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做文化大使 當代舞團TS Crew:送給香港人的禮物

這裡說的「文化大使」非虛名,而是指康文署每年舉辦的「社區文化大使計劃」,資助多個本地表演藝術家及藝團,出任社區文化大使,在全港各區做藝術外展活動。當代舞團TS Crew是今年芸芸社區文化大使之一,它的節目《江湖區區賣藝:冇龍冇獅》(下簡稱《冇龍冇獅》),現已如火如荼在社區巡演。 

TS Crew經理Andy(盧君亮)說:「有觀眾看過後,覺得這個show是給香港人很好的禮物。因他終於看到何謂香港當代舞蹈,並將傳統文化元素,帶到當下一刻表現出來。」《冇龍冇獅》名副其實棄用龍和獅,做創新的「舞龍舞獅」表演,加上要在疫下走進社區,這個社區文化大使不易做。

走進社區要貼地 日本演出獲啟發

TS Crew藝術總監阿寶(曹德寶)是《冇龍冇獅》的聯合編舞者之一。他以當代舞者的個人身份,曾夥拍其他藝團,做過多次社區文化大使。「舞蹈是比較抽象的媒介,而我的經驗是,在戶外場地演出時,大部份觀眾是街坊,可能手挽膠袋,買餸後回家路過的。那我只有大概30秒時間,吸引他們駐足觀賞,因他們看不明的話,就會即時走的,所以演出很需要做一些貼近生活的內容。」

阿寶在演藝主修當代舞出身,多年來累積街舞、戲曲武術、雜技等經驗,近年以藝術總監的身份,領著TS Crew創作獨特的舞蹈。

想作品既貼地又有藝術內涵,向來是TS Crew的創作宗旨。《冇龍冇獅》就將港人有親切感的舞獅,結合當代舞和極限武術(Tricking)作演出。懂巴西戰舞 (Capoeira)、跑酷(Parkour)等高難度動作,是不少人對TS Crew成員的印象。有份編舞及表演《冇龍冇獅》的Steve(伍仲偉)笑說:「飛、滾、走、跳是糖衣,引人來看我們這班麻甩佬在做什麼!其實我們的演出,都有詩情畫意的部份。」

身懷絕技背後,TS Crew最想將藝術帶進社區,這也是他們首次參與社區文化大使計劃的原因。創團老臣子Steve和阿寶都說,出外巡演是一大啟發,譬如2019年TS Crew去日本參與「瀨戶內國際藝術祭」。阿寶解釋:「當時除了做開幕表演,大會亦安排我們去老人院,與臨終的老人家交流。另一次演出也去了日本,看見老人家和小朋友,在社區中心自發排練和演出,唱歌跳舞。這些體驗在香港反而沒有,更加令TS Crew發現,在社區做表演是很重要的。若我們連香港社區的人都connect不到,又怎樣拿自己的文化,去外地交流?」

阿寶(前排左二)和Steve(右一)早在2010年有舞蹈合作,到2017年正式合辦TS Crew。

Steve形容「飛、滾、走、跳」等絕技是吸睛糖衣,作品能令觀眾思考才是重點。 (攝:Kathy)

限聚下巡演 危中見機遇

《冇龍冇獅》呈現「跑江湖」的想像,TS Crew本想透過社區文化大使計劃,在各區的戶外場地演出,原汁原味來一次江湖賣藝。無奈疫情陰魂不散,限聚令下,戶外演出難以實行。現時表演場所的人數上限,已放寬至85%,但如TS Crew經理Andy說:「若在戶外演出並設置圍帶,我們都可控制『入座率』,但圍帶外再有觀眾圍觀的話,那怎計算呢?於是我們想,不如找art hub類型的室內場地吧。」

既然《冇龍冇獅》打正旗號「舞龍舞獅」,TS Crew就特別夥拍歷史悠久的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一起演出。 (攝:Kathy)

於是TS Crew工作室位處的大埔藝術中心、大埔文娛中心、南豐紗廠4樓辦公室對外的寬闊大堂等地,都成為《冇龍冇獅》的巡演地點。 雖然限聚令下,《冇龍冇獅》無法在戶外巧遇踏著拖鞋閒逛的街坊,不過Andy覺得疫下做社區文化大使,困於室內仍不失機遇。「有一間做青少年服務的NGO,每月都在室內體育館,為夜青舉行一次深夜活動。最近它問TS Crew有沒有興趣,在體育館做午夜場《冇龍冇獅》,我們當然覺得正啦!」 

Steve和Andy談起午夜場演出,還未成事已超興奮。 (攝:PW)

7月初訪問TS Crew時,午夜場事宜尚在洽談中,Steve已興奮笑說:「社區文化大使做午夜場,可能我們算前無古人!」Andy覺得不論成事與否,午夜場也是TS Crew日後可嘗試的新方向。「社區文化大使的確是很好的平台,或者說是跳台,讓我們嘗試不同的事情。當以往必須在台上做的表演,都在疫下被迫取消,連加拿大Cirque du Soleil(太陽馬戲團)都曾陷入破產危機,大家更加需要改變。表演要做好public engagement,在世界各地都變得很重要。」

 

《江湖區區賣藝:冇龍冇獅》活動詳情

17.7.2021 (六)|1430; 1630
18.7.2021 (日)|1100
地點:荃灣白田壩街45號南豐紗廠4樓辦公室大堂

《江湖區區賣藝:冇龍冇獅》

(本文為贊助內容)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