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考古】坂本龍馬の審查,政治審查の進化

2019/11/26 — 17:53

《坂本龍馬の背叛!》牆身廣告的政治審查風波,社會迴響不大,業內討論也不多,好像現在大是大非太多了,一則政治審查已經不算甚麼。如果你也這樣覺得,問題也大。須知道,骨牌是一片接一片連環倒下,最終觸發一座城市的崩解。創作人一旦漸漸接受審查是常態,防線一條一條攻破,思想言論的自由就會相繼失守。因此,我覺得必須回溯歷史,強調今次個案的嚴重性。

讓我們看看近年政府操刀的主要審查事件:

2015 年,政府新聞處與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合辦「發現《基本法》」展覽,其中一幅繪有「五星紅手」的作品「被消失」。政府新聞處回覆傳媒查詢時,強調「絕對沒有就這個合作項目的展品進行『政治審查』」,但承認「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就藝術視角和表達手法給予意見供學生參考,務使作品的整體展出更為完善」。

廣告

2016 年,康文署多次在場刊中刪去台灣大學學歷中「國立」二字,爆出一系列的「刪國立事件」。康文署再三回應,也只是強調做法是按照「慣例」,又拒絕以書面交代原因。

2017 年,政府規劃署轄下的香港展城館近月舉行「印象∞香港」展覽,數碼藝術團隊 XCEED 回顧報章頭條的參展作品涉嫌遭受政治審查,要求開幕禮上不准顯示例如「李旺陽」等「敏感詞」。規劃署明確回覆,指說法「與事實不符」。

廣告

2018 年,由康文署轄下藝術推廣辦事處主辦的展覽「邂逅!山川人」,藝術家黃國才刻有「八九六十四」的雕塑被撤展。回應官方策展人「自我審查」之嫌,康文署當時否認,僅以「與展覽主題不符,有違策展原意及與村民商討的共識」解釋。

2019 年,劇場作品《坂本龍馬の背叛!》一則繪有蒙面黑衣人撐黃傘的牆身廣告,不准張貼於尖沙嘴行人隧道。圖像設計通過康文署批核,單張可於文化中心等政府文娛場地取閱,但產業署「考慮到廣告的圖像設計很可能引起不安,因此拒絶了有關申請。」

何來「不安」?產業署沒有交代,但可以肯定判斷與創作意圖無關,而是從受眾角度出發,估計有人「望而生怯」,故「防範於未然」。所謂「作者已死」,受眾詮釋因人而異,無法控制。就像今次事件,康文署覺得無問題,但產業署卻認為「不安」,足見「不安」是主觀感受,缺乏客觀準則。一個政府,已經起碼有兩種不同意見。就算真的有「紅線」,政府內部似乎對「紅線」也未有共識。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形容,事件是「赤裸裸的政治刪禁」,實不為過。

從上述鋪陳的審查事件可見,政府態度的轉變:由早年的迴避否認,推說美學考慮,轉而直接承認操作審查。你可以說,政府以前尚會多做門面功夫,言詞上粉飾一下審查,但現在包裝都省下來了;你亦可以話,政府變得誠懇,終於言行一致,承認責任,戳破過往政權的虛偽。政治審查不再是公開的秘密,而是新的遊戲規則,向藝文界輸出明確的訊息——擺明係政治審查咁又點?吹咩!

記得抗爭運動展開三個月時,有藝術工作者已表示對前景感到擔憂。大批藝文業界積極參與抗爭,不難想像政府秋後算帳,尤其大部分藝文機構依賴政府資助,審查力度加大則可能大手扼殺藝術活動。如今,政府似乎不再為審查感到愧歉,公開表示一句「不安」即可予以拒絕,藝文界未來也實在難言樂觀。政治審查の進化,創作自由の退化,你感到害怕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