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成煙》演出照片(相片來源:香港舞蹈團 Facebook)

《紫玉成煙》 — 詮釋勝過技藝突破

《霍小玉傳》和《紫釵記》能有幾個多新版本?有沒有可能像《馬克白》般不斷有新的詮釋?《紫玉成煙》是詮釋勝過技藝上的突破。

1/ 十架式舞台,暗示了犧牲與求贖?我是新來的眼睛,沒有看過2018年首演。

2/ 粵劇演員洪海、李沛妍,飾演李益、霍小玉、蒙面大將。香港舞蹈團舞者也演李益、霍小玉、盧家小姐、家丁及其他。兩組表演者似在平行時空,似一表一裏,又偶有交集。

3/ 開場潘翎娟、李涵演的霍小玉和李益,一如《紫釵記》戲迷預期,才子佳人邂逅定情。緊接出場是粵劇時空的小玉、李益(李沛妍、洪海),卻像是對立的,在台上幾乎沒有站在一起,沒人扶飛柳絮,仍有花前遇俠、論理爭夫。

4/ 十架型舞台,當長的一直是南北,短的一橫是東西,舞蹈主要用南北的一條:李益發配邊疆的旅程,小玉闖太尉府衝破家丁的攔阻,都有人生路的暗喻。

5/ 華琪鈺等五位舞者的群舞,既是回應盧家小姐和李益因拾帕相遇,也是借掩面的紅色方巾感嘆婚嫁對女性的規限。〈劍合釵圓〉裏小玉盧描述家小姐,既控訴恃權勢凌人,也有女人對女人的怨恨。

6/ 聽到梁醒波聲音一刻,立時醒神,想念他的黃衫客,後無來者。現場的樂師俱穿黃衣,鼓樂代替黃衫客,支持小至據理力爭。

7/ 女生的群舞,常精準地跟着預設好的圓形燈光前進,有種人生早被命運預設的暗示。

8/ 尾段,小玉戴着鳯冠闖太尉府一幕,兩位小玉聯手,她們的結局卻不一樣,潘翎娟、李涵終繾綣情深,李沛妍卻死在蒙面武將懷裏。

9/ 蒙面武將是誰?按粵劇推算,他應是盧太尉。小玉倒在他懷裏,他摘下面具,竟露出李益的臉。至此,粵劇洪李配要問的,是小玉死在誰手裏?

10/ 落網歸鴉困身尚有玉籠。開罪太尉,狀元尚且戍邊三年。

《紫玉成煙》演出照片(相片來源:香港舞蹈團 Facebook)

11/ 勝業坊與太尉府都只是一街之隔。分飾蒙面大將和李益的洪海,同時象徵了高牆和靠高牆者,對弱者的壓迫。

12/ 舞蹈劇場X簡約粤劇,舞蹈和粵劇的演繹,似是平行時空,似是互為表裏,又偶有交集。但礙於演出長度和舞台設計所限,雙方欲顯功架亦只能點到即止。

13/ 舞蹈貫徹楊雲濤的風格,才子佳人,以小見大。故事的詮釋框架,則留給粵劇處理,改寫了唐滌生版本的結局,黃衫客不幸言中:分庭抗禮,據理爭夫,就算受屈而死,也死個得光明磊落。

14/ 我看周日下午一場,五六日連演了四場,粵劇版的李益和小玉略見疲態。聞說前幾場的表現甚佳。

15/ 空間設計低調地靚。文化中心劇場的觀眾席分上下兩層,上層是迴廊式排位,觀眾似圍在二樓觀賞樓下中庭的表演。由上層垂下的竹簾包圍了整個舞台,影像和唱詞都會投映在四邊的竹簾牆。

16/ 樓下見天地,樓上見眾生。我坐樓上,剛好對正樓下觀眾出入口的位置,我腳下也有表演者的出入口,因此看不到腳下的演出及我這邊的投映。

17/ 望向下層,中庭的十架舞台分割出像田字的四個方格,樓下觀眾席就在四個格子的近牆位置。略嫌離舞台太遠,據悉首演時觀眾緊貼舞台,像戲棚般親切,舞台也比現在多出入口。

18/ 導演及編舞 / 楊雲濤,聯合導演及文本 / 吳國亮,概念策劃及錄像設計 / 黎宇文,音樂總監及作曲 / 李哲藝,音響設計 / 楊我華,佈景設計 / 王健偉,樂師 / 黃翎欣、梁正傑、李家謙、何晉熙。

《紫玉成煙》演出照片(相片來源:香港舞蹈團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