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的巨大想像-2018延平鄉村藝術季

2019/2/7 — 10:38

一到九龍村即可看見大大的文字,來自中國美術學院《建本再現》

一到九龍村即可看見大大的文字,來自中國美術學院《建本再現》

【文:江珮歆】

從上海搭動車,經過4個半小時,抵達古田北站後,事先約好村裡的王先生載我們前往九龍村,大概還需要1個多小時,王先生說他從前也在上海做生意,現在老家開始發展了,他就回來了,在我們之前他也載了一批客人到村裡去玩。因為2018年底展開了延平鄉村藝術季,策展團隊帶著藝術家來駐地、調研、創作,活絡當地的交通、衛生也改善了,加上盛大的開幕及宣傳,前來的人也不少,一時間村子里有了生氣,廢棄的土房開始修繕,成為能夠接待及留宿的房間,吸引了一些返鄉建設的人口,村裡的人也期待往後的發展。

巨口鄉的各個村莊都能看到宣傳的標語

巨口鄉的各個村莊都能看到宣傳的標語

廣告

延平鄉村藝術季一開始是由延平區政府邀請上海阮儀三城市遺產保護基金會來做鄉村資源調查,巨口鄉的九龍村保存了較完整風貌的古厝以及早期遺留下來的建築,村落周邊豐富的自然資源及特色景觀也對促成這個活動產生了助力。為實踐藝術復興鄉村,在經過一年多的籌備後,邀請24位藝術家、4所藝術院校參與,藝術季期間也舉辦戲劇、音樂等文化表演及公共教育活動,配合在上海舉辦的平行論壇,推動思想的激撞及引發深入瞭解的熱情。

廣告

導覽地圖及作品點位、活動資訊

導覽地圖及作品點位、活動資訊

中國第一個以鄉村為主題的當代藝術季,雖然還說不上是國際型藝術季(不管從展出國際藝術家作品數量及在國際舞台發酵的知名度來看),但是確實是初步小有成果的,當地人對於這個藝術季是保持積極並且肯定的態度,實際走訪後,也從作品與當地融合的成果感受到策展單位的用心及雄心。抵達九龍鄉的當晚,偶遇了策展人之一丁楓博士和她的助理,跟著他們一起在夜間體驗了這次展出的幾件作品,更加瞭解作品背後的故事。

跟隨策展團隊夜遊九龍村

跟隨策展團隊夜遊九龍村

有一件夜間限定的作品,是藝術家沈淑佳在古驛道邊的土牆上,安置使用菲林片和夜光顏料繪制而成的小精靈,作為這個連接歷史與現今生活的守護者,紛紛探頭出來向大家打招呼。在白天看來又是一種不一樣的感受。沿著驛道再往上走,許多載有與當地故事聯繫的作品紛紛出現在眼前,緊扣原生環境形成新的景觀。這樣新的景觀帶給人們的新視野,就是大地藝術季的呈現指標之一。很可惜的是另一件同樣使用夜光貼紙的作品,原先在土牆的邊上長了一顆巨大的仙人掌,藝術家受到啓發,因而選取了這的地點來展示創作,不過隔天仙人掌已被砍倒,現在還能看到枯掉的根莖。

沈淑佳《窺探者/守護者》

沈淑佳《窺探者/守護者》

仙人掌樹的殘骸,周圍是藝術家良亮人的作品《紀念我在九龍村的仙人掌嬸嬸》

仙人掌樹的殘骸,周圍是藝術家良亮人的作品《紀念我在九龍村的仙人掌嬸嬸》

沿著古驛道的作品,周仰《想像的遺址》

沿著古驛道的作品,周仰《想像的遺址》

此次的作品大多集中在村裡的驛道、小路邊上,利用幾間廢棄的老宅在內部及周圍創作了作品聚落群。像是在人民公社時期建造的禮堂,重新修繕並取名「九龍堂」,可見內部保存良好的木結構、講台等,在一樓四周有油彩畫作記錄村莊的自然美景,二樓以前用來作老幹部的辦公室,現在也變成藝術家展示自己作品的空間。九龍堂內的作品,大都跟九龍村的生活及建築型態有關。是藝術家在駐地過程中,跟當地居民及環境的互動、研究、觀察,以此為發想創作的作品。

九龍堂內部

九龍堂內部

Alain Jullien《不僅九條龍的寫照》

Alain Jullien《不僅九條龍的寫照》

李偉《關於九龍村的影像》

李偉《關於九龍村的影像》

駐地梳理九龍村生活的藝術家Alain Jullien盡可能地拍攝了每一個村民,真實呈現村民原本的模樣,在拍攝者與被拍攝者之間,透過鏡頭,傳達更多的是信任跟情感的交流。李偉將九龍村的地景樣貌以地圖的探索方式呈現在我們眼前。丁鄉則是展出建築的形狀、土壤、果實,借此來形容在九龍村駐地的見聞。也有在與居民的互動過程中逐漸萌生情感的,見證偏遠村莊及外來者交流的荷蘭藝術家Hans Mes所做的《愛之鎖》。這些作品都在不經意之中,帶我們去想像跟探尋九龍村背後的故事跟日常。

