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窺探成癮

2020/12/7 — 11:38

【文:譚茵謠(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四年級學生)】

意大利籍視覺藝術家Valentina Loffredo與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Design於十一月進行第三次合作,舉辦為期一個月的個人展覽 – Nosy。根據劍橋詞典的注釋,Nosy定意為 “too interested in what other people are doing and wanting to discover too much about them” ,顧名思義,本次展覽著意把鼻子雕塑放到不同情境中以提出和諷刺人類愛管閒事的天性,再引申為於網絡世界帶來的種種禍害。

巧妙運用幾何形狀,再配合鮮豔奪目的色彩和簡單的線條,Loffredo的作品看似為觀眾營造愉悅、放鬆的感覺,但其實當大家睜開眼睛,便看見詭秘鼻子在作品上、在畫廊內無所不在,處處都在,令人毛骨悚然,Nosy / Nose望文生義,Loffredo給予我們的是一次窺探與被看的經歷及反思。

廣告

透過欣賞和研究Loffredo的展覽,她除了鼓勵觀眾反思數碼媒體中的監視功能,即作品中的鼻子,是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提點大家去思考這個鼻子正在嗅甚麼。

隨著科技的高速發展,人們變得越來越依賴電腦程式,其中數碼媒體 (digital media) 尤其和人類的生活最為息息相關,現代人每天都在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社交媒體 (social media) 上熙來攘往,規律地「關注」親友偶像在社交網站上的貼文,實質在「監察」各位的現況。很多女生都愛透過社交媒體觀看另一半的生活和社交圈子,漸漸成為他的一位虛擬「追蹤者」,同樣地,Facebook原為大眾提供一個拉近世界的社交平台,但隨著互聯網發展,它逐漸變成用家進行網絡跟蹤 (cyberstalking) 的渠道;我們一方面「跟蹤」他人的個人資料,另一方面在平台上頻密地發布個人生活點滴,久而久之,規律的「了解」變成滿足心癮的偷看,而社交媒體則淪為窺探對方行蹤的工具。難道,這不是窺探成癮嗎?

廣告

放眼社會,大數據的資料收集是由人類愛管閒事、以窺探滿足個人慾望的陋性開始,日常生活中用家往往不自覺地、甚至盲目地在互聯網和雲端硬碟上分享了私人資訊,由接受網站用cookies收集個人資料,到透過網站廣告購買不同服務,第三方如政府機構及私人企業已能透過用家在各網站的停留時間、瀏覽次數等使用習慣把用家「檔案化」,並放到大數據進行分析,加以運用不同的演算法為我們推算出最「合適」的決定;表面上,科技發達為社會帶來方便,事實上過於依賴電子世界令用家不知不覺跌入無盡的監視空間,令公共和私人空間的分水嶺變得愈來愈模糊。

話說回頭,是次展覽一共展出十幅視覺藝術作品和一項裝置藝術,甫踏入畫廊,眼球就已經被色彩鮮豔的作品所吸引,彷彿吸進了一個夢幻樂園,作品背景偏向原色,如橘紅、墨綠、芥末黃等,然後再根據背景環境配上不同型態的鼻子雕塑,色彩鮮豔奪目猶如置身多姿多彩的網絡世界。

Loffredo聰明地運用色彩斑斕的圖像和黑暗的背題形成強烈對比,例如第一幅作品的橘紅主色調,驟眼看來讓人感到輕鬆愉快,但當大家再細心欣賞,一個個突出的鼻子令人不安感油然而生;紅色的背景此刻就變成呼叫注意網絡世界危險的警號,而鼻子 (Nose / Nosy) 就是在網絡世界內無聲無息的監視器,默默地觀察我們的行為,回想現實,我們在社交媒體上又何妨不是一直在偷看和被看?現實中的網絡跟蹤和作品上的鼻子又有何分別呢?

她作品的訊息令我聯想起比利時超現實主義  (surrealism) 畫家雷內·馬格利特 (René Magritte) 的另一名作 ‘The False Mirror’,美國攝影師曼雷 (Man Ray) 曾點評這幅作品為「看見與被看的時候一樣多 (sees as much as itself is seen)」,畫中的眼睛猶如把觀眾處於內在、主觀和外在世界的臨界點,瞳孔視線特意把觀眾放到中心點,使他們介乎於被觀察和觀看之間,製造出懸念和空洞感外,還令人們帶著一種不安感,同樣地Loffredo的鼻子在九十年後告訴我們相同的故事。

另外一個值得留意的地方,Loffredo一別以往的創作模式,以多媒體計畫去構策本次展覽系列,他在狹小的空間內利用不同物料建構色彩繽紛的「網絡世界」,並透過不同角度的拍攝手法呈現多維度空間視像;為了配合數碼媒體這主題,她亦首次運用Photoshop修圖程式創作…… 於第六和第八項展品,藝術家利用電腦把鼻子分別拼貼到燈和擱板上,示意網絡監視無所不在,此外亦在畫廊盡頭的牆壁又安裝十多個鼻子雕塑,再次表達出數碼世界的監視往往就出現在我們出其不意的地方。

社交媒體帶來便利和興奮,卻並非全沒代價,網絡上得到的欣慰往往都是借來的,而交換籌碼就是我們的私隱,每個網絡足跡都會被各種組織所收集,再透過演算進行分析,這些別有用心的機構總愛強辯,要為眾生呈獻「福祉」。不若這樣説好了,互聯網的樂趣在於能利用透明身分隨時偵探及監察傍人,但高興之餘千萬要銘記,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道理,當我們正全心全意偷看別人的社交媒體,請別忘記本身也成為被「研究對象」,正遭別人默默於背後窺探和記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