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見」的經驗 ─ 禤善勤;在消失之前 ─ 陳百堅

2020/9/25 — 11:17

文:查映嵐

眼前的電腦屏幕上,反覆出現一扇窗。窗框外,是藝術家禤善勤每天在工作室看到的風景;窗內是一部我看不見的攝影機,以及攝影機後,思考著如何以影像呈現藝術家的節目製作團隊。通過屏幕,我看到編導以影像繪畫的藝術家速寫,同時也在攝影機攝下的畫作中,看到藝術家所經驗的世界。

畫家禤善勤以作品表達所經驗的世界。

畫家禤善勤以作品表達所經驗的世界。

廣告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少有這樣清晰地意識到自己如何觀看,眼前的景觀又是怎樣抵達眼前。這是一個觀看對象前所未有地多元與零碎的時代,我們不但可以迅速跨越地理距離,輕而易舉地置身於遠方的風景中,即使是在同一瞬間,我們眼前也充斥著實體空間的人與物、電腦屏幕上多個並置的視窗、在彈指間閃現又消失的手機程式……正在快速發展的擴充實境與虛擬實境技術,也打開了更多觀看的可能。然而正是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更傾向於受恆久幻變的觀看對象所魅惑,一切的轉動與更迭,癱瘓了我們觀察和思考自身觀看方式的能力。

廣告

繪畫揭露了我們觀看的方式

繪畫揭露了我們觀看的方式

禤善勤以老派的媒介,嘗試呈現僅存在於這個時代的一種觀看方式。受評論家John Berger影響的藝術家說道:「我畫一隻狗,畫中的其實不是一隻狗,而是一個人見到牠的經驗。」對他來說,繪畫揭露了我們觀看的方式;他長期繪畫的妻兒、愛犬、家居與工作室環境,就是他在生活中花最多時間觀察與凝視的對象,也自然是容許他鑽研自身觀看方式的命題。

每個畫面都是一道習題:觀看的當下、過後的記憶、色彩與線條構成的畫面,三者之間的距離,藝術家不懈地以畫筆和油彩運算著。

禤善勤長期繪畫的妻兒、愛犬、家居與工作室環境,就是他在生活中花最多時間觀察與凝視的對象

禤善勤長期繪畫的妻兒、愛犬、家居與工作室環境,就是他在生活中花最多時間觀察與凝視的對象

***

一束頭髮,一雙鞋,一本書。泄氣的舊皮球,存起的麵包膠簽,在某個快樂時代戴過的眼鏡。

試著設想自己的葬禮:在肉身消失以後,我可以如何述說自己這個人的故事?陳百堅選擇的方法連上他的藝術實踐,他選取一些曾經近身之物,在他搭建的小木屋逐一列出,勾起觀眾的好奇心。他們從簡短說明中得悉物的來歷,慢慢拼湊出缺席者的故事。

愛說故事的人陳百堅

愛說故事的人陳百堅

據說塑膠需要五百年才能完全分解。每個人的一生,會擁有成千上萬的物件,也會丟棄成千上萬的物件;在漫長人生中,無數的物潺潺流過,它們從我的生命中退場,可能接續走進他人的生命。直到一天文明毀滅,物也許仍然存留,並且見證後續的故事。

日常之物,看起來大多平平無奇,然而一旦由藝術牽引觀者想像它們被使用的情境,就成了生命流逝的憑據,彷彿會呼吸的有情之物。

日常之物,看起來大多平平無奇,但成了生命流逝的憑據,相片變成懷念愛犬得仔的有情之物。

日常之物,看起來大多平平無奇,但成了生命流逝的憑據,相片變成懷念愛犬得仔的有情之物。

藝術家陳百堅,是一個撿拾故事的人;將物件視為故事的載體,正是他創作的核心。因為家族相傳的囤物習慣,令他對日常使用的物件特別有情,從小穿破穿舊的幾十對白飯魚,他一直不丟棄,也不為什麼,就是覺得捨不得。可是,這種從自身之物建立起來的感性,他卻少有用於言說自己,倒是成了他介入社區的手法。比如《拾.一個故事》(2012),通過收集而來的鞋子講不同人物的故事;又如社區藝術計劃《請坐》(2016-17),教青少年造櫈,完成後可以放置在社區不同角落與街坊分享,甚至改變公共空間,營造有利於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情境。

通過一個又一個以物件為基礎的作品和項目,陳百堅沿路建立自己的關係美學實踐,一邊凝視路上之物,一邊撿拾更多被遺落的故事。

陳栢堅嘗試表達人對身邊物件都懷著一種不能言喻的感情。

陳栢堅嘗試表達人對身邊物件都懷著一種不能言喻的感情。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9月27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