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劉敬楠「在地游走」 嘆當下香港煙霧騰天黑白顛倒荒誕

2019/11/6 — 10:58

氤氤氳氳,又煙又霧,隱藏了當下的荒謬顛倒,黑白是非不再黑白是非。甚麼才是最荒誕,或者就是看到荒誕也不感到荒誕,好像刺痛了也不感到痛一樣。早前到了中環PMQ時,看了剛開始的本地年輕藝術家劉敬楠(King Lau)個展「在地游走」(Swimming on the Ground)(展期至11月28日),這是JCCAC和PMQ合作的「破繭」系列展覽的第二炮了,上個月才看了馮穎琳及陳岱昕的聯展「嘰哩咕嚕」(Purr Murmur) ,轉眼就換了另一個風格及內容完全不同的展覽。

劉敬楠在2015年畢業於中大藝術系,筆者記得曾在JCCAC看過他的展覽「我們都是有病的人」(We are Sick),水墨作品畫出來的人性的種種罪行及黑暗,當時留意到他的風格是參考日本文學的「無賴派」(Buraiha),用一種鬼怪、扭曲、頹喪來繪畫社會現實中的鬼怪、扭曲、頹喪,因為社會有病,所以畫出有病來。

廣告

而今次「在地游走」展覽中主要有兩組水墨作品,一組是畫在兩大塊木板上,一組是八幅裱在卷軸的紙本畫,看看展覽的簡介:在街上,我們不可能看到游魚暢泳,同時地,在海中不可能看到遊人漫步。或許這是荒謬的事情,但當社會正在扭曲,是非正在顛倒之際,誰能知道那個才是對錯?我們是否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魚在游走,是人在游走,不是在街上漫步,是水中漫步,總之是顛倒,因為社會就是顛倒——錯的對不了,但對的其實是錯,從保護,到殺害,從抗爭,到被害——同時,一組來得寫實、激烈,而另一組來得幻想、意境,好像在對當下的香港,以兩種手法及角度來看一樣,是寫實或幻想也好,也許是一種雙線發展的情節,也好像是一首歌用兩種曲式演奏一般。

廣告

煙雲環繞,如水流纏腳,撐傘抵擋,帶面具舉旗,向前行,為的是甚麼,如果不是在街上,而是在海中,在水草處處,魚蝦左右,是否也是可以同樣撐傘抵擋,帶面具舉旗向前行。是否好像看荒唐的幻想故事,只因現實是如此荒唐萬分而已。

何解有無賴,只因世道充滿了無賴。何苦是荒誕,因為現實太荒誕。看看窗外的香港鬧市,是否也是煙霧騰天,氤氲混沌。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