蘭集團(The Safariland Group)與全球眾多殖民地、自由民主國家,甚至專制獨裁國家所實施的侵犯人權行為互有聯繫。

廣告

法證建築及Praxis Films,《三重追蹤》(2020)。由法證建築提供。

法證建築及Praxis Films,《三重追蹤》(2020)。由法證建築提供。

更具戲劇性的是,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時任董事會副主席沃倫・坎德斯(Warren B. Kanders)正正是催淚彈製造商沙法利蘭集團的持有人兼行政總裁,一場牽涉政治、藝術、社會、道德等不同面向的角力隨便展開,一方面《三重追蹤》正面刺向相關機關,給予強而有力的質問,另一方面反對勢力迅速連結,紛紛以行動作抗議,抗爭者去到博物館門前焚燒鼠尾草營造催淚彈效果,部份來自世界各地的雙年展獲邀藝術家及創作人更加直接退展,質疑暴政實施的武力鎮壓與藝術提倡的自由表達截然相反,不能接受,「拒絕與沃倫・坎德斯和他的暴力技術有進一步的共謀」,大力鞭撻這位他們口中的「國家暴力的牟利者」,最終這一場歷時半年有多的搏鬥就以沃倫・坎德斯的離任作結,亦被外界視為一次雞蛋對抗高牆的微小成就。

法證建築工作場景。由法證建築提供。

法證建築工作場景。由法證建築提供。

對於我們來說,這次搏鬥不僅僅是事不關己的國際新聞,一方面由沃倫・坎德斯帶領的沙法利蘭集團亦同時是香港警察主要防暴武器供應商之一,根據已經因應「港版國安法」而解散的香港眾志早前公布,沙法利蘭集團曾向警隊供應海棉彈、一發多彈式橡膠子彈,以及五彈式催淚彈等等,另一方面《三重追蹤》將於本月底起在香港大會堂展出,屬於今屆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 Microwave)的主題展覽之一,不論是基於對FA結合藝術創作與社會實踐獨特做法的興趣,抑或是出於對機器學習及圖像分析如何揭示暴政暴力問題的好奇,今次都是一個難得的觀賞及參與機會。

Microwave 2020的主題是《後實錄》(“Sharp Chronicles”),透過一連串的展覽、線上節目,以及放映會,期望在資訊爆炸而又真假難辨的當下探討追尋真相的可能性,節目總監鄺佳玲(Joel)透露,策展方向的奠定源自過去兩屆透納獎給予她的啟發,其中FA以建築學為切入點,調查世界各地的暴力犯罪以及侵犯人權行為,致力於案件調查過程中提供視覺化的信息證據,運用包括製作動畫及三維模型等跨學科方式,她形容,FA的作品以調查(Investigation)著稱,既可儲存證據也可公開展示,提出更多有關「跨」的可能性,進而探討著藝術本身的意義,「可見藝術的可能性是好多的,會是一個statement(聲明)、一個act(行為)、一個movement(運動)、一個investigation(調查),如果我們要去重塑過去這麼多年的藝術形式,或者所發生過的事情,我就想聚焦在Investigation(調查)上面。」

Microwave首辦於1996年,至今已有24年歷史,屬於本港其中一個歷史最悠久的藝術節,「希望持續以一個Pioneer(先鋒)的身分去Explore(探索),無論我們用網上平台也好,Physical show(實體節目)也好,我們都是希望可以開多一道門」,Joel相信,藝術猶如一把門匙,「開了哪一道門,你就會見到什麼;傳統上藝術是Expression(表達),去Express(表達)Creator(創作者)本身的想法,再多的是Communication(溝通),亦是一種記載及存檔,所以不少作品都是記錄我們的時代。」在藝術眾多面向中,本地觀眾最熟悉的可能只是表達,Joel認為這與香港的教育制度有關,「香港缺乏藝術教育,這是不能否定的:成長的過程,我上的Arts course(藝術課)都是叫我畫下公仔,或者做下紙黏土,卻缺乏藝術賞析的訓練,包括如何培養我們成為一個Participant(參與者)或者Audience(觀眾)的身分,這是第一個問題,後來才可再去探討藝術可以做到什麼,以至為什麼要有藝術等等。」

大眾有大眾對藝術的好奇,業界也有業界關於藝術的注視,Joel笑言,有時也會面對「到底是否仍在做Arts(藝術)?」的提問,「我的回答就是『Arts(藝術)是什麼?』Arts(藝術)如果全是有關Inspiration(啟發),為何這些不是?Media arts(媒體藝術)本來就是一種踩鋼索的藝術形式,由60年代起,大家都在Anti(對抗)一些東西、Challenge(挑戰)一些東西,我很迷戀那個年代,同時很信奉這個精神,所以我都會繼續秉持這種信仰。」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2020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2020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主題展覽《後實錄》

展期:2020 年 10 月 31 至 11 月 8 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低座一樓展覽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