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直白的線面 – 含蓄;攝影作為矛、盾 – 尹子聰

2020/9/18 — 10:04

文﹕黃嘉瀛

工廠電梯聲隆隆作響,藝術家含蓄在工作室說起創作的起點。含蓄五年前辭去建築設計工作,過上「正職生活,副職插畫」的日子。他的作品讀起來欲言又止,本人說話卻相當直白。從前的含蓄認為人是獨立個體,在2014年兩傘運動後卻感悟到什麼是「命運共同體」:看似是個人的遭遇事實上緊扣著眾人命運。「有個導演被噤聲了,下一個被噤聲的可能是我;另一個他被禁止在街上發聲,到後來,某一個他可能連走到街上也不被允許了…」他的作品中未被說明的部份是種保護。

當年初試全職創作的含蓄收入有限,遂把插畫轉印或畫在明信片,於藝術市集擺攤出售。直至有天人客形容其作品「好得意、好可愛」,他當天將所有明信片送予可能更為理解其創作理念的同路人後,從此不再擺攤。在創作和生計的隙縫裡匍匐前行,含蓄驟然發覺出岔子的不是生活本質,而是現在社會用以衡量價值的單一標準,使人只追逐數字和金錢,然忘卻了「價值」的本身—我們確切需要的事物。他的作品中未被說明的部份是種思考。

廣告

以物易物讓含蓄重新思考和覺察自己真實的生活需求。含蓄在餐廳牆身上畫著一個個曾經幫助餐廳的人的身影,無論是餐廳員工或是街坊們,都是值得被答謝和被紀錄的。含蓄在白色的牆上,以黑色單線,及其標誌的面具人形象,持續為餐廳裡的作品添上新角色。如他與這餐廳的關係,已超乎食物和機票等物質之外;互助互惠,幫助會換來幫助,永不歇息。他的作品中未被說明的部份是種善意。

含蓄的創作多喃喃自語,此壁畫創作則需要對外溝通,收集許多人的故事。在視覺愉悅以外,他更重視創作可能帶來的、未知的連結。撇除以往創作的大量訊息指引,含蓄近年更大膽地在作品中保留讓觀眾思考的空間。他的作品作為一種雙向的溝通媒介,與觀眾的連結是基於由連結經驗而來的信任。在訴說自己的所思所感,所見所聞時,含蓄希望受眾也能觀照自身的感受和經歷。連結的意義在於,我們不是孤身一人。他訪談這時代裡的百人,再回贈每人敍述其故事的作品。他的作品中未被說明的部份是種話匣子。

廣告

相向的真誠對話可以帶來美好的進化,儘管有多細微,都觸動人心。

插畫作品:<我不要在孤單中死去> 2018

插畫作品:<我不要在孤單中死去> 2018

收集故事計劃:<100個香港人的這一年> 2020

收集故事計劃:<100個香港人的這一年> 2020

***

尹子聰拿著菲林相機,走在熙來攘往的香港街頭。「我是個不那麼『攝影』的攝影師。」

尹子聰攝影作品運用多重曝光技巧製成重疊的影像,作品底裡蘊含的是一種藝術意義上的紀實。相機的快門固然可以「獵取」激盪人心的畫面,可尹子聰在創作前必先深思熟慮,再剛好用上攝影來表達其情感和意識。菲林相機未可如實拍下一切眼見之像,在捕捉和遺漏之間的曖昧,讓尹子聰得以使用比喻或潛語言來自白。所見未必是全然所得,平面影象因著其意涵,在觸發觀者思考的一刻,即拓開了作品深度的空間,而觀者亦因而獲得了視覺畫面以外的得著。

尹子聰攝影作品運用多重曝光技巧製成重疊的影像

尹子聰攝影作品運用多重曝光技巧製成重疊的影像

香港藝術館於2018年邀約尹子聰,對照藝術館部分的水墨館藏,進行全新創作,以回應其時的英國油畫展。藝術家遂用同一格菲林,以不同角度,去拍攝同一地域的不同地點,以地誌形式紀錄此地發生過的事情,乃至未被看見的個人感受。人手沖曬可控制照片成色的深淺,尹子聰刻意作出偏灰白的成品,酷似因時褪色的效果,正好比喻藝術家在過去一年對我城日漸模糊的感覺,名為”Evanescent”,是漸逝的意思。偏白的城市攝影與同一展覽中另一組偏黑的自然風景照呈明顯對比。尹子聰旦攀夕宿西貢郊外,拍攝圓月夜下的大海。短暫的逃離喧囂現實,在月光底下的事物更覺完美,恰成藝術家此刻的慰藉,以及對將來的寄望,然晨光一出又提醒現實重臨,矛盾感油然而生,卻推動了藝術家繼續前行。

尹子聰用同一格菲林,以不同角度,去拍攝同一地域的不同地點,以地誌形式紀錄此地發生過的事情

尹子聰用同一格菲林,以不同角度,去拍攝同一地域的不同地點,以地誌形式紀錄此地發生過的事情

在英國修讀紀實攝影、畢業後沒當上記者的尹子聰,抬著攝影器具,如同記者一樣尋探香港水源及其之於社會的啟示。他走過山野以及香港邊境線,於各大水庫、文錦渡 、 粉錦公路營盤上村一帶以及羅湖等地方,用鏡頭發掘,用雙腳行走,雙眼觀察,雙手拍攝,以創作開始與城市和身份、過去和將來的對話。規矩的水壩、平靜的水塘,記載的卻是香港動盪的政治歴史;從中國延伸到港,繼而隱未於城市之中的東江水管,無形中控制每個人的生活。這些未為人知的,水的故事,透過尹子聰的藝術創作,逐一重現。

尹子聰認為其以肉體與環境共存的感受是他確切存在的證明,調查和研究的過程讓藝術家得以沉澱和反思:過程本身就是創作。他始終秉持創作的熱情,用誠實的影像傳達觀察和思考所得。其藝術創作或將如香港的天然水源,尹子聰作品中,那發光的山澗水泉,持續滋養此地。

調查和研究的過程讓藝術家得以沉澱和反思:過程本身就是創作

調查和研究的過程讓藝術家得以沉澱和反思:過程本身就是創作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9月20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