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21/2/22 - 12:00

藝術家鄭波 × 嘉道理生態藝展:艱難世道中珍惜自然之美

從前過年過節,人們總愛互道「恭喜發財」、「生意興隆」之類的祝福語,直到經歷疫情的震撼教育,親睹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變成一串串冰冷的確診或死亡數字後,今年許多親朋久別重逢時,幾乎都轉而互送「身體健康」、「出入平安」等較心靈向的祝福。似乎危機之下,大家都意識到比起錢財享樂,生活中尚有更多意義值得追尋。

「相對幾年前,人類或許更能體會生命之難,但現在我們還是有一個幻覺,覺得疫情緩和之後,全部人仍可重回之前的狀態,周圍飛(旅遊)、周圍玩,想吃甚麼就吃甚麼,也不太需要考慮其他物種的狀態。」鄭波長年專注社會和生態的藝術研究,有感疫情乃大自然予人的警示,藉由近月在大埔嘉道理農場舉辦的體驗式藝展《Life is hard. Why do we make it so easy?》,期盼參加者重新審視人與自然、發展與平衡等古老而常新的課題。

長年專注社會和生態的藝術家鄭波。
(攝:劉子康)

長年專注社會和生態的藝術家鄭波。
(攝:劉子康)

廣告

別與自然寶山擦身而過

相信多數香港人對「嘉道理農場」名字並不陌生,不過熟悉又常到此地的人又有多少?以個人為例,縱使於大埔生活已逾三十載,居所亦離嘉道理農場(下文簡稱「嘉道理」)才約半小時車程,位置相當近水樓台,可是平日忙於工作又習慣城市生活,歷年拜訪嘉道理的次數,其實一隻手就數得完。

因此採訪當天隨鄭波緩慢卻有致的步調遊走於嘉道理時,感覺不免新奇。這次展覽主題《Life is hard. Why do we make it so easy?》(生命如此艱難,何必搞得這麼簡單?)延續藝術家2018年參加泰國喀比雙年展的作品概念,透過首度與嘉道理的蘭花專家紀仕勳博士(Dr. Stephan Gale)合作,將園內栽培的香港蘭花品種轉化成植物標語的藝術裝置,結合藝術家多位大嶼山鄰居協製的竹棚支架,提倡物種平等共生的理念。

為使命題更完滿地呈現人前,鄭波數月前從德國回港後,積極利用隔離的空檔,每天用心繪畫速寫,連同多年以來在香港不同郊野地區所畫的速寫、其他蘭花書目和專為展覽印製的教育小冊子,共同陳列於嘉道理下山區的藝舍中,作導賞資料供遊人閲讀。

鄭波的速寫作品。
(攝:劉子康)

鄭波的速寫作品。
(攝:劉子康)

觀展前,我和攝影師先於幽靜的藝舍中細讀紙本素材,再跟鄭波沿藝舍旁邊的小山坡前進,開展一場考驗眼力的「藝術Treasure Hunt」。於坡道開端,首先看到一組長方體、綴滿蘭花的竹棚懸掛於樹上,標示了作品的首個詞彙「LIFE」,於明媚日光下生機勃發。之後,沿彎彎曲曲的小徑繼續前行,時而發現有些詞彙被置於石間,跟四周花草融為一體;有些架於溪澗之中,跟緩緩流水互相輝映;有的則隱藏於樹林間,隨光影變化若隱若現。

行走之際,我們不僅欣賞到藝術家的作品,還感受到造物者的創作——那是響亮的雞啼、歡快的鳥語、清澈的水聲;灑落身上的暖陽、迎面而來的微風,均令人感到舒爽,浮思聯翩:原來在家居附近,竟然擁有如此生意盎然的後花園,實在美好。偏偏多年以來,因慵懶極少來訪,對園中生態佈局亦認知淺薄,還真慚愧。如今受疫情影響,難以離港外遊、又少了消費活動,或是讓自己重新認識本地自然故事的好時機吧?

世界不只是屬於人類

「經過去年的疫情,我想很多人也會多思考這些(人與自然的)問題。」鄭波是現駐香港的藝術工作者、研究者和大學教師,過去亦有非常豐富的遊歷及創作經驗。1974年生於北京、成長於郊區的他,父母分別是物理和數學老師,自己也曾在美國頗具名氣的文理學院Amherst College留學,修讀計算機科學和藝術兩大專業,應有充裕的資源朝精英階級及商業領域發展。可是他生性嚮往自然與平等,對資本發展、經濟差異、身分問題存在許多迷思與自省,故當上藝術家後更傾向透過創作,探討酷兒文化和外籍勞工等社會邊緣群體現狀,以及研究「社會參與式藝術」(Socially Engaged Art/SEA),期盼透過「偶然的邂逅」與「直覺的觀察」達致藝術與生活的連結。

早於2013年,鄭波已接觸到「人類世」(Anthropocene)概念,並預視未來世界的危機跟生態變化息息相關,開始逐漸將雜草、蕨類(Fern)加入創作中,先後創出如《住在上海的植物》(2013)、《社會主義好》(2016)、《巴黎之中華共產主義花園》(2016年至今)、《蕨戀》(2016年至今)等帶批判性的藝術作品,轉以「生態參與式藝術」(Ecologically Engaged Art/ EEA)思辯人與萬物的關聯。2018年的泰國喀比雙年展讓鄭波獲得另一重要契機,進一步將藝術實踐從人類社會內部的問題,轉向植物和生態學領域推進。

鄭波認為,我們未來不只要從「人」的角度闡述城市和農村的關係,更要從「人和自然」的角度思考世事。
(攝:劉子康)

