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這城市是「慢雕塑」於deTour 2018中

2018/12/7 — 14:01

楊建邦《慢雕塑》

楊建邦《慢雕塑》

早前到了在中環PMQ觀看年度設計及藝術盛事 deTour 2018 「創意匯聚十日棚」,今年的主題是「Trial and Error」,除了看6個大型藝術裝置之外,不要忘記去其他地方看一系列特色展覽,當中筆者就推介大家趁deadline前去欣賞展覽「慢雕塑——山水人物」(Slow Sculpture – Mountain Water People Creature)(展期至12 月9日),創作者是建築師楊建邦(Bong Yeung),他也是littleurbanmountain小市山設計的創辦人及負責人。

走入暗黑的房間,看到天花吊下一盞燈,燈的四周也吊了很多中文字,如山、水、樹、雪、泥等,浮動的文字,在光與影之下,好像在是組合成某種形狀——原來創作者是受到作家西西的啟發,希望將城市景象變成一首立體空間圖象詩,所以用浮動的文字的形態組合成隱約的山勢形狀,入到另一間房,還可看到牆上投映了電腦用很多細小的中文字組合的香港風景圖。

浮動的字,在光影之下,構成的抽象的山勢,是飄浮動搖的,反而不是靜靜的,看似不動,就好像香港的群山,看似不動也不變,但現實是山下的人不斷在動,翻土推牆,挖地建樓,城市不斷在擴大,在更新。城市的發展,自然的存在,化為有詩意的符號,不知現實也是不是也如此富有詩意呢——

廣告

在維多利亞海港兩岸散步,望著兩岸高聳入雲的建築物所照射出來的光芒,燈火光明、五光十色,反照在維多利亞港上的倒影,是外地遊客來到香港不能錯過的景觀,而此獨特的夜景亦造就了香港有東方之珠的美譽,這也是香港太平山山頂成為遊客必定要到此一遊駐足觀賞、遠眺香港夜景的原因。就算是香港人本身也喜歡在山頂眺望香港,眺望自己居住的地方,眺望一個熟悉的城市,頓覺置身其中,歸屬感由此而起。山頂不單是提供 一個平台予人們觀賞城市的地方,也是一個城市集體回憶、集體感情的載體。舊的「老襯亭」拆掉了,換上現代的建築設計, 趕上全球化的高速發展列車,以玻璃幕牆配合白色的建築結構,形成一個「碗」 形橫切面的圖案,再配上新名「凌霄閣」。從太平山頂對照香港城市的情景,說現在香港城市的風貌就是太平山頂「老襯亭」的命運,不斷的拆掉城市老建築、淘空城市的蘊涵、抹掉城市生 活的記憶與質感,同時又不停的拆毀及興建建築物,使香港城市的生活質感、文化、歷史沒法經過時間而點點滴滴的凝聚下來,為生活在這城市的市民帶來一點實質的文化基礎及磐石,只能成為一個蒼白的城市。

這也只是一個山而已。原來,詩意的山勢,令人布無盡的聯想。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