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第二屆現代版畫雙年展 回顧紛擾混亂的 2019 及期待豐足快樂的 2020

2019/12/27 — 12:19

凸版、凹版、平版、孔版,是甚麼來的?早前到了在深水埗的Openground,因為WHY PRINT 2 第二屆現代版畫雙年展(展期至2020年 1月19日)剛開幕了,由Marble Print Clay版畫工作室策劃,帶來18位本地、台灣、澳門、日本、美國等不同地方的藝術家的版畫作品。

有時覺得香港人好像對版畫有些奇怪地陌生或不認識,尤其有時聽到有人說版畫很古老時,就覺得他們是不是將版畫等同於古代木刻印製品,還是傳統的年畫或民族工藝品,但版畫在不同地方及文化雖然已有很長的歷史,但不代表是一種藝術文物,是有與時並進的,除了物料、工具及技術之外,創作的內容也是一樣,版畫不是用於宗教、節日等方面的。

和兩年前的WHY PRINT現代版畫雙年展,記得當時是在黃竹坑的Sensory Zero舉行,今屆喜見到一些貼地及以社會議題為內容的作品,好像是Wai Wong的凹版蝕刻畫《Not Too Human》、張凱儀的木刻版畫《自由的事》、林敬庭Lam King Ting Bambi的版畫《木棉道—掃地工人》、李永銓Tommy Li 的數碼打印及木刻印畫《九宗罪》等等,好像為大家回歸這一年社會所發生的種種紛擾混亂及令人不安不忍的事情,而你的心情也因而紛擾混亂及不安不忍。

廣告

或者,對於今年,可以用Reggie Black的單刷版畫《Yes Should be Wrong》來總結,但對於下年,就用許以璇的木刻版畫《開天子神》的十幾隻老鼠來許願。一年過得辛苦,當然想下年活得豐足。

筆者總是覺得在多元文化激盪的現代社會狀態,科技及媒體不斷發展的氛圍,現代藝術的表現題材及手法也應是多元及不斷發展的,版畫也不例外,而不是被傳統方法所束縛,強調以當下社會經驗及個人生活來傳達不同地方的文化內涵,以及展現出。個人的風格及理念。而推廣版畫藝術,也同昤是對版畫藝術的思考,如何適應時代的發展版畫以及如何開拓新的起點。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