Hans Mes《愛之鎖》

Hans Mes《愛之鎖》

羅永進《金枝滿堂》

羅永進《金枝滿堂》

李威娜《共生》

李威娜《共生》

另外也有取自日常雞籠與鴨籠的放大版作品,並在內部懸掛當地常見的植物,這些植物有些是食物、藥物,也有些是可致死的毒物,象徵一個與生活和生命相關的空間,採用當地的材料-竹子、剛收割的稻草,與村民一同編制、製作,觀賞者可以進到裡面去體會這個空間,進行冥想或沈思。景觀窗外望出去只見整個村莊的古厝群依徬九龍山此起彼落,在雞籠內想像過去村裡的興盛繁華與歲月靜好。這同時也是村子里辨識度最高、令村民們驕傲的作品之一。

曾煥光《籠子》

曾煥光《籠子》

一片土厝綿延山巒的景色

一片土厝綿延山巒的景色

在居民作為聚集、工作圍繞的三口井旁,有著人氣最高的作品,一顆大蘋果。這是沈也的借展作品《樽》,讓大家可以在這個地方與人與大自然交流,也是使用竹子來製成的。村民告訴我們,好多人喜歡這件作品,尤其是孩童,常在此處嬉戲。其實最吸引人們的,永遠是九龍村天然的地勢與古厝里的生活,許多來旅遊的人,就喜歡去爬爬山、看看水,小孩子們在古厝里探險玩耍,還有當地自家制的炸芋條、醃筍乾吃。村民們自行種植、醃制、取用山泉水,跟自然共存,這些都是村民們驕傲的資源。

沈也《樽》

沈也《樽》

沈也《土厝生金》、中國美術學院《還魂記》

沈也《土厝生金》、中國美術學院《還魂記》

因為展示條件,有些作品在維護上需要注意、作品信息的說明已經染上了當地的色彩。另一點很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去遊覽的時候已經接近藝術季的尾聲,所以許多新媒體作品都沒有開放,缺失了幾分精彩。

適應當地環境、已經斑斕的作品信息

適應當地環境、已經斑斕的作品信息

在古厝里展示的作品,Laurence Chellali《視差》

在古厝里展示的作品,Laurence Chellali《視差》

作品上可見霉斑點點,卻讓九龍村的景象多了一分悠然及神秘,Laurence Chellali《視差》

作品上可見霉斑點點,卻讓九龍村的景象多了一分悠然及神秘,Laurence Chellali《視差》

周邊有許多代表福州地區的建築體,有些已經破敗並年久失修,居民們由於人口流失,老人家就將以前小學校的禮堂當作現在的安棲之處,也因此保留了當時在牆上或建築上的歲月痕跡。

有百年歷史的禮堂

有百年歷史的禮堂

作為大地藝術季,期盼以藝術來振興農村,不免讓人想到國際代表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瀨戶內藝術祭,同樣是以藝術作為紐帶連接帶動觀光、經濟,輸出文化輸入資源,在2020年也將舉步中國,在桐廬舉辦富春江大地藝術祭。至今對於藝術祭後續所帶來的效益一直有兩面不同的聲音,有人質疑藝術的操作帶來的資源只是短期間內的、並且已經越來越少觸碰到當地振興的議題及效用、反倒影響居民的日常生活;也有因此返鄉工作的人潮、有助於延續當地文化及傳統習俗,並且在旅館業及交通便利上有顯著的提升跟資源挹注。這一體兩面的狀況,也是延平鄉村藝術季之後需要考慮的。我想到韓國釜山的甘川文化村,因為一些彩繪及座落在村內小型裝置藝術而聞名、最終發展成必去的觀光景點,然而可見一些招牌上提醒遊客不要打擾當地居民、區分出觀光路線及當地居民的門前小道及生活空間,當這些吸引遊客的藝術文化入侵、逐漸失去當地所保留的日常風貌,在這片土地上,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呢?

村民們正在準備因為建設完工的慶祝宴

村民們正在準備因為建設完工的慶祝宴

在漫步九龍村的小徑、發現藏在屋檐或是矮牆邊的藝術作品時,也遇到其他的旅客,他們指著一些頹敗的土樓說,下次來的時候不曉得的還看不看得到。這些藝術作品的美好,是因為接觸了這個村莊、展示了其中的人文風情,在發現藝術的同時,發現了這片被保留的古厝、木牆、榮興的痕跡,感受到鄉村的寧靜、人情及處世的哲學,這個藝術季紀錄了這片土地的過去、現在及未來。希望下一屆藝術季,能持續保有鄉村的風貌,畢竟我們不需要以藝術之名複製一座城市的樣子,但是我們需要以藝術之名帶來希望及資源,以當地居民的想望為出發點,以保存維護珍貴的非遺作為導線,將振興鄉村的實踐建立楷模。鄉村振興之後會是什麼樣貌?成為什麼景色?這是藝術帶給我們巨大的想像,也是一個課題。

蘇家喜《歸去來兮》

蘇家喜《歸去來兮》

蘇家喜《龍泉路2號》

蘇家喜《龍泉路2號》

蘇家喜《空巢》

蘇家喜《空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