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境裏,盡量保持苦笑 — 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

2021/3/25 — 10:29

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

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

程展緯張身份證,係O住嘴影嘅。藝術家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在鰂魚涌Para Site藝術空間展出,展期延至4月25日。要講程展緯是個行為藝術家,不如說成「行動藝術家」,他長期關注勞工權益,身體力行幫超市員工、保安爭取一張凳,讓他們不用長時間站立,用藝術行動介入生活及政治。

一張身份證,都可成為他的行動藝術。展覽展出作品《香港身份證》來自2005年他忽發奇想,覺得每人影證件相都要認認真真,不如他跟伴侶就強行張開口影,結果只有他成功了。他跟負責影相的政府職員拉扯角力,正正表現社會機制對個體身體及意志的規整,就不能O嘴不能「吓」——請你遇上那麼「暴力」的機器也不要展露驚訝,更何況反抗。不過,藝術家那奇異扭曲的臉,就呈現出一次抵抗的印記。

程展緯《香港身份證》

程展緯《香港身份證》

廣告

場內另有作品關注CIC(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情況,早前就有被羈留人士發起絕食抗議制度不公。入境處羈留涉嫌違反入境條例者,不義的是可以將他們無限期羈留,而且有指CIC衛生惡劣,狀況「比監獄更差」。程展緯的《靜物寫生》素描准許送進去的日常用品,包括黑人牙膏、餅乾、M巾等。寫生見證時間,又強行捕捉時間的流逝,某個光影長短,代表某個日照時間,但時間在羈留所內是無盡及無意義的,讓那些物品的影子更顯荒謬。

廣告

程展緯的《靜物寫生》

程展緯的《靜物寫生》

作品相當沉重,但程氏在素描時,把物品包裝上的文字改為其他密碼。當觀眾近看並發現其心思,還未能判定到那是黑色幽默與否時,就已輕輕地,短短地,苦笑了一下。到最後,我也不能肯定,那到底是否可叫作「黑色幽默」,而全場作品也充斥着這氣氛。黑色幽默也不盡準確,那是一種很大的困苦、無力甚至絕望感,但藝術家仍然呼出一口氣,不認不服輸,去「搗蛋」,去挑戰。

例如《越境犯罪》(2019年版),正是回應香港為「逃犯天堂」的話語,程氏搜尋世上各國不同罪行來犯,並拍下犯罪過程。而那些罪行,港人看來會認為挺無理的,包括不准在街喝酒、不准穿紅短褲,不准在晚上十時後站立小便、不准藏有聖經等。透過不斷越境犯罪,他欲呈現現在香港「僅餘的自由」,反撲在位者的藉口。

《沒戴安全帶的香港人》則會嚇人一跳,是個穿上工作服的1:1人偶伏屍地上。這件作品源於,藝術家曾在科學館看到一個有關工業意外的教育裝置。裝置每當有訪客經過,觸動感應器,旁邊就會有一個因為「沒有戴安全帶」的人偶從高空掉下來,「砰」,每天他要跌死千次。我見猶憐,程氏2015年因一次台灣展出機會,向館方把人偶借出去,請民眾為人偶改名,並收集到過千個名字。一旦「他」有名有姓的,也象徵有血有肉,你我建立出連繫與感情。藝術家再以3D打印技術藝術家自己個樣,製作成工人人偶,送回科學館「代替他工作」,代他跌倒。

程展緯《沒戴安全帶的香港人》

程展緯《沒戴安全帶的香港人》

藝術家把舊作連結至社會近況,人偶旁置有一件「磚頭」作品《十年》。或者,當某個「他」倒下之際,不只是一個人倒下,也背負着我們一起倒下。有人說,這個年頭我已笑不出來。如此沉重素材,如此殘酷現實,作品也不是要你單一地笑或哭,它的苦笑,後有甸甸的憂愁,亦支撐踏實的行動,在反反覆覆的情緒及跌倒中,勉強抬頭。

程展緯《十年》

程展緯《十年》

(提一提,展覽有個紀念品,作品《變臉》為兩款藝術家身份證頭像的小卡,用手轉起來,一款似搖頭,一款似點頭。一個是Say Yes,一個是Say No,你要哪一個態度的力量?場內列明選一張帶走。不過,我就犯規兩張都拿,之後更逃之夭夭)

程展緯《變臉》

程展緯《變臉》

小東藝術賞析 Ig:www.instagram.com/siutungcreat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