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彭金有個展「浪縷塑動 III」 那獅子山的山線照出香港之路

2019/12/3 — 12:41

早前到了在中環的藝穗會,在死線前看了本地藝術家彭金有(Raymond Pang)的最新個展「浪縷 塑動 III」(Surging Traces Sculpting Dynamics III)(展期至12 月4日),記得這幾年已在藝穗會看過他的幾次個展,好像是 2015 年的「著地自圓」、2016年的「思處」等,還記得在之前個展中看到的用竹條及銅線紮成的大鯨魚,而藝術家又是漁民家庭出身,所以繪畫、雕塑、裝置不同媒介作品中都看到水紋、漣漪、雲等跟海洋及大自然有關的元素及圖案,就算是放在門口位置的裝置作品《浪縷之輪》,以他玩三項鐵人運動的單車為材料,被改裝成作品後,也是可以做到轉出「水花」。

而筆者看到他的一幅《獅子山精神》,在膠片上雕出獅子山,再用銅釘釘出一條金色的山線,就仿如之前有市民室晚上登獅子山,開電筒照亮出一條香港之路。

幾時開始有所謂的獅子山精神,如果沒有港台的節目及羅文唱的主題曲《獅子山下》,是不是就沒有獅子山精神,而這精神又是不是代表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刻苦耐勞、同舟共濟、不屈不撓,強調為家庭而付出的大我精神。不同時代布不同的社會環境,也有不同的人,而上一代的獅子山精神和新一代的獅子山精神是不是有異同呢。不過,存在異同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算上一代和新一代的人都是愛香港,但如何愛和愛甚麼無可能是完全一樣。時代變,或者大家至少要接受變是正常不過的事,大家都阻止不了,你可以接受也好,不能接受也好,變幻才是永恆啊。

廣告

不過,筆者有時會想,為甚麼我們是說獅子山精神,而不是太平山精神的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