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左:張志偉

【疫下藝生活】一對一交談 ー 專訪攝影師張志偉

一場世紀疫症令各行各業面對前所未見的挑戰,表演藝術界當然無法獨善其身,「疫下藝生活」系列訪問業界不同崗位的持份者,冀讓讀者能更瞭解業界的困境。

「上來吃飯吧。」這是劇場攝影師張志偉對於筆者訪問邀請的回答。說實話,這出乎筆者意料之外,本來打算透過Zoom,或是單獨約出來訪談,卻反被邀請上門,原來,我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張志偉的計劃的一部分……

攝影以外的行動

對於業界外的人,攝影師張志偉可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但只要是多留意劇場表演的觀眾,就必定會看過他的作品——不論是音樂、歌劇、舞蹈,還是戲劇,大團抑或是中小團的製作,都被他一一用相機紀錄下來。

張志偉攝影作品

那麼劇場因疫症而關閉,所有演出被逼取消或改期,張志偉的工作是否歸零?「我現在有做紀錄網上製作過程的攝影,讓藝團可以給觀眾在網上觀看,例如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所有節目,即使我無法為全部節目拍攝,都能賺到足夠的收入。另外還有繼續在攝影工作坊教導學生。」環境的轉變同時令張志偉的工作帶來一些改變:「現在開始與造型師及化妝師Alice Cheung合作,多做些相關的統籌——其實從前都有做,但沒做得那麼細緻。」說畢,他便拿出一本《舞蹈手札》,讓筆者看他的作品。

事實上,張志偉的創意不止於視覺上,更體現於行動上。回到疫情初期,當政府宣佈封場,表演藝術界為被逼停擺而哀鴻遍野,霎時間充滿各種負面情緒:對未來的不安、對政府的憤怒、等待救援的焦急心情。張志偉卻在這時期靜靜地推出「微生配對計劃」——這是一個提倡以一對一配對方式來解決生活的具體問題的計劃,先讓人說出自己面對的問題,然後由張志偉扮演中介人角色,配對能解決該問題的人士。說是「靜靜地」推出,是因為該計劃不是面對公眾,而是為劇界中人而設,他亦無意「大鑼大鼓」去宣傳。

說到推行微生配對計劃的原因,張志偉說是因為網上節目氾濫:「不要搞太多網上授課這類節目,我想切實地去了解個別的人的需要。」他以交租為例,疫情下沒有工作自然無錢交租,他希望能更進一步知道對方的處境:住在哪裡?租金是多少?願不願意跟人合租?知道這些狀況他便可以嘗試幫手解決問題。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期間,大家可以互相認識,無形間建立起信任以及人際網絡,然後再從這個網絡出發,相互解決問題和發展合作機會。「最重要是大家主動提出需要。」張志偉強調。

從小開始

張志偉非常強調的另一點是不要「搞得太公開」,例如之前在網絡上分享一些文藝人需要知道的理財技巧,他只在私人的群組中發佈:「我最想跟人說的是不要將所有事情公開,因為越細,便可說得越具體。而且不會有發洩性的言語,否則只會浪費時間,無法解決問題。」他認為對象聚焦在圈內人便足夠,若果真的有需要找圈外人,他會直接打電話,而非透過網絡。搞得細還有另一個好處,就是大家互相認識,如果做得不夠好,對方會給予意見,從而有所進步。

張志偉

迄今張志偉透過這種方式處理了十多個個案,從中感受到業界內最缺乏的是可提供低息甚至無息貸款的「銀行」:「一般銀行需有入息證明,業界人士較難取得,銀行又不會知道行內人的聲譽。」他提倡的「銀行」比較類似「合作社」:由數十名圈內人組成,這樣大家會知道對方的聲譽如何,又可互相監察,涉及的金額也不大,主要用作交租等具體的燃眉之急,如借貸一方無力以金錢償還,他可以以其它方法如工作來還錢。

從坪洲到泰國

其實張志偉的行動不是始於世紀疫症,早於2014年他便開展了名為「小島靜舍」的計劃,在坪洲海邊找到一個單位,對外開放租借使用,讓人放鬆心情及尋找靈感,服務對象是藝術家和藝術行政人員,特別是後者:「因為藝術行政人員是最少被人照顧的一群,而他們會影響到製作出來的節目,正如老師沒有好的教員室,又如何教好書呢?這個圈子需要空間去支援藝術家和藝術行政人員,這些是大團不會做的。」

「小島靜舍」辦了四年多,接待過各式各樣的人,有些是來開會,有些是來畫畫,有些專程每年來過生日。然而多年來一直遭受地政總署的纏繞,指張志偉將靜舍作旅館用途:「我以前詢問過人,確定沒有問題才開始,不過現在的情況改變了,加上兒子出世,所以不想繼續下去。」

位於坪洲的小島靜舍 (圖片來源:小島靜舍(故事分享) Facebook)

經過四年的接待經驗,張志偉最大的感受是要保持對人的好奇,這樣才能確實知道對方需要甚麼:「例如有人來的時候是很不開心,就要用十倍時間來了解他為何不開心,不是要提供一個令他開心的地方,而是收集具體關於他的感受的資訊。」

雖然坪洲的計劃結束了,但張志偉沒就此停下來,甚至將目光放到泰國,在該地找尋地方,讓人過去短暫靜居。之所以選擇泰國,是因為在當地有聯繫,加上相對便宜,又沒有政府人員上門找麻煩。他期望使用者不但到在那處休息、找尋靈感,甚至可以去排戲。不過由於這計劃誕生後遇正疫症,目前使用過的人都是因疫情而滯留在當地,於是張志偉讓他們暫住數天。

一齊食飯

泰國的計劃因疫情只能暫緩,張志偉於是轉為招待朋友吃飯,難怪他會二話不說邀請筆者上門:「未來想邀請更多人上來單對單吃飯,我很怕一大堆人一起吃飯,然後自拍,實在不希望大家上到來做這個行為。」行動背後的想法貫徹張志偉在訪問期間一直強調的東西:了解大家具體的需要。他以自己的攝影團隊為例,他經常跟團隊吃飯,在席間了解他們的需要:如果某人「等錢使」,便給他多點工作;如果某人對某項工作不太有信心,便安排他在「較後的位置」。他期望未來能做多些中介角色,認識新朋友之餘,又能為人鋪橋搭路,解決問題,甚至可以發展出合作的可能性。

「未來大家需要八卦多一些,但不是要講是非。而且說話要具體,不要太抽象,我們要用實在挑戰虛浮。」張志偉說「大家要做多些真正有興趣做的事,有甚麼想做的話,不妨來找我吧。」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