鄭波認為,我們未來不只要從「人」的角度闡述城市和農村的關係,更要從「人和自然」的角度思考世事。
(攝:劉子康)

「在泰國做研究時到訪了漂亮的國家森林,又結識到一個當地的蘭花NGO(非牟利機構),跟創辦人傾談時得悉泰國森林的蘭花因被人們大量採摘而凋零,所以他們會將自家栽種的蘭花一半用來售賣,一半放回森林。剛好,那時又聽到泰北農民Jon Jandai的TED講座『Life is easy. Why do we make it so hard?』,了解到他從城市還鄉從事種植之餘,也開發可持續種植的方法,鼓勵各方投入保育。這一切啟發我去思考:世間不僅是人的領土,還有千萬樣的物種與我們共存活。未來,我們不只要從『人』的角度闡述城市和農村的關係,更要從『人和自然』的角度思考世事。」

鄭波靈機一觸,想到將句子反轉變成當時的展覽名稱,意圖喚起人類關注近在眼前的生態危機,「標語起首的『LIFE』字不只涉及『人的生命』,更牽涉『萬物的生命』。過去,我們總是花太多時間關注『人』,卻花太少心思關心跟其他動植物、菌類(Fungi)、細菌和病毒之間的關係。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我們的生活分崩離析,大家才意識到近百年來,人類的防疫能力似有長足進步,但對自然界數以億萬計的微生物與病毒,遠遠談不上充分認識。比起繼續以征服自然的心態對待萬物,我們更應好好學習跟自然和諧相處。」

疫症當前,鄭波相信比起繼續以征服自然的心態對待萬物,我們更應好好學習跟自然和諧相處。
(攝:劉子康)

疫症當前,鄭波相信比起繼續以征服自然的心態對待萬物,我們更應好好學習跟自然和諧相處。
(攝:劉子康)

以藝術引導人走進自然

今回將展覽帶回香港重新創作及佈展,對鄭波也是一場極具意義的共生學習。「這些年來,我不會獨自做創作,而是喜歡與其他人合作,甚至跟植物合作。之前在泰國做展覽,畢竟(自己)是外國藝術家,對當地的文化和環境,所知未必夠深刻;今次回到熟悉的現居之地香港辦展,無論心情、認知與狀態,感想也更強烈。」現居於大嶼山的鄭波直言,遊歷過許多國境之後,始終對香港獨特的城市及自然景觀別有情思,「初來香港,在城市大學教書,曾經住過九龍、後來搬到港島,近年則轉居大嶼山。我發現香港地景很精彩,既有非常城市化的面貌,可是若你願意花時間,譬如坐半小時車程,又可極速抵達許多郊野地區、好易行到山。像現在我們身處的嘉道理,到處山水、雀鳥鳴叫,會讓人發現香港比起其他大城市,像北京、上海、倫敦,於保育上暫且算做得不錯。」

「但不錯不代表可掉以輕心。」鄭波分享,「今次跟蘭花專家Dr. Stephan Gale 合作,給予我極重要的新知與啟迪。 Stephan在香港島住了12年,也在嘉道理工作了12年,他和同事們對本地蘭花有極度專業與深入的研究,也出版了一部蘭花專書《香港野生蘭花》(The Wild Orchids of Hong Kong)。我看完書、跟他們詳談後,才知道香港蘭花多達130多種。還有,早年我在台灣拍過蕨類(Fern)的影片,紀錄當地美麗的森林環境,起初還以為香港因與台灣地形不同,所以不常在本地林間看到這類植物,誰知跟Stephan聊起此事,他卻告訴我一百五十年前,香港和台灣森林的狀態其實差不多,到處都種滿了大樹,也有很多蘭花和蕨類品種,只是後來香港森林遇上跟泰國類似的生態危機,像濫伐、缺乏保護等,各植物品種才變得愈來愈少,不再是走在林路上就可隨意看見。」

場內亦展出展覽的製作過程。
(攝:劉子康)

場內亦展出展覽的製作過程。
(攝:劉子康)

在嘉道理靜候你的光臨

鄭波說這些資訊讓他訝異又難過,「每當想起差不多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蘭花品種處於瀕危(endangered)狀態——平時看到山頭以為很多地方仍見綠意,但表面的平靜底下,很多物種正不知不覺地消失中,就覺可惜⋯⋯但我不想只停留在可惜的層面,而是想多做點事力挽狂瀾。所以,我現時做作品不只做個裝置,更在意整個體驗,於創作中配合教育、出版,還有過程中拍下的影片,以完整內容與完善細節,以作品作起點引導大家觀察更重要、更遠大的問題。」

嘉道理的展覽除了實體展之外,亦設有網上360全景欣賞錄像、教育小冊子,供公衆瀏覽。「如果我們現在不開始保護,香港森林的處境就會愈來愈差;如果我們現在開始用心保護,可能百年後又可回復之前的狀態。」鄭波深信一切事在人為,「我希望等疫情好轉、嘉道理開放後,有更多人可以來現場觀展,到時你們不只可看作品,更重要是可以細賞整個園中的動植物。我覺得作為一個人,只要有耐心、有時間留在大自然中,自會看到地球的美麗,感受到這裡充滿生命力。」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鄭波《生命如此艱難,何必搞得這麽簡單?》

展覽將於2021年2月22日起重新開放,入場人士需配合園内防疫措施。

場地: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 - 葛先生花園及藝舍

詳情請留意網頁的最新公布。

www.newartspower.hk/event/life-is-hard-why-do-we-make-it-easy/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