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朱卓慧個展「掏空」 紙皮狡兔三窟雕塑中的香港劏房問題

2020/6/12 — 13:23

早前到中環PMQ看JCCAC及PMQ合辦的「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限定展覽系列最新一輪,就是本地跨媒體藝術家朱卓慧(Margaret Chu)的個展「掏空」(Hollowing)(展期至6 月28日),走入展場,看到一個個雕塑,再細看,原來藝術家使用的材料是紙皮及釘。

紙皮或者一生最輝煌的時刻可能是紙皮箱的時候,用來裝貨物,也可以用來儲藏、搬運等,但不再使用時,就被人拆開、壓扁,摺疊,用來躡枱腳、墊煲底等,又或被棄在垃圾站或街角,之後被直送堆填區或廢物再造中心。一般人看不見其價值滿街丢棄,只有街上的婆婆及回收業才會視為資源,而藝術家就用這樣平常但又是不平常的材料創作。

廣告

今次展覽展品是《香港標本》系列,準確來說應是每組紙皮雕塑配上一幅畫。第一組是《迷你劏房》有一大個兔的頭及前半身,以及三個心形、肺形及胃形的「房子」,原來是以成語狡兔三窟為靈感,古人說狡猾的兔子有多處洞穴,比喻人用多種掩蔽及應變方法來保護自己,而藝術家就借用兔比喻寸金尺土的香港,以及牠的機警比率喻香港人的精明能幹,那麼牠的心、肺及胃就用來闢作房子、通道等。

廣告

另外,在地上的老虎頭及皮是《愛我仍殺我》,也是貪,乳房是《愛與慾》,也是貪,氣管是《咽不下這口氣》也是嗔,心臟是《同源》也是癡,原來用佛家的貪嗔癡來隱喻藝術家對社會不平等、人際關係等不同的事情的看法。

其實,展覽以掏空為名,但叫掏心掏肺也可以,但紙皮箱是空心的,也是因為空心,所以才有功用,但需要一過,也就變成被掏空而已。或者,正如長覽簡介中所言,人如果掏空了,就只是一副皮囊而已,空有外表,没有內心,存在也沒有意義,一切都是虛偽。

放大來說,人被掏空,只是皮囊,而如果香港被掏空,也只是更大的皮囊而已,空蕩虛無,只有表面的華美,但內裡甚麼也沒有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