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我們曾逝去的傷痛

2020/3/21 — 11:45

文﹕波利

有點驚訝這個學生展覧甫過半個展期網上已有不少相關回嚮,同時推使了我的社交圈子催我前去,剔除巴塞爾溢出效應,怕是傷痛本身這件事相信無論是誰,也會有所共鳴。

展覧的靈感是Mardi Horowitz的創傷理論,與其說是靈感,可能看完的觀眾會有一種感覺是一種具現象學屬性的重視。當中的作品多是多於一位藝術家的集體創作,通常這樣的作品更能體現身處的文化族群對個別課題的一種集體看法,例如信代表理解創傷,種子代表撫慰傷痕後的重生,如是的象徵符號是來得如此的本應如是;因為作品的誕生起碼是得到了幾個人的屬意才存在的。

廣告

這創傷理論是有獨特性的,例如作為對照,Elisabeth K beer-Ross 1969年提出的五步是否定、憤怒、討價還價、抑鬱、接受;可以看見Horowitz著重的是具體的行為或現象,而非情感階段,像是高山低谷之間有一條路線參照。又例如佛洛依德的理論落點往往在於沒有被處理的傷,最後由潛意識接手,故事總有一陣無可奈何。

痛哭 Cry out

痛哭 Cry out

廣告

《痛哭》與《麻木與抗拒》存在一種場境式的元素,自我代入,是無可避免。即使沒有發生過,自己也彷彿某年某月曾經痛哭過,曾在這冰冷而絕望的浴缸渡過長夜。某意義上始終他總令我想起龐比度中杜象的《噴泉》。

展覧我尤其欣賞在《入侵式回憶》過渡到《理解傷痛》的一刻,明明背景音樂沒有改變,明明只是隔著一片幕簾,但好像一切已經過去了。對我來說療傷就是這樣的過程,傷痛不是回到未發生前,而是它在不在都和我沒有關係了。波利認為這瞬間傷痛逝去的感覺,要歸功的是《入侵式回憶》觀感再現的設計,同時使用一直存在的畫面和閃現去說訴如是的心境,觀看者由於深怕錯過什麼,而在漆黑中探索,這不正是那不禁想起的感覺。

理解傷痛 Working through

理解傷痛 Working through

《理解傷痛》的作者有點懶,猶如茶室的擺設中,作者的足跡好像只有如水二字的水墨,一切就由觀眾創作了。理念簡單,留字添茶再取一帖而歸,事與願違,既是傷痛,誰又願意拿走,遺下我像偷窺狂地一封一封地看完。原來難過兩個字用如此平鋪直敘的方法放在眼前,真有這麼難過。

如是又回到展覧的起點,正想推門離開,店員把我叫住說外面還有一件展品。我想著要是放下了傷痛第五步走不走又有什麼關係,不知這與作者浮雲的意象是否相同。沿著飄著種子與棉花的步道,療傷之旅正式結束。然而療傷洞穴去年辦過一次,原來當中的展品是截然不同的,不然令人細想明年需不需要又來覆診。

事前看過了一些報導,其中一位作者坦言療傷洞穴是沒有療傷效果的,波利想說作者似乎太低估自己藝術的力量了。學生的話沒有什麼迷團,用不著波利來解迷,但我看到的是作品的公共價值,他日若有一個這樣的療傷公園,這也不錯。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原文刊於「小城藝術館」,《立場新聞》獲同作者同意轉載。FB 專頁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