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選中嘅細路 — 這一代學生,這一代的學生作品

2020/3/9 — 16:06

杜鵑花開、噪鵑啼叫的三月正值考試時節。疫情未見平息,課堂尚待恢復,但決定升學機會的公開考試如期舉行。上半學年,受「三罷」影響一度停課;下半學年,疫症來襲,校舍關閉至今超過一個月,教學被迫搬到虛擬世界。更何況,社運多學生,他們身邊或多或少有朋友受傷或被捕。這一代學生,比鄧炳強更有資格,稱得上是「被選中嘅細路」。

位於大圍的一間畫室昨晚在 facebook 貼出兩幅學生作品——誰都能一眼看出來,背景是理工大學外、暢運道上抗爭者迎接警方「藍水」攻擊下的守勢。畫室說:「縱在不同階段,事到今天每一幕還在上演」,似在呼應網絡分析近日「理大大搜捕」正在進行,並以一句「香港人請不要忘記」,溫馨提示網民「抗爭未完」。

未完,而且抗爭是一代人的烙印,將會記著一輩子。

廣告

這幅「圍攻理大」應該參照新聞相片而畫,但畫室沒有透露創作背景,甚至標題也欠奉,難作深入討論。作畫者的年齡雖然不詳,但學生以抗爭為題作畫實在不足為奇。記得一次大專畢業展上,有教授說,同學總愛從身邊出發取材,藉著作品談家庭。對於很多學生來說,今時今日,比家人更親近的,可能是出生入死的手足。憑畫寄意未必是社會大題,而是自身經驗感受的小故事。

廣告

一月中,我曾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看過體藝中學的畢業展(可惜全場所有作品嚴禁攝影,無法貼圖分享)。有人說功課考試壓力大,有人講性別、消費等社會議題,也有人純粹實驗不同媒介,亦不少都關於抗爭。明顯如豬嘴和黃頭盔,黑衣、白衣和警服,或者一些 memo 貼、連儂牆裝置,另有 storybook 講喚醒港豬的故事(但主角最終選擇做回一個普通人)。就算沒有明示暗示的作品,用色頗多黑和紅,構圖亦見扭曲和粗野。

常常說,藝術是一個人內心的反映,這場畢業展正正陳示幾十個中學生的心靈。逾半年的抗爭如何烙印在這代香港人的生命,展覽中略見一二,而今日看到「圍攻理大」的畫作,再次提醒我,藝術將如何盛載這一代的記憶。

對於藝術學生來說,今年畢業是前所未有的挑戰。大時代,多題材,但其實也不易消化。又抗爭又抗疫,我不難想像今年年中的畢業展很大機會百花齊放(當然也很可能忙於行動,而疏於創作,甚至有人可能被剝奪今年參與「畢業展」的機會)。創作變得奢侈。正因奢侈,得來不易,出自「被選中嘅細路」之手的作品更是令人期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