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為藝術先驅 Ulay 逝世 享年76歲

2020/3/2 — 23:57

根據 The Art Newspaper 報道,行為藝術先驅 Ulay 逝世今早於斯洛文尼亞因治療癌症引起的併發症逝世,享年76歲。

2011年,Ulay 確診患上癌症,多年來與疾病搏鬥,但仍然不斷創作,並製作紀錄片 《Project Cancer》以自傳方式回顧一生。

其長期拍檔暨前度 Marina Abramović 在 Facebook 發帖哀悼,形容 Ulay 作為藝術家和人類均表現「非凡」(exceptional)。對於 Ulay 的離世,她感到極悲痛(great sadness),但值得欣慰的是其藝術成果將會永遠流傳。

廣告

原名 Frank Uwe Laysiepen 的行為藝術家 Ulay,出生於 1943 年的德國。1970 年代,他移居荷蘭阿姆斯特丹,並於此與行為藝術家 Marina Abramović 相遇相識。二人相戀的 12 年間,共同創作多個令人難忘的行為藝術作品,例如 1977 及 1978 年的《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二人嘴對嘴持續 19 分鐘,期間只吸入對方呼出的吐氣,最終雙雙缺氧倒地;1977年的《時間中的關係》(Relation in Time),他們將彼此的頭髮緊緊綁在一起,背對背坐著,維持了17小時之久,在一種緊繃狀態下,尋找身體與思想之間的和諧;另一份作品《無法估量》(Imponderabilia),Ulay 與 Abramović 全身赤裸、面對面站在美術館入口,觀眾若想入內欣賞展覽,必須側身穿過兩人,過程中觀眾難免碰到藝術家的身體。

廣告

1988年,兩人在中國長城舉辦了一場行為表演《愛人─長城行》(The Lovers–The Great Wall Walk),為戀情畫下句點。Abramović 從山海關出發,向西前進,Ulay 則從嘉峪關往東行,兩人在途中相會,給予彼此最後的擁抱,就此告別,再不相見。

與 Marina Abramović 分手之後,Ulay 由行為藝術轉向攝影和錄像發展。但說到最為人熟知的還是 2010 年,二人分手廿年之後,在 Marina Abramović 於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The Artist Is Present」項目中再次相見。二人對坐凝視,結果都紅了眼眶。Abramović 更加流下眼淚,主動伸出雙手,與 Ulay 握手慰問。

沒想到這場美麗的重逢過後,Ulay 於2015年指 Abramović 沒有支付他相關版權費,並向法院提吿。最後法庭裁定Ulay 勝訴,Abramović 需付烏雷25萬歐元。兩年後,兩人在電影《The Story of Marina Abramović & Ulay》中公開和解,表明已放下過去所有不和,Ulay 說道:「無論是頑皮、討厭的分歧還是過去的一切,我們都放下了,其實這是一個美麗的故事。」

The Story of Marina Abramović & Ulay from Louisiana Channel on Vimeo.

相關報道:衛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