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親親麗南》跟《麗南小姐》有顯著分別

2020/1/7 — 16:37

親親麗南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親親麗南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文:何俊輝】

同一個劇本給不同劇團的創作人以不同的創作動機去處理,通常會帶來不同的劇場演繹效果,如愛爾蘭劇作家 Martin McDonagh 創作的《The Beauty Queen of Leenane》,便見愛爾蘭都爾德劇團以《麗南小姐》的譯名替 2017 年香港藝術節演出的版本,跟今次 Project Roundabout 以《親親麗南》的譯名演出的粵語版本(郭永康翻譯、方俊杰導演),顯得有不少分別。

《親》劇與《麗》劇的家居佈景同樣見傢俬雜物帶有一層黑/ 灰沉沉的顏色,雖然《親》劇的家居比《麗》劇更狹窄侷促 (《親》於壽臣劇院演出,《麗》於台面闊得多的演藝學院歌劇院演出),但《麗》劇帶出的劇場氣氛反而更沉鬱、暗黑,皆因《麗》劇是用表現主義的手法去設計出一個家中沒窗而衹有觀眾才可看見屋外天氣的佈景,沒窗就自然不像《親》劇那屬寫實派的有窗佈景般光猛。《麗》劇的沉鬱、暗黑氣氛挺切合創作人的創作動機,即把母、女主角的互相怨恨推向最暴力、驚慄的嚇怕觀眾地步,偏偏《親》劇的創作人志不在嚇怕觀眾而是志在透過母女的角力、劇中「麗南」(位於愛爾蘭的小村) 的地域背景使觀眾聯想到香港的社會、政治狀況,可見蘇玉華演女兒 Maureen 時跟《麗》劇 Aisling O'Sullivan 演同一個角色時,都能將不孝女對媽媽那種死纏爛打的責罵或冷嘲熱諷,演得夠怨氣、夠狠毒兼似一種生活習慣,Maureen 稱呼媽媽為「死老嘢」、「老虔婆」和說「發夢見到阿媽瞓棺材」的戲份皆使人討厭蘇玉華的無恥嘴臉;有趣是葉德嫻飾演的媽媽 Mag 跟《麗》劇 Marie Mullen 演的同一個角色見效果分別很大,Marie 的演法是將大量沉鬱怨氣跟受害者的心態緊纏一起,而葉德嫻的演法則像有陽光滲入的家般在苦澀中多了份從心流露的從容、自信,她會更進取去反擊女兒的語言暴力,如拿出證據於 Pato (Maureen 的男友,潘燦良飾) 面前指女兒入過精神病院。《麗》劇有令某些觀眾被嚇得尖叫的母女肢體衝突、殘害埸面,反觀《親》劇的女兒向媽媽淋水戲,難使觀眾感到水是熱水便震撼力大減,其後媽媽離世見《麗》劇有用燈光、氣氛去低調營造悲哀,反觀《親》劇則沒用場面、氣氛演繹媽媽的死而是之後才靠女兒的對白淡然提及,都在戲劇效果上挺切合風格迥異的佈景設計。

廣告

 《親》劇加大力度強調麗南的社會背景怎樣影響每個角色的生活,這劇本長處確能掩蓋「角色的人性不夠可怕與戲不夠震撼」此《麗》劇沒有的缺點。加大力度是由翻譯者郭永康去做的(不祇翻譯,似有改編成分),如葉德嫻以藍絲口吻替媽媽說出:「去英國乞食緊係要講英語。」,惹來蘇玉華以黃絲口吻替女兒反駁:「英國人偷咗愛爾蘭人嘅語言同土地呀!」,必會令不同政見的香港觀眾深感共鳴。從 Maureen 與 Pato 的傾談中得知在麗南難覓工作,故此二人都到過倫敦工作但無論做清潔還是做地盤皆受到歧視,Pato 深信祇有女友跟他移居美國才會得到真正的幸福……這段《麗》劇寫得沒那麼深入細膩的角色背景戲易使香港觀眾聯想到:不少香港人因在香港得不到事業的發展,便北上大陸發展,可是兩地的文化、心態和政治差異卻令港人在大陸活得不愉快,於是感到移居海外才會比在香港、大陸活得愉快和自由,可見此聯想證明了劇中麗南、倫敦(英國) 與美國的關係竟跟香港、大陸與美國的關係有相似之處,難怪香港觀眾看到這齣表面寫偏遠小村但實質能跨地域的具世界視野劇作時,心裡的共鳴、激動會愈看愈增強。

凌文龍飾演的 Ray (Pato 的弟弟) 跟《麗》劇的 Ray (Aaron Monaghan 飾) 見大分別,後者 Ray 與 Mag 喜歡吃同一款餅乾看同一類電視節目,其投契效果像 Ray 是 Mag 的兒子,取代了夾不來的 Maureen 在 Mag 心中的家人地位,反觀凌文龍的演繹就像跟 Mag 貼錯門神,食物、節目的選擇差異使《親》劇的 Ray 像跟 Mag 沒血緣,似住在 Mag 附近的年輕街坊多些。凌文龍的演繹還像個誓要反抗警察暴力的香港年輕人,因 Ray 於劇中曾受警暴傷害,警暴的深刻描述既異於忽略了描述的《麗》劇又能跟香港的反暴政現況接軌。

廣告

Mag 對性與男女之情是異常保守並會將該份保守用來管束女兒,如指責四十歲的 Maureen 拍過兩次拖也太多,偏偏反叛的女兒在媽媽面前表現得性感、性開放和講出「女上男下真係夾到爆」等女權主義話,以切實反擊媽媽,反擊之餘還見到「有獨裁就有反抗」這社會縮影。Mag 揭發女兒與男友 Pato 在家中似有性行為時,因飾演這對戀人的蘇玉華與潘燦良本是夫婦,便見二人那些親匿的愛撫、身體動作顯得夠火辣。

劇本中有個創作意念是《親親麗南》跟《麗南小姐》都重視,就是兩劇在寫母女互相憎恨、針鋒相對之餘,也細緻地見到媽媽有瞭解女兒之時與兩母女有相似之處,前者精彩例子是媽媽似早看中 Pato 是個壞男人,後者見女兒坐在媽媽生前慣坐的搖椅兼講出跟媽媽一樣的說話,都見兩劇的四位演員演得投入,令這些戲份值得回味。

主辦藝團:Project Roundabout
演出地點: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演出場次:22/12/2019 15:0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