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自黃建東 Derek Wong Facebook 專頁

紐西蒙的鬥氣夫妻喜劇 《老公~你好悶呀!》妙配

被推薦觀看舞台劇《老公~你好悶呀!》,不知「乜傢伙」,原來就是紐西蒙名作《Barefoot in the Park》,這愛情喜劇享譽超過半世紀了。

紐西蒙 (Neil Simon, 1927-2018) 是國際吃香的美國多產劇作家,最擅於場景簡單而妙趣橫生的情緣喜劇,通俗而不低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最紅,不少劇作拍成荷里活賣座片。九十年代《再見女郎》也聞名,最後作品是2003年的《Rose’s Dilemma》。

《Barefoot in the Park》 1963年在紐約百老滙首演,由羅拔烈福 (Robert Redford) 和 Elizabeth Ashley 合演,大受歡迎。然後羅拔烈福成為荷里活電影紅星, 1967 年與珍方達合演該劇的電影版,當年香港中文片名是《鬥氣夫妻》。

數十年前香港舞台劇界已經翻譯多齣紐西蒙喜劇公演,八十年代初把《鬥氣夫妻》改名《鬼馬鴛鴦》,張之珏導演,由梁家輝和馮寶寶等合演了三十多場。三十多年後,張之珏又把此劇換上新名《老公~你好悶呀!》,「新華傳媒」主辦,在壽臣劇院慈善演出了十場,反應亦好。

劇情是紐約市一對年輕新婚夫妻,十分恩愛,當然越愛越鬥氣。嬌妻熱情活潑浪漫,身為小律師的丈夫其實不是「好悶」,比較正經吧了。總之普世的配偶幾乎都「不是冤家不聚頭」,愛情火花隨時變成火滾火爆,無論未婚情侶、新娘新郎而至老夫老妻,親密相處都必有爭吵,往往「牀頭打架牀尾和」,亦會就此分手、離婚!

這類處境喜劇取得成功,除了必須劇本好、對白妙、導演有功力,演員配搭也很重要。今次就配搭甚好,蔡頌思演新婚妻子最佳,由嬌俏可愛、陶醉放任,到發火大吵大鬧,都很貼切。她佔戲最重、對白最多,做到能放能收。黃建東演新老公亦登對,這角色正派正常,但也有忍無可忍的爆裂時刻。

妙在還有另一對不鬥氣的「亂點鴛鴦」——區嘉雯飾演外母,是非常循規蹈矩的單親好媽媽;魏駿傑飾演天台怪客,是非常不守規矩的反斗老頑童。這兩個長輩性格完全相反,竟然一拍則合,成為劇中最搞笑的配角。魏駿傑「窮風流」得豪爽,最考功夫是區嘉雯以低調方式表現出強烈喜劇感,不愧為資深劇后。此外,阮德鏘演安裝電話的技工,出場不多,也相當幽默。

全劇就是一景五人,佈景是新婚夫妻租住的新居,也有關鍵戲劇性。因為此乃邊緣人士聚居的舊樓,無電梯,劇中人爬上五樓紛紛氣喘得要死(除了女主角),那單位狹窄破爛,睡房放不下雙人牀,浴室擺不下浴缸,而且天花板穿窿,簡直是危樓。

故事發生的六十年代初,可說美國黃金時代,繁盛的紐約大都會更被世人羡慕,然而也有這樣「惡劣」的居住環境。其實世界大城市都品流複雜,貧富懸殊,正如當年香港被不少人視為「天堂」,但滿佈木屋區、板間房、白鴿籠,徙置區,一家八口一張牀,亦有籠民。現在香港比六十年代富裕得多,也有劏房、太空艙和露宿者,至今仍有八九層高而無電梯的舊「唐樓」。看看近年國際得獎的日本片《小偷家族》和韓國片《上流寄生族》,可見高度現代化的東京和首爾,都有地獄式居民。

此劇的紐約男女主角並非下層窮人,只不過年輕新婚,未能置業,因此租住「怪獸大廈」似的舊樓。對白提到有住客是同性「夫妻」,天台怪客就真是窮光蛋,可能是東歐移民,很久沒有交租,要爬牆入屋。比香港危樓更糟糕的,是劇中屋頂穿大洞,天寒地凍暖氣失靈,雪花飄落住所,變成雪房,冷壞了男主角!

結局當然愛情至上,男主角為了愛情,甘願體驗女主角的浪漫要求:赤腳在公園雪地行走,這就是英文原名《Barefoot in the Park》的意思。劇中沒有公園情景,電影版《鬥氣夫妻》就似乎有。

久違了紐西蒙的都市情緣喜劇,男女情緣之外,他亦寫過兩個大男人同屋共住的名作《Odd Couple》,六十年代電影版由積林蒙、和路達麥陶合演,香港中文片名好像是《怪人怪事》,十分趣怪。該劇不算正式同志片,反而像 1960 年香港粵語喜劇名作《難兄難弟》,楊天成原著,秦劍導演,謝賢、胡楓主演。後來紐西蒙亦編過女性同居版。

任何時代和地區都需要喜劇,香港影壇曾經長期盛產笑片,舞台劇亦曾常演華人創作或翻譯外國的喜劇,早期由《七十二家房客》到《偷情大丈夫》都很受歡迎。後來悲情多過搞笑,近年更少好笑之作。但也偶有很趣怪的,例如龍文康編劇與搬遷住宅有關的《過戶陰陽眼》。現在題材多了避忌,適合恢復「笑聲救地球」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