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克雷格 — 馬丁與太古地產藝術月 — 不亮的燈

沉默的高跟鞋在熙攘的通道裏行走,藍色的耳機內所播放的是高跟鞋觸碰著地板時的啪塌聲響。醺黃的燈光在無聲地爍動,她似是看見燈泡內的鎢絲佝僂著身軀而燃燒。金鐘太古廣場於一年一度的太古地產藝術月,展出英國概念藝術家米高・克雷格-馬丁(Michael Craig-Martin)的三件以日常物件為靈感的大型雕塑作品:《好主意》(Bright Idea)、《耳機(藍色)》(Headphones (blue))及《高跟鞋(粉紅色)》(High Heel (pink)),同場亦設置他為皇家藝術學院所設計的旗幟作品。

左起:米高・克雷格-馬丁《高跟鞋(粉紅色)》(High Heel (pink))、《好主意》(Bright Idea)、《耳機(藍色)》(Headphones (blue))

克雷格-馬丁闡述這一系列的雕塑作品的創作靈感取材自「平平無奇的日常物件」;如果這三件作品都是「平平無奇」的,為甚麼他要把以燈泡為造型的雕塑命名為《好主意》?我們走進服裝店內尋找高跟鞋、我們走進電器店內挑選耳機,但是我們在哪一間店舖內才可以找到「好主意」?壞主意的出現才是我們的日常。雖然誰才是第一位發明燈泡的人,直到現在還存在著爭議。但是燈泡與好主意之間的關係,有說是19世紀美國企業家湯瑪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於媒體上大肆宣傳燈泡的運動所致;而直到20年代初於菲力貓(Felix the Cat)的黑白動畫中,動畫師才第一次以燈泡比喻為一個好主意。

米高・克雷格-馬丁《高跟鞋(粉紅色)》(High Heel (pink))

克雷格-馬丁的三件雕塑作品以簡潔俐落的線條重塑物件的外形,而當觀賞者圍繞著每一件雕塑走動的時候,他們會在一個特定的位置,看到本來是立體的雕塑緩緩地蛻變為一條垂直的線。從來我們都只是依靠外表來辨識一件物品,而同樣的認知方法亦應用於人的身上──那是一種無可避免的膚淺。人們總是認為粉紅色就是代表著女性的顔色,而彷彿高跟鞋亦只可以由女性所穿著一般──男人也有穿著高跟鞋的權利。

米高・克雷格-馬丁《皇家藝術學院的旗幟》

我們看著一盞不亮的燈,卻自詡那是一個好主意。紅男綠女膜拜空有其表的燈泡,卻遺忘了是誰在背後為他們卑躬屈膝。沉默的高跟鞋在熙攘的通道裏行走,藍色的耳機內所播放的是高跟鞋觸碰著地板時的啪塌聲響。醺黃的燈光在無聲地爍動,他似是看見燈泡內的鎢絲佝僂著身軀而燃燒。

米高・克雷格-馬丁太古廣場展覽

《太古地產藝術月:Michael Craig-Martin

日期及地點:

2021年5月19日至6月9日(太古廣場)

2021年6月14日至8月31日(太古坊太古公園)

https://www.swireproperties.com/zh-hk/art-and-culture/hk-arts-month/2021-content/art-basel-hong-kong/michael-craig-marti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