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述筆記】手工與科技的交織 — 《須藤玲子:布之作業》

2020/2/28 — 17:12

圖片素材來源:NUNO網頁圖片

圖片素材來源:NUNO網頁圖片

傳統|當代,手工|科技,我們理解世界很多時基於這些一雙一對的概念。概念雖然成雙,但未必對立。說起來老套,但實踐出來卻不容易。看「須藤玲子:布之作業」展覽頗有此感。

日本紡織設計師須藤玲子是東京紡織公司 NUNO 的設計總監。今次香港的展覽雖然以「須藤玲子」命名,但作品解說都是以「我們」為主語,可理解成「NUNO」的集體創作。

《鯉躍當下!》

《鯉躍當下!》

廣告

走進展廳,我沒有強烈的「展覽感」,倒是以為自己置身工廠。空間雖然都是白盒子的模樣,但到處播放著叱叱咤咤的機械運轉聲音,少了一份「乾淨」。

廣告

八組作品全都運用了投映,藉此重現織布過程,說明 NUNO 布藝的不同方式。這可以是十分功能性的展覽,像民俗文物館介紹傳統技藝的展覽,但偏偏又處理得甚有美感,視之為當代藝術展覽也不為過。這不單是傳統布業加上投映科技,更是關乎 NUNO 如何用「布」來「創作」。我特別喜歡展廳右方兩件作品:

(1)植絨:《土耳其的牆》。像絲網印刷一樣,一下一下在模具刷顏料,最終在布面上造出斑駁的花紋,有如牆紙。看那些木造的框就知道技法傳統,但顏料調配卻是遊歷土耳其棉花堡所啟發而來的。個人經歷與文化傳統的互動,而非消融。畫面雖然簡潔,但背後的意念可以深厚。

《土耳其的牆》

《土耳其的牆》

《土耳其的牆》

《土耳其的牆》

(2)水溶蕾絲刺繡:《捲紙》。繡滿玫瑰的布網拉起來,在強力射燈照射下,地上打出一排排玫瑰的影子。密密麻麻,有點像寫滿音符的五線譜,極有詩意。想想,布織品本身是一張平面,但架起來的設置讓它變成立體空間,觀眾可以走在布網下,讓玫瑰影子灑落身上。物料雖然傳統,但展示的手法當代,類似沉浸體驗的作品。

《捲紙》

《捲紙》

《捲紙》

《捲紙》

旁邊的小房間放映這些作品如何造出來的紀錄片,披露背後機械與人的合作。就像作品的投映錄像,投映雖然本身是科技,但呈現的卻是人的影像。與紀錄片房間牆上的一句描述呼應——科技不是淘汰人手,而是可以互助提升,合作造出更精巧的作品。這句話,放在因為工業式微、荒廢紗廠改建而成的展場——「六廠」,顯得格外諷刺。

匠人匠心,只適用於日本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