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區議員考察報告】蛙王落區寫揮春

2020/1/14 — 16:36

2020 年 1 月 12 日,蛙王應邀落區寫揮春

2020 年 1 月 12 日,蛙王應邀落區寫揮春

新一屆區議會,三名藝術工作者成為新科議員。早在競選階段,業界已經期待他們如何將藝文創意帶入社區。農曆新年將至,跑馬地區議員張嘉莉(Clara)率先請出香港藝術家郭孟浩(蛙王)坐陣,昨日在電車站前為街坊寫揮春。

這可說是藝術工作者上任區議員以來,首場藝術與地區的 crossover 行動。加上,蛙王本身的行為藝術與人群貼近,其中英夾雜的「三文治體」書法又與揮春寫大字不謀而合。2018 年,蛙王曾獲邀參與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香港部屋的開幕表演,戴上青蛙眼鏡盛裝走入日本鄉鎮,與當地村民互動。如今,他走到香港跑馬地的街頭,又會產生甚麼效果?

很好奇,所以我決定要到現場觀察。

廣告

活動當日,蛙王準時到達,在綠皮鐵屋的電車總站前,打開一張摺枱,即席揮毫。圍觀的大多是街坊,家長帶著孩子來。言談間,孩子,甚至孩子的媽,未必知道蛙王是甚麼藝術家,反正周末湊仔去「放電」,就近有活動最方便。一如所料,蛙王誇張的打扮非常吸睛,新年寫揮春又勾起不少長者舊時回憶,工作中的清道夫、中休落場的廚師、等開工的巴士司機都湊個頭來八卦一下,甚至有人會拿出電話拍照拍片。

跑馬地應該本身人口多樣,我在觀察期間聽到多國語言。蛙王中英夾雜的書法,正中多元背景街坊的口味。作為活動搞手暨區議員的 Clara,不時轉換語言,與街坊打招呼。大部分人似乎都有求而來,不只揮春,也趁機會反映社區問題。少數人比較輕鬆隨意,她則可以反過來向公眾引介藝術家。

廣告

有趣的是,有人純粹支持蛙王,遠道而來。他們與街坊的目標不同,志在取得藝術家墨寶,要求拍照留念。街坊喜歡落柯打,請蛙王寫出自己心目中的賀詞;但支持者希望取得的是蛙王特色的「三文治體」書法。蛙王每每舉起作品,問有無人要拿回家,從圍觀者的反應中隱約分別出來。當然,街坊中也有「識貨」之人。這場活動確是能把區內區外的人聚在一起。

Clara 本身是策展人,擅長調動資源搞活動。今次似乎頗能做到平衡各方訴求:之於藝術家,蛙王升上神台多時,漸漸被人遺忘,活動讓他重新走進群眾;之於街坊(或藝術愛好者),他們獲得一張(聽講出現著名藝術家、好值錢的墨寶)揮春;之於自己,憑著較充裕的資源,活動可以比從前自資做得大型一點。她把藝術背景帶入區議員的新身份,嘗試連接不同圈子的人。各個持份者從中也有所得著,而起碼在觀察期間無人踩場,或者表示不滿。無興趣的人當然有,但各行各路,相安無事;好奇的人,卻因此開了一道大門,走入不熟悉的新世界。

藝術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今屆區議會素人新晉多。素人雖然缺乏從政經驗,但反過來說他們有的是本業的豐富資源和知識。要是他們能將過去做開做熟的事情,融入地區工作之中,不就是向來所說「將一己之長貢獻社會」嗎?說得雖然有點老套,但「兄弟爬山」的意義正是各施所長。借助區議會的資源加持壯大,或者我們能一起向著理想的未來多走一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