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在由我 陳鈞樂

2020/10/31 — 9:37

由臨摹中國古畫而愛上工筆畫,陳鈞樂以畫代替語言文字,表達自己的情感。

由臨摹中國古畫而愛上工筆畫,陳鈞樂以畫代替語言文字,表達自己的情感。

文:黃嘉瀛

陳鈞樂在讀書時期曾經爆肺,往後逢見他我都不由得在想,他微曲著身謙恭有禮,聲線始終不卑不亢,是為體質,還是涵養。

陳鈞樂享受慢慢作畫,能夠不受現實瑣碎事煩擾。

陳鈞樂享受慢慢作畫,能夠不受現實瑣碎事煩擾。

廣告

工筆畫的纖細特點,實在與陳鈞樂的氣質相對襯。然幼極的線條,卻如魚絲般透露剛忍,鉅細的密描又匯成劇力和氣度,恰如陳鈞樂敍述的每字每句,極輕極慢但又滲著不乎其年紀的沉穩和思緒。藝術家說畫畫是其最自在的表達,紙面又如海底無遠弗屆,自由在於掌筆落壘之間。可是工筆講求工整和克制,每下一筆都是功夫的練就和精量的計算,有如下海深潛之前,必先對海洋懷抱敬畏,虛心學習,小心準備;潛水的動作再無拘束,其實都在掌控之內。尤其陳鈞樂的作品只以水、墨白描,鮮有班爛色彩,雖說其畫意像時有虛幻的避世感,然他大篇幅以墨代海,間以密集的白光表示圍在身邊的鯊魚的眼晴,反而畫出了海底的高壓和陰沉,或是現實生活中輾壓著他的無形負荷。

廣告

筆講求工整和克制,每下一筆都是功夫的練就和精量的計算。

筆講求工整和克制,每下一筆都是功夫的練就和精量的計算。

他對在家創作感到抱歉,有愧佔用家裡空間畫畫,打擾到家人。藝術家言語間滲出其對應外在世界、自身的卑微。可就是這種不放大自己,容讓包納萬物的心讓他持續學習和改進創作。譬如在街市買上不同魚類仔細觀察寫生,又參考臨摹敦煌壁畫,甚或是融會歐洲名畫於其當代水墨創作之中。藝術家保持謙遜的態度,將對現狀的不滿透過默默創作來回應和縫補,超脫肉身的限制和微小,暗抒對大自然宏大的構想和對世間事的胸臆。

肉體的脆弱練就陳鈞樂創作路上的柔韌,小小筆尖撇捺有道,墨色就像水點終可匯流成海,在紙片上擴展出年輕人無能掣肘的信念和意志。

他對在家創作感到抱歉,有愧佔用家裡空間畫畫,打擾到家人。

他對在家創作感到抱歉,有愧佔用家裡空間畫畫,打擾到家人。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日晚上10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1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