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曾翠薇個展「迴跡」 如我們活在一個如此含糊曖昧的現實世界中

2020/3/6 — 12:04

難得在疫情嚴峻時仍舉行的藝文活動,因為十之其九都是要取消或延期,還是有些展覽依舊進行,只是沒有開幕而已,有心人還是可以帶著口罩去看。個多月前在Karin Weber Gallery舉行的聯展「她的歌: 抽像構造」中看到本地藝術家曾翠薇的作品,但轉眼又在中環的看到她的畫展「迴跡」(A Little Trip Down Memory Lane)(展期至3月18日),但這次展覽是一個小小回顧,展出了十多幅00至09年的畫。

還是喜歡那含糊曖昧,模糊的場景中,有混亂的顏色,也有斑駁的筆觸,但也有龐大的空間,之後又有一些具像的事物或一些細小的物件,好像人、椅子、窗子、昆蟲等等,空間和物件形成強烈的對比,吸引人有不同的聯想,追尋空間中的可能性。

這應是一種喜好,也許是故意,或者是藝術家對思考空間的一種執著,好像在畫布上設定一種景中之物,還是景前之物,或是景外之物的模糊感,讓人思考畫畫之人是景中的一部分,還是跳出景外,是應該是第一身,也是第三身,或者把某個景藏在自己中,自己也就成了藏景的器皿,再畫出來時,就把景安置出來。

廣告

好像是《山鬼》、《螢火蟲》、《蜻蜓》、《甲蟲》、《時和果》,彷彿是將一些日常,放到一個令人迷惑,但又讓人專注的異域中,是某某種情緒或回憶化成不可描述的背景顏色,抽象而模稜兩可,加上一些具體之物,又將你拉到小小現實之中,彷彿是某些科幻電影的場景般,屋內是平常生活的場所,但屋外卻是迷失的混沌空間了。

人生或者本來就是這樣。筆者是個科幻控,相信有外星生命、古超級文明、人類演化、時空穿越等一概接受,曾看過一些新聞,有外國科學家提出,宇宙可能刈一個擁有極先進科技的物種,利用技術來模擬出多個世界,而我們只是模擬世界衍生出來的模擬生命。而世界真實性的討論並不是新事物,古代的宗教及哲學家都有思考到。如果我們真的活在模擬的世界內,對我們又有甚麼影響呢?

廣告

或者我們只可以有能力對日常的生活空間有所認識,外面的是真是假,你又何曾有把握呢,就好似是那些暧昧的空間,漂浮著合糊糾葛的意象而已,是令人捉不住,摸不透的影像。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