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造園】屯門河變身休憩地 設計師:河不是天生就臭的

2020/12/16 — 14:33

屯門河是不少「屯門牛」的集體回憶。回憶充滿味道,不過是臭味!區內居民路過河畔都投訴臭氣薰天,河面又堆積淤泥。多年來,問題反反覆覆,時好時壞,久久未能徹底解決。

「小時候,大家都叫它做『臭河』。」在屯門生活超過三十年的藝術家陳韻淇(Kay)續說,「但其實,河不是天生就臭的。」

早在 1990 年代,環保署已有研究直指上游的工廠和禽畜農場、中下游的工商住樓宇,均為屯門河污染的源頭。數十年來,政府一方面透過河道工程,改善污染問題;另一方面藉著公共藝術計劃,活化屯門河面貌。其中,藝術推廣辦事處推出「非凡!屯門河」請來六個本地藝術單位,包括在屯門成長的 Kay 沿河設計回應地區特色的作品。

廣告

陳韻淇作品《河樹山家族》,活化屯門河蔡意橋花園。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陳韻淇作品《河樹山家族》,活化屯門河蔡意橋花園。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廣告

屯門河有生態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 Kay,先後創立KaCaMa Design Lab 和「社區好日子」,近幾年以獨立設計師的身份,從事社區相關的藝術設計,代表作包括:2017 年的麼地道花園、2019 年的荃灣二陂坊遊樂場。今次回到居住多年的社區,她認為屯門至今仍是很多人成長的地方,身邊朋友結婚生子之後又有新一批人搬過去,所以「有好大的教育需求」,「要延續一種我們覺得屯門好的地方,去教育下一代」。

Kay 小時候的活動範圍正正在屯門河一帶,不諱言當年臭味「的確是幾嚴重」。長大後搬離這區,近月因參與活化計劃而重訪舊地,她發現臭味減少了,沿著河走回老家也「不覺得有味」。她還見到河道上有雀鳥覓食,甚至有龍友帶齊相機專程來「打雀」,「鹹淡水交界,好多候鳥在此棲息,屯門河是有生態的」。

「其實,河不是天生就臭。生態是存在的,視乎怎去保育我們覺得珍貴的生態。」

活化後的屯門河蔡意橋花園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活化後的屯門河蔡意橋花園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活化後的屯門河蔡意橋花園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活化後的屯門河蔡意橋花園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因應屯門河的生態特色,Kay 構思《河樹山家族》的概念,將自然元素融入蔡意橋花園,以河、樹、山三種為題設計幾組傢具。她憶述,童年路過此地不過是一片「雜草繁生的地方」。兩年前,項目剛剛上馬開工,公園連地躉也沒有,幾乎由零開始建造一個公園。每個決定都牽涉好多部門, 民政署、區議會、康文署等等來回溝通,「有好多討論,好漫長」,達成共識方可成事。

成功爭取的草地

Kay 最難忘現時草皮上的小山丘裝置,看來簡單,但也得多番爭取。起初,她看規劃地圖擬定設計,見到花園有大片綠地,便構思山丘裝置,讓小朋友「可以爬可以玩」,「又可以野餐,好開心」。不料,她到現場視察時,承建商解釋綠地非草地,而是要種麥冬一類的種物。她分享意念之後,全場寂靜,承建商對她說:「我知道你的理念是好的,是理想的,但相信政府都要時間,一步一步討論」。

陳韻淇成蔡意橋花園成功爭取的一片草地,現時成為不少孩子的休憩地。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陳韻淇成蔡意橋花園成功爭取的一片草地,現時成為不少孩子的休憩地。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事隔三個月,Kay 重回現場。承建商說為配合設計,麥冬不種了,換成草皮。她明白,場地管理者可能覺得變成草皮較難打理,但「有些事,不提出就不會有結果。好在當時有說出來!」

營建公園雖然需時,但Kay 認為溝通過程相當珍貴。她特別提到同區最著名的公園——屯門公園,有人喜歡熱鬧,唱歌跳舞; 有人喜歡安靜,一家大小野餐。在她眼中,屯門公園的衝突和矛盾,提醒自己「建造一個地方時,如何平衡各方需要,學習互相理解」。

設計師就要做工具

在 Kay 的指導之下,今次的「造園」過程更化身成遊戲。她經由仁愛堂「青少年夢工場」的介紹,與區內中學生合作開發以建造公園為題的桌遊。遊戲旨在鼓勵玩家思考管理員、清潔工等不同持份者的期望,從而平衡各人的意見,建造屬於大家的公園。桌遊整理之後,她計劃參展推廣,再作小量生產,帶入學校。

陳韻淇另製作《河樹山家族》繪本,講述屯門的歷史和趣聞。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陳韻淇另製作《河樹山家族》繪本,講述屯門的歷史和趣聞。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另一方面,Kay 按照《河樹山家族》的概念,製成同名繪本。小書藉著精靈角色,講述屯門的歷史和趣聞,引入樹木保育的理念。她希望疫情稍為緩和之後,邀請長頸鹿繪本館合作,在公園內進行閱讀活動。

「傢具剛剛安裝好那天,我已經見到好多市民坐在河邊看候鳥,好開心。」Kay 形容,設計師的角色要不斷製作工具,透過傢具、桌遊、繪本等工具達致教育效果,將理念和價值傳開去。

不少家長帶孩子到蔡意橋花園戲嬉。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不少家長帶孩子到蔡意橋花園戲嬉。
(相片由陳韻淇提供)

 

文/黎家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