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己展覽自己搞:一個火炭工作室背後的故事

2015/3/11 — 11:44

【文:文晶瑩(多媒體藝術工作者,現為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助理敎授)】

自己喜歡做雕塑裝置,但很長時間都沒有自己的工作室,以前是怎樣做的?1994 年時我第一個個展的作品是在屋邨的走廊做的,將廢棄的傢俬重組,那時大家都在走廊做很多事情,例如打麻將、睡午覺、翻新梳化、天后誕分燒肉。我做藝術,其實也沒甚麼特別。做得差不多,弄乾淨地方,東西放一邊也沒有人理。之後在學校讀書,就用學校的地方;上班就用辦公桌;有展覽就去展覽場地製作藝術品,沒展覽也可以在街上做,在網上做。但不知怎的,自己還是想有較長時間和地方去發展一件作品。沒辦法,2009 年時找了個朋友收留,分租朋友的工作室創作,直至自己的作品和朋友的作品相沖,她要很黑,我要很光,自己就識趣搬走了。

廣告

其實發覺自己需要工作室,已時不時「睇」樓,希望等樓價跌,供一間工作室,可惜沙士之後工廈的樓價從來也沒跌過。過程中,我看到一些炒家丟空單位,頻密買賣去造價。2012 年工厦的樓價升幅最誇張,一年升五成。始作俑者是港府2009 年推出的活化工廈政策,令工廈價格倍升,火炭工廈價格現已是 2009 年的四倍。政策初推出時,我還幻想藝術家可以得益,工廈可以改變用途,展覽可合法化。但最終政策只是令大商家和炒家得益,方便他們整座改建和炒概念,在工厦展覽仍然有可能是非法行為,藝術工作者承受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她/他們往往被大幅加租或迫遷再迫遷。現在就算有傳言活化工廈政策遲幾年會取消,但這情況並未有改善,大幅加租的情況依舊,不少藝術工作者都要搬遷,或失去工作室。

廣告

我也不想搬來搬去,後來我靜靜地買了工作室,不敢告訴家人和朋友。後來要開放工作室,才敢告訴別人。大家都說樓價升了,叫我立刻賣掉那層工廈。我覺得很奇怪,難道人生就只是錢?好不容易才有工作室,好歹也替我開心一下吧。

工作室在火炭是緣份也有計算吧。朋友的朋友有屋平租,自己早年搬到火炭附近住,工作室要近自己的家是一大考慮。據一個工廈調查顯示,香港最多藝術家工作室在火炭[1],估計約有400多個藝術家[2]。火炭的藝術活動最持久和大型,伙炭藝術家開放工作室有 15 年歷史,去年只有三個周末,參觀人數,超過二萬[3],我自己工作室的畫冊,也被拿掉 800 左右(當然不是每個訪客也來我的工作室或拿畫冊),數字相當驚人。在香港,一般小型展覽開幕,有 70,80 人已經很好,非開幕開放時間,可能只有十個八個觀眾。火炭無疑是個藝術家和觀眾接觸的好地方。我有些作品和觀眾互動也得到很好的回應。工作室在火炭於我來說是不二之選。

曾聽過有些藝術家說在火炭開放工作室是虛榮,想引人注意,不應該開放工作室,吸引經紀睇樓,為買賣活動提供方便,間接成為火炭區士紳化的推手。

的確,做了藝術品,自然想和人家分享,並且有些概念想推廣,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虛榮?我喜歡藝術家開放工作室的概念,不用經中間人、畫廊、藝術館之類,由他們來選定甚麼才是好藝術,自己就來擺攤子,自己接觸觀眾。香港公眾得知火炭有一班藝術家,也不可能再説香港是文化沙漠,沒藝術吧,只要看見就會相信,香港就是有一批人有與主流不一樣的價值觀,不講求實際,不問賺錢與否,熱愛藝術的人。社會其實也需要有文化的存在和聲音。

