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令所有都不確定 去不到日本就網觀VR版林東鵬「半步屋」

因為疫情,有展覽開始了,但去不得,只好在網上看VR版展覽,當作是身歷其境,筆者說的是在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2021中香港部屋的作品——本地著名藝術家林東鵬的「半步屋」(Half-step House)。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是全球最大型的國際戶外藝術節之一,很多人都慕名而去,但受到疫情影響,雖然藝術祭仍舉行,但全球都要封關防疫,又有嚴格的出入境措施,要去日本看真的是難上加難。

其實,不要說外國人,就連日本人也未必看得到,展期由7 月22日至10 月31日,但因為要符合當地防疫要求,香港部屋由 8 月 7 日起暫停開放,之後在 8 月 21 日重開。既然如此不確定,可以確定的就是能在網上看360度VR虛擬現實版展覽,幻想自己去了現場看作品一樣。

從信濃川行到越後妻有上鄉劇場館,再行到香港部屋,門口大大個印了「在鄉呼吸自由」的大banner,以及好像是港式霓虹燈光管款式的「香港部屋」字樣,行入去「半步屋」,屋內空間一分為二,前半因為有白色的牆、偌大的玻璃門,配上玻璃窗,有種半戶外的開揚感覺,如此的留白好像是在和外面結合,彷彿在歡迎外面的人走入去看。

屋入面的另一半就裝置成一個有四季風景轉變在其中的空間,畫上花、鳥、農夫、稻田、樹等的畫,配上小梳化椅、電視等,將很多讓人幻想的東西,包括電視播放的片段、四周的文字等湊合在一個小和室之中。走入其中,去猜去想種種現實、大自然、香港、日本等融合在這半間屋裡的元素。筆者推介要看看那些電視播放的片段,十分「可愛」,好像《半桶水廚房》、《新潟藝術小報》,它們是由香港部屋計劃實習生有份製作的短片作品,他們都是港大藝術學系學生,放在屋中播放,又有另一種意義。

既然大家都去不到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藝術家自己都能親身去佈展或出席opening,即場介紹或做interview,也是透過Zoom在網上解答訪問問題。就如林東鵬所言,由最初籌備構思到裝置執行,整個過程都充滿了不確定性,究竟可不可以出國,可以如何交給日本工作人員執行等等,通通都充滿不確定性,而這不確定性不只存在於自己的創作,乃至於社會大環境也有很多不確定性。

也或者因為種種不確定性,所以更令人有幻想的空間及欲望,藝術家無法親身去香港部屋,但用不同文學作品、網上搜集的資料,加上自己的藝術風格,幻想出這間屋來,而去到參觀的人也在混雜著日本及香港元素的空間中,去幻想種種認識又好像不認識的東西。

看到林東鵬的「半步屋」,依然混合了繪畫、裝置、聲音、影像等不同媒介,重新組合傳統圖像及各種素材,有集體回憶,又有現實的錯疊,帶有點自我審問,又有些玩味,在寓言式的畫作及圖案中,叫人緬懷之外,更是叫人想像。

另外,「半步屋」也令筆者懋起藝術家數年前的作品,如「好奇匣.香港」,又或他在「邂逅!老房子」中的王屋村古屋等,歷史、地方、回憶、身份等,都好像在某個時空中,以種種零碎的東西,組合成有某種章節次序的結集物,嘗試以一個外人的身份遊走,以另一個角度去觀察本來的角度,也讓觀看的人以第三者的身份去看本來的東西。

網上看到政府統計處幾年前公布的中期人口統計數據,原來本港家庭住戶的居所面積中位數大約430呎,而人均居住面積就約161呎,筆者跟大多香港人一樣,生活空間實在非常有限,沒有半間屋,只有半間房,也只有靠很大的想像力才能拓展無限的另一半空間。在不確定的時代,甚麼事也會發生,我們之前無可以會想像過會有影響全球人們生活日常的疫情的出現,即使到了今天,要說何時可以回到平常,就連是專家也不能確定,希望我們都至少有半間屋讓大家安心生活啦。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