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述筆記】所傳之意無大新意 — 曾冠群《臨時邊界》

2020/5/14 — 17:25

作品展示方法重要,尤其現在是影像垂手可得的年代,相片如何在實體展場陳列,必須說明為何要在屏幕以外再做一次。就像曾冠群《臨時邊界》這場攝影展覽,佈置影響觀感甚大。

炎夏中午走到 Parallel Space,由樓下鍾寶倫《追尋》的白牆空間,拾級而上到曾冠群《臨時邊界》的暗黑對比很大。加上,曾冠群用上粉紅霓虹燈,很搶眼,很直接地把一切都「染紅」了,呼應藝術家「呈現岀正逐漸消失的一國兩制,令原有邊界消亡」的本意。

曾冠群《臨時邊界》

曾冠群《臨時邊界》

廣告

作為攝影節的衛星展覽,相片本應理所當然視為主角,但《臨時邊界》的照片絕大部分不掛於牆上,而是鋪滿地板。曾冠群表明,展示數以百計的照片,提出「對氾濫的沉思」。這點意圖也具體地表現出來,同樣是非常直接,容易理解。觀眾要看,難免要走到相片之海,要走入相片之海,就必定踐踏於影像之上。人們平日如何消化(消費)影像,藝術家透過展場設置(迫)觀眾重演。

廣告

曾冠群《臨時邊界》

曾冠群《臨時邊界》

作品橫跨 5 年,陳示方法非線性,甚至有點雜亂。黑白照片內容大多是城市抓拍,街頭巷尾,有小人物,有名人廣告,有連儂牆,有遊行示威。唯二掛在牆上的,是一對休憩空間拆磚前後的對比。大部分都難以識別年份,唯有 2019 年的抗爭最容易看得出來。一來,這是最新近的記憶;二來,這也呼應著很多人的感受(包括我),過去這麼多年的經歷變得一片空白,人生由 2019 年重新開始。

(很抱歉,當日趕著離開,無法與藝術家聊聊)整個展覽,我最不解(不喜歡)的是放在正中間的玫塊。玫瑰凋謝,意象固然明顯,但也實在太過明顯,甚至過於籠統。為甚麼是玫瑰呢?要說香港,何不用紫荊花?

曾冠群《臨時邊界》

曾冠群《臨時邊界》

其實,明顯和籠統的感覺,幾乎貫穿《臨時邊界》的展覽。作品容易理解,觀眾明白才有機會扣連關係,互動方能發生。然而,白到甚麼程度叫做足夠?到甚麼地步就變成陳濫?這點拿捏可真是藝術所在。以這展覽來說,我覺得傳意無誤是真的,但所傳之意無大新意。已知之事,透過他人作品來印證一次,意義在哪?

場地很重,照片好輕。以媒介而言,攝影是其中一部分;但以主題而論,影像泛濫也屬於攝影議題。作品是整個展覽,是一個觀眾參與其中的裝置,而非單單那二百張照片。曾冠群很清楚,並在作品簡介寫明,artwork 的組成,包括:觀眾的腳和記憶、地板那 200 張相片、陳建業製的花瓶,以及 100 張展覽海報。

曾冠群《臨時邊界》

曾冠群《臨時邊界》

我想我會記住這場展覽的氣氛,但一定記不起地上的照片,甚至牆上唯二的相片也不至於印象深刻。作為攝影節的其中一場展覽,這是失焦離題之誤,還是自我批判之故?如果批判沒有帶來新思考,只是重彈老調子,批判仍然有力嗎?種種問題令這展覽變得有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