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述筆記】黃照達《日常生活》:歡迎光臨超真實香港

2020/2/25 — 10:42

「有一天,當我們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活在一個是非顛倒,荒謬無倫的社會中,最痛苦的,是我們無法再返回從前,閉上眼睛,麻木地告訴自己一切如常。」藝術家黃照達的自白這樣寫。  

達說,今次畫廊展覽盡量與平日做政治漫畫的自己「割席」,但似乎筆法好似太容易識別,濃濃的「嘰嘰格格」影子。內容是有點不同的,可能始終不是報刊漫畫,沒有追時事的壓力,但不代表作品不會回應社會,批判仍然明晰。 

就像《這城》的動畫,看得出藝術家借著誇大顯示屏幕的「走字」,說現今社會資訊爆炸的情況。但《這城》截圖的兩幅畫又有如山水卷軸,沒有固定視點,從中找到不少有趣或奇怪之處。熟悉的是香港標誌建築物,如:中銀;陌生的是打開天台露出大衛像,漂浮半空的列車和船隻。從地標所見,山河好像依舊,但很多事情的運作方式,似乎已經人面全非,甚至超乎想像。 

廣告

黃照達《這城》

黃照達《這城》

廣告

介乎真實與虛構的主調貫穿《日常生活》整個展覽:畫的內容,既誇大又富想像 ,是黃照達虛構的世界;象徵物品像符號一般植入,又帶點超現實主義的風格。繪畫的方法,他用上精細的筆觸,像建築平面圖的刻畫,讓虛構情節增添幾分真實。日常生活變得非常,叫展覽看起來又有幾分像「超真實(hyperreal)」的世界。 

回到達的展,場內不少作品都找到不同的「鏡頭」,如:投映機、閉路電視或航拍機的蹤影。鏡頭既是監控的化身,流露「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不安;同時也是製作擬象的道具之一,意即畫中好多情景極可能都是人工製作的產物。就像那鉛筆木本畫,錶版儀那般的「跳舞機」。畫面中二人似是摔交的動作原來是遊戲,或者出於「劇情需要」,一切都極盡操作而成。眼看的未必是真實,而是據現實而虛構出來的擬象,一個比現實世界更「真實」的「超真實世界」。

黃照達《跳舞現場直播》

黃照達《跳舞現場直播》

是非顛倒,荒謬無倫,日常失常。「打破真實與想像」的狀態,不也正是達對當下香港社會的感觸嗎?《日常生活》放大現實生活中不可理喻的節點,建構一個看似不可能的虛擬世界,就是要觀眾睜開眼看,問自己,「你肯定仲係一切如常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