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述筆記】把理智放在門外 — 《半入塵埃》

2019/2/20 — 11:11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早就知道,看這劇一定會淚流滿面,但流淚之後又怎樣?

劇本是以色列編劇Hanoch Levin漢諾赫· 列文知道罹患絕症即將不久於人世時寫成的遺作,名為《Requiem》,意指安魂曲。觀眾大抵可以理解成編劇面對死神的召喚,如何用創作留住繾綣人間的感受。

2019 年 1 月,天邊外劇場藝術總監陳曙曦將劇作帶到香港,關於死亡的劇一直演到年廿九,可真大吉利是!(笑)他曾在訪問中說過,去年太多名人逝世有感於生命的脆弱,但我覺得更直接的可能是近年曙曦面對至親離世的悲慟。看劇看到一半,我不禁浮現模糊的記憶,好似在 Facebook 見過曙曦交代至親離世的消息。具體內容記不得了,但好像寫得簡潔,但彷彿有巨大的波動強力地壓下來了。如此理解,我看《半入塵埃》時便多一份情感,視之為身為導演的曙曦透過創作抒懷的作品。

廣告

坦白說,單看《半入塵埃》的演出,我是沒有太大驚喜的。不是說製作得差,而是一切都係合乎預期地完成了。靈活變通的場景道具,一開場向觀眾大灑落葉的 engagement,或者羊咪咪請觀眾食零食⋯⋯等等都頗為「天邊外style」。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廣告

故事情節簡單,主要描述一個老婦、一個嬰孩和一個老翁的死亡。表現手法比較詩式,有種層層遞進的效果。先是老婦的死,觀眾可能覺得都到了這個年紀也難免;再來即使是天真無邪的孩子,遭逢意外也會招致死神來了;失去老婆的老翁,痛恨自己未有在伴侶生前對她好一點,最終也走上歸途。死亡就在左近,無分年齡性別。

劇情巧妙之處在於安排了三位天使穿插其中。死者斷氣之後,天使都為他們說故事。故事內容據於死者生平,但又加入一些情節,使之完滿。最打動的是孩子那段,那孩子原本是安睡床上,被滾水燙傷致死。天使的故事卻說他是一個的王子,一直等著公主的出現。直到那天,公主來到窗前,睡在床上的他想起來,但已經沒有力氣。斷了氣。故事不只說了一遍,每次都加一些誇張的語調。故事不只一個,老婦老翁彌留之際也有天使來演繹一次人生。重複又重複的結構,像詩歌迴環往復,渲染力大增。看得我一時落淚,淚乾了,眼框又濕潤起來。天使的角色溫暖,似是完滿遺憾的使者。面對死亡,人總有種種情緒:生者的傷痛,逝者的不甘。天使再說一次人生故事,嘗試說得好聽一點,或者是唯一的安慰。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還想說一點是,角色每次從一個鎮到另一個鎮求醫,馬車的過場總有一些不相干的男女乘客同行。他們總是吵鬧,大聲說著風花雪月的性事,與主角面對死亡的沉重心情形成強烈對比。正所謂「唔知死唔識驚」,死神未扣門,大家總是繼續放縱享樂。現場看戲時,我頗為不喜歡,覺得很「跳線」。後來,我再想想,這可能更多一層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解讀。性事象徵生之驅力(Libido),求醫代表死之驅力(Thanatos),兩者同置在馬車上前行。馬車像是人生,受生死兩股力量驅動,生死悲喜相隨。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半入塵埃》劇照
攝影:Henry Wong Studio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半入塵埃》的意念有點老生常談,就如導演的話直接引用梁曾的《木蘭花慢.西湖送春》,寫道:

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人生能幾歡笑,但相逢、尊酒莫相催。千古幕天席地,一春翠繞珠圍。

彩雲回首暗高臺,煙樹渺吟懷。拚一醉留春,留春不住,醉裡春歸。西樓半廉斜日,怪銜春、燕子卻飛來。一枕青樓好夢,又教風雨驚回。

春天雖好,但好景不常。歡樂的日子不多,難得相聚就必須盡興。我都知道呀,不用看劇都知道呀!劇作是要提醒我們嗎?流淚是疏導情緒嗎?回到現實生活,我們有變得不一樣嗎?——這不是《半入塵埃》的錯,而是我近來對於劇場的質疑——到底,我們走進一個暫時架空於現實的劇場是為了甚麼?劇情可以是虛構的,但勾起的情感波動都如此真實。建基於虛構的真實,還是真實嗎?——顯然,我又動太多腦袋了。記得,藍奕邦多年前為湯駿業(也是此劇演員之一)創作過一首叫做《築地哈林》的歌,demo 版本寫了一句歌詞,是「把理智放在門外」。那歌雖然關於愛情,但放在藝術也可能相通——思考幫人分析評論,但有些地方不能靠腦袋到達,還得用心感受作品才會獲得深刻的觸動。

觀賞場次:2019 年 2 月 3 日 15:30 @ 大埔文娛中心黑盒劇場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