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真實世界》藝術家眼中的真實也許特別醜陋

    作者:波利

    今期HQueen展覧中選了David Zwirner的《真實世界》和大家分享,除了考慮到展期長至七月底,展覧的命題也甚具吸引力。談到真假,真的很奇妙,藝術從以前被視為虛幻,時至今日的地位居然提升到能夠穿透那既遮蔽又開顯的真理;不過先別說得那麼玄妙,展中的真實指的較傾向揭示是社會性的真實。

    也許你會認為把真像醜陋一面描述出來是譁眾取寵的商業表現,即便如此他們所見的觀點,往往是難以反駁的。尤其展覧選擇了九十至千禧年代的作品,讓觀眾可以驗證他們所說的是胡言還是預言,在這一個當代是不是仍然真實。

    Jason Rhoades – Chandelier 39

    上層的《水晶燈》和《無謂的競賽》充份體現了我標題所說的醜陋世界觀。例如《水晶燈》中你會發現單看標識上的材料已經給予強烈的震撼,不過遠不及真正直面獵槍的槍口帶來的感覺;環繞一周伴著似是電力和霓虹燈引發的吱吱作響,西班牙語的文字及物件懸於燈上,存在文化隔閡的我感受不到完整的類比,翻查評論後得知原來均是有性含意的俚語。作品令我充份感受到的並不是藝術家的攻擊性,而是他所感受到世界所給予的冒犯。

    下層轉角的托雷斯的《“無題”(在洛杉磯的羅斯)》原來是可以隨意拿取的作品,時至今天實在是當代作品常見的修辭,但在接近無人的畫廊,波利並無膽量明目張膽的接觸它甚至拿走一張。

    Rirkrit Tiravanija – untitled 1990 (pad thai)

    《泰式炒金邊粉》是各位有意轉行為藝術家的廚師們的絕佳參考,大家可以將履歷連同你的食譜寄給畫廊自薦,只是開玩笑。不過展覧來到此處終開始輕鬆起來,也相信是全展最為正能量的作品了。不過未吃到炒金邊粉的我不知算否窺探到此作的全貌,在剩餘的物資中憑想像是可以想像到分派金邊粉時愛與關懷的陳述。

    Raymond Pettibon – No title (Both drunkenness and…)

    相對的則是一系列帕提伯恩(Raymond Pettibon)的無題創作,雖說是無題,不同與平時的Untitled,他偏偏又補上畫面中出現的幾個字,例如是《No title (Both drunkenness and…)》;此舉當然不止是為分別眾作,也是點明了其發想及所以然。如諷刺漫畫的風格,令作品充滿時代的痕跡,例如有談及President Bush等政治人物,也有有如memes式的人生黑色幽默。

    Lisa Yuskavage – Big Marie

    《大幅瑪麗》放在今天可以額外加上政治正確的標籤,展現了不同於古典畫或典型美女的美態,Big Marie也許語帶雙關。展覧介紹則強調了古典技法的使用與對比,實然最為明顯的是走近看人物與背景間的模糊處理,是時至今天仍不停會出現的古典技法;但配合此法出現的卻是第一眼便會吸引眾人的螢光綠。

    看完如是的真實世界,我總覺得我們並未走出上一個當代。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MeWe: mewe.com/i/boliartMeWe小城藝術館社群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