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策展中的權力遊戲

2019/12/5 — 11:31

「超越劇場構作」講座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超越劇場構作」講座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亂世之下,本就無甚心情涉獵文化藝術,與其入劇場,不如上戰場。恰巧打開信箱,收到厚厚的節目及訂票指南,才發現又到了香港藝術節年度促銷的日子;隨手翻閱一下,發現貝多芬的創作成為明年重點主題,開幕節目由交響樂團擔綱演出等等,腦海中浮現一連串問題:「貝多芬與2019年的香港有何連繫?」、「開幕、閉幕演出往往離不開交響樂、歌劇及芭蕾舞等傳統藝術類型,原因為何?」

打開社交媒體查看一下市況,忽然彈出一則題為「超越劇場構作」講座的帖文,最能引起興趣的一句話就是「是時候重新反思表演藝術策展背後的既有概念」,於是參加了一場講座。

講座由來自意大利的阿姆斯特丹藝術大學戲劇學院DAS Theatre藝術總監Silvia Bottiroli主講。講座的中英文名稱不太一致:「策展的政治面向Curating Landscape」,英文名賦予的想像空間還是比中文大。

廣告

阿姆斯特丹藝術大學戲劇學院DAS Theatre藝術總監Silvia Bottiroli

阿姆斯特丹藝術大學戲劇學院DAS Theatre藝術總監Silvia Bottiroli

廣告

講座一開始,Silvia也由這兩個關鍵字開始說起:「Curating「(一般譯作策展、策劃)相對簡單,最基本的意思是讓藝術觸及大眾,一方面支持、陪伴藝術家鑽研、創作及製作,另一方面建立觀眾接觸藝術家及其創作的必要條件;至於「「Landscape」(一般譯作景觀、風景),Silvia解釋選用此字的原因是因為「Curating」與「Landscape」之間構成了一種分歧,「你怎能策劃出一道風景?」、「景觀是否一種能夠被我們塑造的東西?或者我們也是由此而被塑造出來?」她又借用花園與大自然的關係進一步闡述「Landscape」的含義,「我們策劃花園的同時,也受到大自然塑造;花園一方面受到大自然的影響,另一方面又具有重新定義大自然的能力。」Silvia非常重視「Landscape」對「Curating」的影響。「我們永遠身處景觀之中,甚至是多重不同景觀,在在影響我們身為策展人的工作,例如我們生活、工作的社會環境、我們自身的偏見及假設,以至現存的基建及其限制等等。」

Silvia本身是視覺及表演藝術博士,去年九月接任DAS Theatre藝術總監之前,曾於意大利米蘭博科尼大學教授藝術方法學、評論及研究;或許與其背景有關,她的準備非常充足,不但資料豐富,而且井井有條,扼要界題之後,Silvia闡述了數個有關「Curation」(一般譯作策展)的關鍵概念,每一個都深深影響她日後的工作實踐。

談起「Curation」,大家可能即時聯想起視覺文化,對表演藝術策展認知似乎相對依稀。Silvia提到,表演藝術策展的討論在歐洲大約是在2010年正式展開,目前仍然充滿未知之數,有關策展人的角色、功能,她個人特別喜歡部分同行所用的「連接號」(-)比喻:「正是那個用來連接起不同單字的標點符號,它所連繫著的正是藝術家及觀眾;連接號的存在雖然並不顯眼,但在這段關係中卻是不可或缺,讓藝術家及觀眾發現彼此。」單看這個定義,最直接的工作應該就是節目編排,例如一個藝術節上演多少歌劇、戲曲、音樂、戲劇及舞蹈節目,以及每一藝術類型包含多少不同分項等等。

Silvia今次是應西九文化區邀請來港,除了講座,還主持了一個專為業界人士而設的工作坊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Silvia今次是應西九文化區邀請來港,除了講座,還主持了一個專為業界人士而設的工作坊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Silvia特別強調,策展遠遠不止編排節目。「節目編排著眼於已經存在的東西,並在當中作出決定,包括已獲認知卻尚未上演的製作;策展重視的則是未出現、未被看見,以及未獲確認的東西,這不僅體現於作品本身,同時涵蓋觀眾集結、參與及觀賞等方式。」

她形容策展人的終極任務為「為未知的未來服務」:「具體來說,這包括探索我們尚未認知的藝術類型、觀賞方式及美學呈現,過程中必須承擔風險、拓闊界限、重新發現,以至挑戰常規;當然,策展人也會處理那些已經存在的東西,但是會從一種挑戰的角度切入,而非全盤照搬。」

身為藝術家及觀眾之間的連接號,策展人的權力似乎是無遠弗屆,但凡涉及藝術如何被看見的事宜,例如藝術家的創作及製作方式、作品呈現的時間、地點及人物,以及觀眾欣賞及回應的途徑等等,他們都可能有份決定,Silvia特別提醒策展人切勿過度操控:「這是一道難題,如何放棄控制一切,並與他人分享權力,當中涉及信任,相信藝術家與觀眾相遇之後,發生的事可能超出我們預期。」除了避免成為控制狂, Silvia亦告誡策展人切忌自視過高,她解釋,策展過程之中無可避免涉及「讓誰被看見」及「給予誰聲音」等權力再分佈,策展人必須以開放的胸懷思考及決定。「策展人可以設定自己的議程,同時議程中必須有足夠空間廣納包括藝術家等其他人的關注,因為藝術家的存在,並非僅僅支持、演繹或闡釋策展人的論述,相反,相關的議程、論述應該充分支持他們,甚至為他們提供適當挑戰。」

Silvia開場時強調,她期望自己的分享能夠成為策展討論之中的一種看法,進而刺激大家開展屬於自己、關於本地的對話。開場時,帶著一些好奇入座,離場後,帶著更多疑問回家,重讀著那本厚厚的節目及訂票指南,不期然回想起「連接號」的比喻、「服務未來」的抱負,以及「分享權力」的自覺等等。

Silvia今次是應西九文化區邀請來港,除了講座,還主持了一個專為業界人士而設的工作坊,進一步拆解種種策展概念,確實內容不得而知,倒也期望能為業界播下種子,真正做到「重新反思表演藝術策展背後的既有概念。」

相關參考例子:

Breivik´s Statement
http://international-institute.de/en/breiviks-statement/

Piattaforma della Danza Balinese
http://www.cristinarizzo.it/Piattaforma_della_danza_balinese/Piattaforma_della_danza_balinese_eng.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