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聲隨妙指續 — 與結他大師楊雪霏談中國音樂

2020/9/3 — 11:41

楊雪霏

楊雪霏

古典結他大師楊雪霏享譽國際,巧手觸弦,征服觀眾無數,早早躋身一流演奏家的行列。在旅歐十數年間,其獨奏、室內樂、協奏在巴洛克、浪漫樂派、印象派間來去自如,而另一項碩果是演繹中國音樂作品,在異鄉以古典音樂的視覺重新審視東方音樂美學。

如要挑一組詞來形容楊雪霏的音樂生涯,該是「先鋒」-中國第一個主修古典吉他演奏專業的學生,第一個活躍於國際舞台的中國吉他演奏家,在學期間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皇家音樂學院院士,Classic FM百大演奏家......但銜頭並不代表什麼,沒有耽於早慧的名聲,且聽她道:「學習音樂的突破期出現在十七、八歲的時候。以往是憑感覺來演奏,但隨著年歲增長,開始變為成年人,除了出現自己的想法來,旁人對自己也會有所要求,出國則是打開了大門。」楊雪霏在皇家音樂學院畢業後,演奏足跡遍及歐亞、南北美洲各音樂廳,在國際舞台大放異彩的同時,也啟發了來自東方的深雋樂思,她開始為古典結他改編中國音樂作品,及後多位作曲家均為其獻曲。在專輯或音樂會上,觀眾都曾見證了楊雪霏如何以那降低小三度的結他定弦奏響中國音樂的商調式,又或者將古典結他技法融入新創作的中國音樂現代作品中,極盡匠心獨運。

楊雪霏小時候選擇了看似偏門古典結他,又對抗著父母於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繼續結他專業,負笈海外,在刻苦練習與長期的演奏實踐中終成大器,特立獨行的背後,一股堅定的信念一直是她的磐石:「我不會跟著派別,偉大的人不能成為拷貝。」

廣告

楊雪霏《中國素描》

楊雪霏《中國素描》

廣告

這位先鋒以「累積中國結他音樂作品的第一階段」形容新專輯《中國素描》。觀乎專輯的命名也是開宗明義不過,楊雪霏以往好幾張的專輯中也收錄過中國音樂,但並不是整大碟都是中樂作品,而且命名也較含蓄,譬如首張中國作品集《Si Ji》是四季的羅馬拼音,收錄中國古曲《漁舟唱晚》的《HEARTSTRINGS》代表動人心弦的希望,但都不及這次《中國素描》如此直接,清楚地呈現演奏家對東風西漸、從傳統到現當代的音樂思考。前文也提到楊雪霏過去實踐的中國音樂分為兩類:傳統作品,包括古曲與民間音樂,以及當代作曲家的中樂作品。走筆至此,較少接觸中國音樂的讀者會問:到底什麼是中國音樂?

典型的中國音樂都會出現以下特徵:用典、意境及五聲音階。「中國音樂講求的是旋律,也多是詩情畫意的。例如《中國素描》的管樂部分非常具線條性,就改編得非常好。」舉楊雪霏及簫演奏家張維良改編的《春江花月夜》為例,這取材自唐代詩人張若虛的同名古詩,描述的是異鄉懷妻的悲慼,「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台」。因此欣賞樂曲時,了解背後的典故是必不可少。回到音樂上,簫的長音、結他的琶音和泛音塑造場景,營造「但見長江送流水」之「境」,無奈及愁緒之「意」就自然出來,這是對意境音樂的基本賞析。再論一些細節,此曲五聲音階主題部分的句末音,跟下一句第一個音是一樣的,對中國文學稍有了解的聽眾會明白,原來這是修辭中的「頂真」手法。因此用典、意境及五聲音階,又是環環相扣。如果說古典文學是超越時代好尚,擁有不朽價值,根據其改編的音樂,也定當有同樣目標。

「有人說,新作品要當經典演奏,經典當新作品演奏,我完全同意。古曲是經過時間的考驗的經典,而新作則是結合了現代人的音樂思考,作為演奏家我必須具體地將他們呈現給觀眾,而這過程是有難度的。偏向認真的新作品,要考慮觀眾的接受能力。」的確,現代作品並不全是旋律線條,聆聽時須拋棄對傳統中國音樂的刻板印象。「結他來自摩爾人,也跟很多中亞樂器同源,這次新灌錄的作品包括了新疆和西域的音樂,例如寧勇的《絲路駝鈴》,我希望製造中國聲音的同時,不刻意模仿其他音樂。」展望未來,楊雪霏除了演奏以及與不同藝術家合作外,也希望為她這些年累積的結他音樂作品出版樂譜,為這時代留下記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