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境中的心靈雞湯 — 跨界小提琴家 David Garrett “Alive” 專輯聽後感

2021/3/3 — 11:33

David Garrett "Alive - My Soundtrack"

David Garrett "Alive - My Soundtrack"

【文:董芷菁】

手執一把史特拉底瓦里 (Stradivarius) 的古老小提琴;弓弦遊走於古典、搖滾、爵士樂及電子音樂等曲風迵異的音樂上,他便是有跨界鬼才之稱的小提琴家 David Garrett(台譯:大衛 蓋瑞)。大部分人對於David的印象不外乎:演奏《野蜂飛舞》(Flight of the bumblebee) 最快的小提琴家;他的音樂和流行音樂緊緊相連、以及他的一頭長髮、令人意亂情迷的面容和手上的骷髏介指。 本來便是名牌音樂學院——茱利亞學院出身的他,一手穩打穩扎的演奏基礎和實力,卻沒有像大部分人直接走上古典音樂的舞台,反而因為他對音樂純粹的愛,使他冒險地走進創新之旅及道路。他曾經在2014年受訪時表示:「跨界音樂也必須注重每一個細節;一開始,跨界風格的嘗試能夠吸引大眾關注,可是『品質』才能真正讓你的音樂持續成為焦點。」而跨界的創作及演奏,為他一直所思索古典音樂存為當代的定位得出了答案。

他在本年疫情其間推出了新碟: “Alive”,他在大碟中的引言提到:「希望在充滿挑戰的一年中,我們仍然尋找到希望;亦希望這個困難時期會是個充滿創意及創造力的一年。此大碟希望令聽眾感受到音樂中的正能量,把一直存於人們心中的憂慮一掃而空。 」沒錯,此大碟封面以紅、黃、藍等充滿活力的顏色為主要色調,並將其幻彩化;包裝內有兩隻大碟,樂曲由古典音樂改編、流行曲、電影音樂及新編作品均一應俱全, 曲風均以流行樂風格為主:以小提琴獨奏配以套鼓、電結他等樂器的流行樂隊伴奏。

廣告

碟一全碟以電影音樂為主,當中有部分源於古典樂的經典,所來被改編並運用於電影中,如: 由俄國作曲家Sergei Prokofiev 所寫的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茱麗葉》中 “Dance of Knights” 及改編自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第二樂章的 “The 7th allegretto” 亦以嶄新面貌展示於大碟中。而碟二則收錄了流行曲及較新的電影或劇集配樂,包括《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的 “Amazing Grace” 及美劇《致命鑰匙》中的 “Prelude G# Minor”。 以 “Dance of Knights” 及 “The 7th allegretto” 以上兩首古典音樂為例:樂曲改編後風格與原曲南猿北轍;交響樂中嚴謹的配器都省卻成給予流行樂隊演奏的幾條旋律及伴奏線條、而爵士鼓則擔當了烘托氣氛的主要角色,這個也是David招牌式的改編手法。事實上,在古典樂界中,對David此類「古典樂流行曲化」的創作有着兩極意見,但在欣賞完他最新專輯後,也無疑被他富生命力的演奏和充滿活力的音樂所打動。對於大部分對古典樂缺乏認識和了解的大眾,他改編後的「古典音樂」的確是更易入口:有種保留原著的靈魂,配器的改變使樂曲的時空穿越到現代。以 “Dance of Knights” 為例,原曲的沉穩在 David改編後仍着力保留,但加上搖滾風格後令沉穩中更有勇往直前之感,這樣的改變絕對不會感到突兀,反而有點引人入勝,成功令聽眾正中下懷:達到引起大眾的關注,繼而對樂曲或古典音樂進行更深入了解。

值得一提是本碟的錄音製作十分出色,每個樂器的定位均十分明確及清晰,獨奏的位置及不會十分近,與聽者有適當距離,而其他伴奏則分別在左、右及後方伴奏,空間感十足。每當有電子音樂部分出現時,更會環迴在左右聲道遊走。錄音師把獨奏者的氣息都一一收錄下,令聽者從演奏者的氣息更易投入,聽着亦感受到 “Alive” ——活着的美好以及David Garrett帶給大家的祝福。

廣告

 

作者簡介:香港九十後,現為文化工作者及竹韻小集二胡樂師。拉琴之外,亦會偶爾動筆寫字。編有《華樂大典‧高胡卷》及《聽賞中國音樂》作者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