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頹垣下的異域

2020/4/25 — 9:27

圖片來源﹕Tang Contemporary Art

圖片來源﹕Tang Contemporary Art

【文:波利】

如果中環是香港畫廊界的甲級戰區,那麼H Queen則是其核心壁壘。堡壘不怕烽煙四起,卻怕瘟疫蔓延這地。如今David Zwirner、Pace Gallery、Hauser & Wirth等畫廊紛紛關門暫避,H Queen現在還有那誰?

Tang Contemporary Art 也不是不受疫情影響,作為Art Basel 2020的參展單位之一,當時《地緣間的回音》展覽已是移師網上展出,但實體作品仍然在H Queen本址可以見到。地緣間的回音是一場東南亞當代藝術家的群展,總體的展覽風格總有一點Exotic的味道。Exoticism(異國主義)一詞或多或少總有一點大西方主義的感覺,始終從人家的角度看,你也是異國,但在語境襲承之下還是處理某一類風格比較容易溝通的方式。

廣告

老實說,這是我近來看得最累的展覽之一,數位藝術家都是採超現實主義。要看超現實主義的作品,是要以一種如夢的方式,單以古典藝術的符號學解說是很大機會被騙的。被騙這事亦不是藝術家的惡意,誰沒有被夢所騙的經驗呢?夢的其中一個構成就是將現實化為符號,但誰能擔保每次都會一樣。更何妨是要進入一個由他國文化構成的夢,困難程度可想而知。

先從寫實的陳丹青《扮演亨利八世的老人》談起,作品是陳在倫敦20幅人物寫生之一,確確實實是邀了一位專長扮演亨利八世的老者。系列裡甚至有老先生一絲不掛的裸體作品,但奇怪的是即使脫下了戲服真仍有點亨利八世的神韻。當代藝術的寫實作品往往留下懸疑,例如表達的是什麼?但了解真相之後好像畫面的一切都來的如此隨興,連扮六位亨利八世夫人的布偶亦是演員自己帶來的,彷彿藝術家本人根本沒有特別去決定他身份一樣。扮演亨利八世的演員即使神色俱備,但居然和他扮演的本體如何疏離。但回過頭來命運在選擇亨利八世為亨利八世時不也如此的隨興?波利以為這是一個有關身份的課題。

廣告

Entang Wiharso的《旗幟下的陰影》明顯是更超現實的浮雕。Entang是印尼的藝術家,通曉皮影戲的他擅長利用印尼象徵物勾勒當代寓言。旗幟下的陰影有其他同系作品,其中的細節各有不同,有一豎立著一雙白旗。旗幟一般有一種國家的意象,有說系列探討的是印尼民族散居的現象。作品中的女性往往高雅鮮明,有指是其美籍妻子;而男性往往支離,暗中化喻兩邊關係,是作品中曖昧的政治性。這樣的解讀波利以為未嘗不可,但僅以此遺忘了其他超現實符號則未免太浪費了。

門面之作波利留到最後,Rodel Tapaya的《Capital B》中的題目是由於幾近扭曲的畫面中描述的是一場Bingo遊戲。雖然不是Rodel常見的神話主題作品,但透過更生活性的場境,似乎更讓人了解另一面甚至是更真實的他。一般他所創作的神話作品,述事性較強,若是熟悉相關的典故解讀還是較有方向性。Capital B不同,有各種的嘗試,人物的回眸像是巴洛克人像戲劇性表現的臨場感。用色的鮮艷而陰沉有表現抽象的感情色彩,場景轉化後總有一種社交場景的抽離陌生感,也許這種瞬間是作者想表達的地方吧,我也只是猜測。

萬分抱歉,思考得太久,文盡之日Tang Contemporary Art已經開始下一場《四臂幻化》的聯展了,相信又是另一場有趣而累人的思考之旅。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