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花木蘭》的忠孝與「真」

2020/9/19 — 9:56

電影《花木蘭》劇照

電影《花木蘭》劇照

1998 年,美國迪士尼首次取材中國故事,拍成動畫《花木蘭 (Mulan) 》,叫好叫座,成本九千萬美元,總收超過三億美元。隨後拍了續集動畫,但在美國只發行影碟。現在迪士尼落重本拍成真人演出版,由劉亦菲、甄子丹、鞏俐、李連杰等華人明星主演,其他演員也是華裔或亞裔,簡直就是大型華語片,只不過全部英語對白。

據報這部真人版《花木蘭》成本高達二億美元,這樣不惜工本,顯然因為荷里活日益重視票房大躍進的中國市場,而且由《卧虎藏龍》到《我的超豪男友》,中國或亞洲題材在美國也賣座。然而今次可能失算,因為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美國視中國為大敵,美中成仇,國際上也多了反華傾向。何況今年中國首先爆發的新冠肺炎疫症擴散全球,釀成幾乎百業停頓,各地電影業都受重創。近來影院重開,可是美國作為死得人多的重災區,影市難望豐收。

迪士尼於是決定《花木蘭》不上美國院線,而在迪士尼串流平台收費選看。其他地區則在影院上映,但最大的中國市場反應不理想。儘管據稱串流平台的美國選看者不少,看來不易回本,遑論賺錢了。

廣告

至於評論方面,不少反華者無論有沒有看過此片,都找到理由大罵,尤其在政治上狠批此片迎合中共政權。妙在大陸網上批評者亦多,認為不符歷史,始終是西方炮製的中國玩意。反而美國影評界普遍評為拍得不錯。

我的觀感,是這部英語《花木蘭》成績中規中矩,不過不失,比我預期稍好。

廣告

其實早已常有華人說西方拍華人題材都不對勁,內地人尤其往往自以為擁有「中國專利權」,認為美國動畫《花木蘭》和李安武俠片《卧虎藏龍》都亂搞一通,但我覺得可觀。老實說,我看過很多港、台、大陸攝製的中華古裝片,多數失真,任意自行發揮,時空錯亂,更愛讓古人大講新時代「潮語」。連舊上海時代費穆的《孔夫子》也問題多多,吳宇森鉅片《赤壁》也有很多可以挑剔之處。我們的古裝片除了極少數例外,都不及戲曲片保存較多傳統特色,但亦不能要求戲曲(包括唐滌生的粵劇戲寶)的故事人物和服裝道具符合歷史。畢竟,做戲拍戲不是寫歷史論文。

西人拍中國歷史人物也有獲得華洋一致好評的,例如貝托魯奇導演《末代皇帝溥儀》,公認各方面水準都相當好。

說回這部《花木蘭》,女導演妮基卡羅 (Niki Caro) 來自紐西蘭,我看過她的《Whale Rider》和《烽火動物園 (The Zookeeper’s Wife) 》,編劇組和攝製組也是洋人。整體跟童話化動畫版風味不同,注重中國式和女性揚威。此片在紐西蘭和大陸拍攝,有中國皇宮景、福建圓型土樓景、黃沙大漠和雪山雪崩的大戰場面。武打方面當然受過去香港為主的華語功夫片、武俠片影響,壓軸是竹棚大戰,而屢次出現的飛簷走壁則仿效《卧虎藏龍》,今次加強走壁方面 :走上牆壁如平地。

劉亦菲主演木蘭,自小天賦有「氣」,武藝高強,不願做只望出嫁的傳統女兒,於是男扮女裝代父從軍。此片相當正經,比較誇張搞笑是木蘭被家母安排塗脂抺粉,受媒婆(鄭佩佩)督導,好像閙劇。到了從軍受訓,她怎樣在男兵叢中同食同宿又要避免同浴,隱瞞女兒身呢?也有驚有笑,主要是有紋有路地描述她有智有勇有超卓武藝,逐漸贏得男戰友們信服,亦獲將軍甄子丹讚賞。

此片也有魔幻,鞏俐飾演黑鷹化身的妖女,魔力很強,然而被柔然族兇猛可汗(李截飾演)控制,進侵中華。木蘭則有鳳凰庇護,還與鞏俐化敵為友,這樣安排,顯然迎合女性聯合反抗惡男欺凌的 #MeToo 潮流。不過,我覺得鳯凰的電腦設計甚差,是此片最失色之處。

木蘭從軍的民間故事,早就演變出男女情緣。六十年代凌波、金漢合演邵氏片《花木蘭》,便由戰友變成情侶,凌波和金漢還真的因該片結成夫婦,後來長子畢國智做了導演。今次安柚鑫飾演木蘭的同袍戰友,一直對木蘭有好感,知道她是女子後照例情投意合,而保持含蓄。

李連杰扮演中國皇帝,佔戲不多,而且滿面鬍鬚,面目全非,很難認出他。甄子丹亦戲份有限,但保持威武型格。全片以劉亦菲演得最好,外型與神情都貼切,文戲武戲俱佳。男角中最突出是演柔然可汗的大反派李截,他早年曾主演美國片《李小龍傳》,打得又威猛。馬泰演木蘭父親,佔戲很多,稱職而己,這個慈父大概代表中國儒家的仁義忠孝,家傳寶劍刻上「忠勇真」三字,一塊佩玉有「孝」字,都成為片中木蘭堅守的原則。

劇情跟其他木蘭版本最大分別之處,是一個「真」字,導致木蘭在戰場上終於決定不再隱瞞掩飾,公開揭露身為女子的真相,寧願按軍法接受可能處死的懲罰。這是現代女性光明正大、頂天立地的表現,不再扮男人了。

值得注意的是,以儒家為主流的中國傳統,據我所知注重「正」多過「真」,崇尚忠孝也多過勇武。現在人所盡知的「真善美」源自西方,科學精神正是求真。無論如何,此片加上一個「真」字,還特別強調,頗有意義,好過只提忠勇和孝順。

我亦想到《木蘭辭》的真實來歷,據學者研究,認為大約來自千多年前南北朝的北魏,涉及北魏與柔然之戰。北魏是鮮卑族柘拔氏建立,比較漢化,但和柔然同樣不是漢族。流傳至今的《木蘭辭》,原本可能充滿北方遊牧民族特色,後來雖被中華文人加工修整,仍保持把天子稱為可汗,木蘭又能騎能射能打仗,當然不是只懂「織織復織織」的純漢族少女。辭中她名叫木蘭,姓花是後來民間故事所改,因此迪士尼用 Mulan 為片名(片中則稱姓花),比《花木蘭》符合《木蘭辭》。

說起來,《梁祝》的祝英台女扮男裝讀書求學,才是漢族典型。當然,華人世界早已把木蘭當作漢族人,成為中華女俠女將先驅之一,迪士尼亦形容她是正統中國人,無可厚非。但我看過內地劇壇名家李六乙的新派戲曲「巾幗三部曲」,批評中國古代父權皇權至上,形容英雌女將穆桂英、花木蘭、梁紅玉都要屈從傳統禮教,陷於矛盾苦惱。我認為偏鋒得很不對勁,李六乙似乎不知木蘭原屬遊牧民族,傳說中的穆桂英亦是異族,不了解中國歷來多民族,有同化亦有異化,更不能說全受儒家禮教困擾。

有沒有把木蘭還原為鮮卑族真實身份的改編作品呢?我沒有見過,或許很難出現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