至於開放工作室有沒有為樓價推波助瀾?據伙炭主席周俊輝以數據分析,火炭工厰區和其他地區工廠區的整體升幅差不多[4]。也有地產經紀表示火炭有超過幾千個單位,藝術家所佔的百多個單位不足以左右大市。不過,被地產公司稱為「藝術村」的華聯的確升得特別快,有被藝術家搶貴之嫌。華聯樓底夠高。在開放工作室時,的確較旺場。但或許選工作室還得看維修保養、環境衛生,接近食物工塲的或許有較多曱甴老鼠,天花也要看是否有許多石屎剝落。去年我由華聯轉到華樂辦展覽,觀眾亦沒有少許多。華聯無疑有她吸引的地方,但火炭還有其他選擇。

開放工作室是公益,藝術家沒多大得益吧,不見得開了便多很多展覽機會。來的人都是學生居多,相信很多老師派學生來做功課,我便頻頻接受學生訪問。亦因為火炭推廣藝術的性質,我特別多請學生幫忙介紹作品。反應也不錯,有些觀眾還留下來和我們傾談作品。照我觀察,來火炭的藝術品買家不多,我曾和作品很有賣相的藝術家一起展覽,也沒有人問藝術品的價錢,香港人買藝術品還是喜歡到 Art Basel 或商業畫廊買吧,很少來火炭買,所以火炭沒有許多畫廊搬進來,甚至有畫廊結業。

開放工作室沒利可圖,有時甚至有可能被公眾弄壞作品。有畫家跟我說,他的厚塗油畫,曾被好奇的觀眾揻;我也目擊有藝術家的薄陶瓷作品,被觀眾的長鏡頭扑碎,觀眾太喜歡拍照了。不過,這都是少數例子,優質的觀眾還不少,和觀眾交流是個有趣的經驗。

有些富貴觀眾,在我的展覽,大叫幾百萬一間、萬多元一個月租的工廈很平宜。這個價錢,對於大部分都是租客的藝術家來說,卻是很難負擔。研究顯示八成工廈藝術家是租客,兩成是業主[5]。他們大部分都是年輕人,收入有限,大部分人拿人工的三份一來交租,能負擔的租金大概四千元左右[6],萬多元月租的工廈一點也不便宜。

展覽過程,有不少觀眾問我會否怕活化工廈政策影響,被迫遷?2010 年城規會批准爪哇集團在火炭火車站附近的大型住宅項目,政府又會在兩個臨時巴士廠興建公屋居屋,這都將會加快火炭工業區轉型,工廈或許會被高增值的行業進駐。工廈被強拍,藝術村被消滅,看來不是沒可能的事。現在能做的,看來只能做好自己的藝術。若作品好,多人來看伙炭開放工作室,它仍然是本港最多人參與的視藝活動之一,多人關注,相信要消滅它也不會那麼容易吧。大不了,也可以回到街頭創作,藝術最有彈性的了。

 

---

附註:
[1] 政策二十一和文化及發展研究中心,《使用工廠大廈進行藝術活動的現況及需求調查》,香港藝術發展局,2010.12. 頁iii. 2014.3.8下載
<www.hkadc.org.hk/ftp/survey-industrial-buildings.doc>。

[2] 周俊輝,〈伙炭,火炭人〉,《伙炭藝術工作室開放計劃2014》,伙炭,2014.1. 頁2-5 。

[3] 同上

[4] 《伙炭》講座, “Artdea Night” , 火炭穗禾路1號豐利工業中心地下,2013.10.12。

[5] 同註1。

[6] 同註1。

 

其他參考資料:

先施,〈「趕走炒家,留住用家!」活化政策與樓市炒賣 藝術家火燒眼眉〉,《香港獨立媒體》,2011.01.11. 2014.3.8下載<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9305>。

香港當代文化中心:「香港藝術群聚地圖」
<https://maps.google.com/maps/ms?ie=UTF8&hl=zh-TW&msa=0&msid=111166404044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